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帶一路,夾帶走路?

2018/9/6 — 17:23

6 月於香港舉行的第三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6 月於香港舉行的第三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One Belt One Road, HK Treasury Hollowed? (English summary below)

摘要:財政司陳茂波前日提出香港金融管理局與中央企業合作投資一帶一路。美國總統特朗普大加中國貨關稅,狙擊一帶一路,中國經濟瀕臨崩潰。一旦總統動用國際緊急狀態經濟權力法,充公中國高官在美資產,中國高官就連走路都無錢矣。好多港人因此思疑陳茂波會否為解中國財困,打香港三萬幾億港元外匯儲備主意?大白象工程如高鐵,單單千億港元計,都嫌太慢,欲一次過抽乾?國家經濟學家皆認為中國一帶一路投資九成蝕本,金管局耗盡儲備,投資一帶一路,轉頭報告經已蝕煞,你都無符。儲備乾塘之後,港府入不敷支,惟有苛捐重稅(如入息稅、利得稅、增值稅)。無論打工仔定老闆都會受嚴重影響!公共開支亦必然劇減(如削綜援生果金、增大學學費、公立醫院加價),加稅後百物騰貴,衣食住行(如租金、米價、交通),無一倖免,勿話政治不關你事呀!

Hong Kong Financial Secretary, Paul Chan Mo-po, recently proposed that the 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 cooperate with China Central Government corporations to invest in One Belt One Road projects. Meanwhile,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re vigorously raising tariffs on China goods and attacking One Belt One Road and China economy is collapsing (cf. James G. Rickards 2018). Once the President applies IEEPA and confiscates senior China officials' assets in USA, they may even be unable to afford fleeing! Many Hongkongers thus suspect that Paul Chan is trying to help resolve China economic crisis by depleting Hong Kong's USD430 billion foreign currency reserve once and for all, as those white elephant projects like Express Rail Link and  Hong Kong-Zhuhai-Macao Bridge "only" cost Hongkongers around ninety billion US dollars each. Many international renowned economists think that over 90 percent of China's One Belt One Road investment projects lose money (e.g., Patrick McCabe 2017). If the 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 invests Hong Kong's foreign currency reserve in One Belt One Road projects, and then reports that it is all lost, what can Hongkongers do?

When the Hong Kong Treasury is hollowed,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will not be able to make ends meet, and will have to resort to drastic increase in taxes (e.g. salaries tax, profits tax, and even VET) and sharp cut in public expenditures (e.g. subsidies of school fees, comprehensive social security assistance, public hospital fees). And after sharp taxes increase, all commodities like food, transportation, and housing, will become mega expensive. Everybody, both employees and employers, rich and poor, will be severely affected. So don't say politics is not your cup of tea! 

財政司陳茂波前日建議香港金融管理局與中央企業合作投資一帶一路,同時提到中國一帶一路五年來對外直接投資六百億美元,貿易額逾五萬億美元。據香港金管局公布,香港外匯儲備本年六月底為止有四千三百幾億美元,即港紙三萬三千億。

美國總統特朗普經濟制裁中國,擬加二千億美元中國貨關稅至廿五巴仙,各國各大企業紛紛從中國撤厰。根據國際金融專家分析,中國經濟瀕臨崩潰,正在破產。

廣告

本年八月二十一日,美國投資銀行家 James G. Rickards 在 Daily Reckoning 上撰文,話中共只剩下一萬億美元的流動性儲備以保護人民幣,中共將在一年內花光,破產。如果中共能夠與美國保持良好的貿易關係,這種困境可能暫時緩解。但中共如今正須依靠更大貿易順差為巨額債務融資,美國就提高中國商品入口成本。美國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經濟學家俞偉雄教授亦認為,如特朗普會開始第二輪對中國貿易制裁,最後中國的經濟貿易可能損失慘重,已面臨債務危機的中國經濟會有崩潰危機。

好多香港人思疑陳茂波會否為解中國財困,而想出條絕世好橋,即是打香港三萬幾億港元儲備主意?

廣告

香港大白象工程,如費時失事高鐵、港珠澳大橋、蓮塘口岸,埋單下下成千億港元,但與三萬三千億之數仍有相當距離。不少市民估計,金管局投資一帶一路,就可一次過抽乾外匯儲備,對解救「中央」財困,畧盡綿力矣。

國際金融專家咸認定一帶一路並無經濟效益。台大經濟系退休教授張清溪本年認為,二萬多間中資企業的一帶一路海外投資,「九十巴仙以上都是虧損」,中油、中石化的中層官員也藉機挾款外逃。一帶一路主要為達政治目的:解決產能過剩、鞏固能源供給、佔領戰略支點、影響各國政治,最終取代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成為世界霸權,恐怕還有摧毀人類文化的深層作用。

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僱員 Patrick McCabe 去年《華爾街日報》署名文章,亦指國家主席習近平政府雖然致力描繪「一帶一路」為充滿投資機遇,但其實該計劃已陷入困境,外資投放資金顯得「不智」。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一六年發表報告,引述中國官員私下預測中國對中亞投資項目,有三成將出現虧蝕,緬甸、巴基斯坦等投資更錄得分別高達五成和八成的虧損。

香港方面,教育局設「一帶一路」獎學金惹爭議,基金至一六年虧蝕一億三千幾萬。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近年,以「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名義在各地推動一帶一路,多次代表基金會出訪。一七年,何志平在紐約被捕,美國司法部控罪書指出,何志平所出任的基金會,表面上是民間組織,實際上游走在聯合國及非洲,代表一家中資能源公司行賄,洗黑錢,違反「海外反貪污法」。

更甚者,美國總統特朗普批評一帶一路冒犯各國,干擾全球貿易,明言看不過眼。除了發動貿易戰徵收二千億產品關稅,特朗普近期連環出手打擊同中國關係密切的一帶一路國家,由陸路的土耳其、俄羅斯、伊朗,到海路的印度、印尼、馬來西亞,連消帶打。一旦總統動用國際緊急狀態經濟權力法,充公中國高官在美資產,中國高官就連走路都無錢矣。

由此可見,一帶一路無運行。香港金管局耗盡儲備,與央企合作投資一帶一路,轉頭向香港人報告經已蝕煞,一鋪清袋,你都無佢符㗎?對否?

儲備乾塘之後,香港會如何?屆時入不敷支,惟有苛捐重稅,狂加入息稅、利得稅、增值稅、物業稅、差餉、遺產稅、甚至關稅。無論打工仔定公司老闆都會受到嚴重影響!最近中國畀居中港人領中國身份證,但規定交稅四十幾巴仙,難保香港儲備耗盡後,全香港入息稅利得稅加到五十巴仙,勁過北歐,問你點頂?

香港庫房儲備乾塘,公共開支必然劇減,大學資助驟降,學費激增,中小學免費教育或要取消。公屋當然不會再起,反而可能收返市值租金。綜援生果金等社會福利都要降到最低。加稅後百物騰貴,衣食住行,無一倖免,尤其是本已天價的樓價租金。公立醫院收費或迫近私家。交通費分分鐘貴過北歐(北歐搭火車貴似搭飛機)。

總之民不聊生,勿話政治不關你事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