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場在恐懼與惶恐中的 DQ 遊戲

2020/7/31 — 14:46

文:和你顛】

1980年,英國著名搖滾歌手Peter Gabriel唱出Games Without Frontiers,那是一首反戰歌曲,卻描述為一場小孩子的遊戲,歌曲中不斷重複着一句最重要的歌詞,“Games without frontiers. War without tears”(沒有邊界的遊戲,沒有眼淚的戰爭)。昨日,香港正上演一場DQ遊戲,十二位報名參選立法會民主派人士被DQ,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

一場沒有邊界的DQ遊戲

廣告

在這場DQ遊戲中,即使上次在新界東補選中被DQ的劉穎匡,在選舉呈請中勝訴得直,都要被再次DQ,加上打國際戰線的黃之鋒,在民主派初選中的票后立場姐姐何桂藍,連美國護照都放棄的岑敖暉,以及其他正在冒起中的抗爭派人士,梁晃維、袁嘉麗和鄭錦滿等,至於郭榮鏗在選內會主席時的表現被嚴重批鬥,他們一一被DQ可以說是意料之中,但令人感到有點意外的,就是連公民黨的楊岳橋、郭家麒和鄭達鴻,以及會計界的梁繼昌,這些並不算是激進的泛民人士,都同樣被DQ,這場DQ遊戲就好像沒有清晰的邊界,反映出這場遊戲和以前的玩法已經有所不同,無形中成為一場沒有邊界的DQ遊戲。不但Games without frontiers,甚至Games without rules,變成一場沒有規則的DQ遊戲。

在面對選舉主任的提問中,即使回答得很謹慎,避開一些敏感的字眼,卻被指不是真誠地擁護《基本法》,不只是在口頭上遵守《基本法》,還需要有支持、推廣和信奉《基本法》的行動,這確實不是那容易做到的。假若選擇主任回家後,被配偶問你:「Honey,你係唔係忠誠地愛我?」即使你已回答:「Honey,我對你很忠誠啊!」但對方卻表示:「我唔信你,你淨係講對我忠誠係唔夠嘅,你有冇實際行動呀?」嘩!忠誠或真誠怎樣去量度呢?Games without frontiers。

廣告

一場恐懼怕輸的DQ遊戲

但在這場DQ遊戲之中,其實反映到甚麼?那並不是反映出那個選舉主任好醒、好威,也不是反映出在代表DQ勢力背後的政府官員,他們又好叻,其實這場DQ遊戲為甚麼會出現呢?正是反映出政府或相關部門,在一種恐懼與惶恐中所進行的遊戲,其實是他們恐懼,而不是被DQ的人恐懼,是DQ這班被DQ的人的恐懼,為甚麼?因為他們不敢讓這班被DQ者參選。他們一邊說《港區國安法》不會影響一般人的自由,但現在是否影響一個參選者的自由?以及支持他們市民的選舉自由?因此,這場DQ遊戲乃反映出當權者的信心已經跌到最低點,他們已經失去自信。

原本根據某些傳媒透露,政府會宣佈立法會選舉押後,卻因這些消息曝光後,現在又暫時不宣佈,或另有新的安排。原本這場DQ遊戲是不需要玩的,卻因為某些親中傳媒表示取得獨家消息,立刻爆料,但這班高官又要面,其實他們已經沒有面,確又死要面,正因已曝光說押後,他們就偏偏不宣布押後,正因如此,他們必須進行這場DQ遊戲。而這場DQ遊戲正表明他們恐懼,恐懼會輸,無論是押後選舉或DQ這一批人,全都是因為怕輸的心理作崇。

一場政府輸硬的DQ遊戲

所以,這場DQ遊戲並不是那些被DQ的人輸了,乃是你們這班DQ這班被DQ者的選舉主任,以及在DQ背後的高官,你們全部輸了,而不是你們所想像以為自己贏了,在香港市民的眼中,你們就是一班大輸家。林鄭無形中已成為一個病態賭徒,不斷地賭,卻不斷地輸,愈輸就愈要賭,愈賭就愈下重注,誰知就輸得更慘,輸到沒有管治的威信。現在既怕輸,又要死撐,又死要面。香港已經被你們這班高官攪到民不聊生、民怨沸騰、無啖好食。你們就繼續玩這些DQ遊戲吧!借助《國安法》和《基本法》就繼續玩下去吧!

但這場DQ遊戲你們是輸硬的,因為所有與民為敵的政權都一定會輸,由此完全反映出政府的恐懼、惶恐不安、失去自信,就運用這些污穢的手段,進行這場DQ遊戲。而這班被DQ者卻不用恐懼,香港人的眼睛是雪亮的,懂得如何判斷是非黑白。公道自在人心,人民最終得勝!

文章內容出自:〈牧師和你顛(45):DQ遊戲和你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