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年前的今天

2020/6/4 — 13:13

一年前的今天,我剛好在北大進行學術交流。

然後,我在六四的傍晚特意在天安門走一趟。

一切像玩命似的。五步一崗,十步一哨。重重的公安武警包圍了天安門,所有進入該範圍的人和車輛必須先受檢查。

廣告

平日在香港就算多麼嘗試了解中國各種新聞,那些監控丶那些打壓,都不及自己親身在場所感受的窒息感為嚴重。

真正在玩命的是過去 31 年來仍然在中國境內嘗試堅持真相的人。眼淚被監控,鮮花被追踪。眾多死者仍然未能夠沉冤得雪。

廣告

過去我們經常說毋忘六四亦要平反六四,但我想經歷過 612丶721 和 831 的香港人可能如今才真正明白「毋忘」的重量是多麼沉重,堅持也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經過長安大街,那條當年坦克車駛過的大街,想起無數人被殺害,生命被碾壓,訴求被驅散,而一個個的名字可能到現在都沒有被記下來。三載以後,天安門外的遊人卻在毛澤東像前紛紛拍照留念。

政權血洗太平地,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忘記這段歷史。如今新中國粉飾昇平,我們力所能及的,便是聯合自由世界一起對抗中共這暴政。

拒絕遺忘一切中共的惡行,也是我們這代人的應有之義。

事後回想,那日天安門的上空格外朱紅。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