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 向政府宣誓既醫生

2020/6/29 — 10:37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歷史上有冇曾經要求醫生對政府宣誓效忠嘅例子?當然有。

今日同大家介紹一位醫生,但或者應該話佢係不配被稱作一位「醫生」嘅人,Josef Mengele,被稱作「死亡天使」既納粹醫師。

佢作為一位醫生,相信亦有按希波克拉底誓詞,宣誓要以救治生命為己任。但同時佢亦係納粹德國政府既「公職人員」,因此,佢亦同其他「公職人員」一樣,宣誓《希特拉宣言》,向政權、向獨裁者效忠。係納粹德軍指示下,Josef Mengele 利用猶太人及德軍戰俘作違反道德既所謂「醫學實驗」,透過割去身體組織、向脊椎眼球等胡亂注射化學物,嘗試達到將猶太人「改變」成日耳曼人等荒謬「實驗」目的,結果 1500 對成為實驗品既雙胞胎,係佢既「醫學」之下,不足 200 人存活。

廣告

如此瘋狂既不止 Mengele 一人,Sigmund Rascher、Carl Værnet 等等無數納粹醫師亦都利用無數活人去做生化武器測試、或者強迫佢地只能飲海水致死、不停錘擊活人頭部「研究腦創傷」、係冇麻醉之下做所謂骨骼肌肉神經「移植實驗」,瘋狂折磨猶太戰俘。

再者,除左活人實驗外,更加有更多更多效忠於納粹政權既醫師,係集中營為獨裁者服務。三年前,我曾到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參觀,拍下呢幅照片。呢一間平平無奇既石房,係上萬名猶太人既屠宰地,細心一睇可以留意到牆壁上既喉管,戰俘們以為喉管供應淋浴用既水,結果噴出黎既只有 Zyklon B 毒氣。六百萬猶太人死於納粹德軍之下,絕對唔係單靠坦克機槍可以做到。當中更多平民百姓,係於呢一間房咁既毒氣室之中。而協助研究、調配、製作、使用呢啲毒氣,以至係集中營揀選邊啲人可以活命做勞工、邊啲人要受毒氣所殺既,呢啲屠殺平民既過程,處處皆有醫生既身影。呢六百萬猶太人、以至上千萬非猶太人既死亡,當中有太多太多係比「醫生」所殺。呢班「醫生」雙手浸滿鮮血,皆因佢地渾忘希波克拉底誓詞、只記得佢地作為納粹軍政府下「公職人員」,對獨裁政權所宣誓既《希特拉宣言》。

廣告

醫學本應係用嚟拯救生命,而因為醫生可以救急扶危,一直被視作一種帶有神聖意義嘅職業。但納粹醫師嘅故事話比我哋聽,當醫者投靠極權,利用人類流傳千年嘅醫學智慧,竟然可以墮落成最卑劣嘅魔鬼,寫下醫學史上、以至人類史上最醜陋不堪既一頁。二戰之後,國際社會有見納粹德國期間,醫生忘記良知以政治掛帥既後果,於是建基於希波克拉底誓詞之上再訂立一份誓言,《日內瓦宣言》。今日我哋全世界每一個醫學生,入學時都要按《日內瓦宣言》宣誓,決不因政見影響專業判斷,決不讓醫學知識淪為屠宰人民嘅工具。

Those who do not remember the past are condemned to repeat it. 遺憾今日歷史隨時重演,香港政權聳聳欲動,要求醫護人員除秉持良知、人性、專業精神之外,亦要向政權誓死效忠。假設係不久嘅將來,善與惡嘅抉擇再一次降臨係每一位香港醫護人員面前,會否不幸地,令世界見到又一個「死亡天使」嘅誕生呢?"It happened. Therefore, it can happen again." 係現時奧斯威辛展覽入口處,參觀者第一句見到既說話,亦係我地要銘記既可能性。

今日我地站在自由嘅最後黃昏之下,我哋定必要堅決反對一切以政治綁架醫護嘅行徑。而更重要嘅係,我哋每一位讀過《日內瓦宣言》嘅醫護同人,必定要誓死緊記無論未來如何晦暗、無論魔鬼嘅誘惑如何吸引、無論政權嘅壓迫如何凶狠,我哋影絕對要堅守人性嘅原則,道德嘅底線,永遠「絕不傷害(Do No Harm)」。黑夜將會非常漫長,「勿忘初心」四字知易行難,讓我們共勉走下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