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一場突如其來的心臟病

2019/5/14 — 12:37

邵家臻

邵家臻

沒有哪個器官像心臟一樣,不論從字面或象徵意義來看都與生命息息相關。很多時候,我們甚至認為心臟與情緒和感受關係密切 — 偷看我的情人,會怦然心動;差點成為獵物,能夠虎口逃生,又心驚肉跳;當然我一個人在羈留病房,萬籟俱寂的時候,心中又有咚咚作響。難怪古時以為心臟不只是情緒中樞,更是維持生命最重要的器官。(直至「腦死」取代心臟停頓作為界定死亡的標準)一場突如其來的心臟病,匆匆的來,悄悄的走,只知道上蒼有祂的旨意。

我在 4 月 24 日被判入獄,下午就被押至荔枝角扣押所,晚上突然嘔吐大作,有醫護訓練的懲教職員作即時照料之後,翌日就見駐院所醫生。醫生按心電圖懷疑心臟血管有問題,4 月 25 日下午一時許就以救護車將我送去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作詳細檢查。

扣押在羈留病房,有點像單獨囚禁,自己望天打卦,後來家人探訪後,有書有紙有筆,情況顯然改善。禍福相繫,在羈留病房的足足一星期中,像是回到大學階段的純粹 — 睇書寫文,再讀再寫,遇上腦閉塞的時候,做做運動之後又一條好漢。在「那些年」的日子,我讀了《芭樂人類學》、《蓉蓉》、《海浪裏的鹽 — 香港九十後世代訪談故事》、《活出意義來:從集中營講到存在主義》等幾本書,也寫了好幾篇評論文章抒發一下。

廣告

檢查完東東西西、這這那那之後,終於到「冠狀動脈電腦掃描檢查」(CT),醫生很詳細解釋檢查觀察所需的時間、顯影劑可能帶來的副作用和風險,待我簽名同意後,就在 5 月 2 日下午進行。

5 月 3 日,主診醫生在每朝例行巡房之後,下午再來找我,說 CT 結果不理想,懷疑三條主要血管中的左面血管已經塞住,要立即進行「冠狀動脈介入治療術」(即是通波仔手術),擴張已收窄的冠狀動脈,使血液再次流通。

廣告

Touch Wood,我賤肉橫生,至今只是去過醫院打眼底針,算是我的手術經驗之全部,驟然要決定通波仔,還要在一小時後就進行,真是有點六神無主。再謝謝醫護人員的分享和鼓勵,手術確認書簽字,而手術亦開始了。

徐醫生、黃醫生、陳醫生一齊發功,發現血管阻塞問題比想像中嚴重,手術由原定一小時三十分延至兩小時二十分才完成。自始體內多了兩個 6 mm 的支架,以及要食一年特效藥,以及一世小心打理心臟。

大約是晚上八時三十分,我被送到「心臟深切治療部」(cardiac care unit)被觀察 24 小時,期間食得痾得,愛人探望過之後,就回羈留病房繼續羈留,等候送去赤柱監獄。

我之所以將「心臟歷程」小事化大,一來是因為消息以訛傳訛,簡作澄清;二來是免得愛我的人擔心:「謝謝關心,手術成功,我撐得住,香港人心不死,香港人打不死。」

 

邵家臻
在囚的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臻辦按:本文寫於 2019 年 5 月 4 日,獄中信是轉到赤柱服刑後才能寄出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