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年過去,願這個城市繼續頑強

2020/6/16 — 12:20

他的名字叫梁凌杰。

那個時候,逝者的名字,我們還是可以得知的;逝者逝去的原因,我們還是可以知道的。

一年前,梁先生為這個城市獻身,他留下的話是:

廣告

全面撤回送中;
我們不是暴動;
釋放學生傷者;
林鄭下台;
Help Hong Kong。

一年過去,梁先生再一次把身處城市中的我們連結在一起。

廣告

是的,這個晚上大家都沒有忘記,都是為著同一件事、同一個人,甘願冒著高風險都要走在一起。很多以往熟悉的場景都重現眼前。滿載黑衣人的巴士,滿臉擔憂但有工作在身不能落場的車長,派發絲帶的手足,看不見盡頭的人龍,不絕於耳的口號。「有無人要水、呢度有水」,這說話、這情景同樣好久沒聽過。當然還有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陌生卻又極度熟悉。

一年過後,梁先生的遺願再次令這個城市顯露出頑強的氣息。

但願這個城市能保持頑強。

六一二一年的時候,我沒寫些甚麼,因為看完自己當日出的 status,有點覺得彷如隔世,不太能把一年前的自己扣落當下的時空裡。好記得,當時我是好震驚的:我想不到一個政權會為了一條法例,而要試圖去謀殺這個城市的人民,槍聲遍天,而且每一槍都是向著頭發射的,完全是血腥鎮壓的格局。是的,說起來慚愧,當時的我是不相信這個政權會瘋狂如斯。

怎料到一年後重看,六一二只是警暴的初階版,真正的鎮壓、試圖屠殺的景像是在後頭。

更料不到的是,這個城市的人民會如斯意志頑強地奮鬥著,面對日漸瘋狂的政權,很多人都沒打算退後半分。

其實在這個晚上回想,也不是料不到,畢竟每一步都有血跡有淚痕也有光輝。每一步走來,我們各自腦海都有非常難忘的畫面、人與事,完美地解釋了何謂高尚情操。在我們腦海中,應該各自有很多時刻想過:人性的光輝,大概就是如此。

同樣,每一步走來,都有令人痛苦不堪的人與事,活生生的人命,每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那是赤裸的痛苦。

和你抗爭,我的確很愉快。

但在這背後其實就是,看見你受苦,我也很痛苦。

更甚者是,不能再和你抗爭,我痛苦莫名。

這一年來,痛苦、光輝、犧牲不停地一步一步在交織著,造就了這樣的一個共同體。這一年來,我們都是這樣共同走過來的。

也因為我們的頑強,現在他們要祭出大絕,是要速立國安法。

很多人都說國安法來臨後香港就即將逝去,其實換個角度來看,他們這樣做是因為根本就無計可施。

我敢斷言,香港是絕對不會因為國安法而逝去。因為這個城市最重要的資產不是甚麼法制法治,而是頑強的人民,是挺過血、淚、光輝,一步一步走來的我們。

但願這個城市在往後,仍會頑強如昔。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