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息尚存,抗爭到底

2020/6/16 — 20:41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6.16 二百萬人遊行,已經一年了。

國安法壓境,民間的反對力量的確不像反對逃犯條例般大。一方面是過去一年的抗爭已令港人損兵折將,另外「國家大勢」的洪流湧至,大多「黃營」市民都感到似是「無力回天」,強大的無力感令大家難以動員。

另一邊廂,政圈不斷流傳國安法立法的風聲,但苦無實質日子和內容 — 這種縈繞大眾頭上的恐懼和焦慮,一方面緩和了「死線逼近」而爆發的動員能力,務求殺你一個措手不及,另一方面不斷要人猜度國安法的「辣度」,令自我噤聲和設限的程度更大。

廣告

老實講,這段日子,我和眾志的伙伴也是非常焦慮。

眾所周知,不論是今日李家超所講「主動要求外國制裁本港及中國的官員」是外國干預,定還是兩辦近月多次高調點名眾志為禍港黑手、「黑暴元兇」,企圖以眾志的言論以及主張入罪,找黃之鋒、周庭、羅冠聰等人「祭旗」,必然是港版國安法的主要目的之一。

廣告

人大常委通過,港府即日刊憲,國安/港警翌日清晨上門拉人,並非是天馬行空的場景。根據最近的政圈風聲,中國政府或會擁有最嚴重案件的「司法管轄權」,意味著我們可能會在「人民法院」被審判。退一步說,即使我們在香港法院審理,鄭若驊也明言法例不會完全符合普通法精神,極有可能被中國訓練出來的「中國籍」法官在特別的「國安法庭」審判。

結果為何,可想而知 — 而我們現在還未知道,到底是要在赤柱,還是會被押往囚禁六四政治犯的秦城監獄服刑。

其實以上的講法都講到口臭了,日又講、夜又講,但事實上,眾志作為在國際線最高調、核心人物全面曝光的組織,我們是其中一群面對極大風險的人。

但我們已經不是受最大風險的了。

你們都忘記了李家超一路以來對示威的定調嗎?他說示威活動有「恐怖主義苗頭」。

而一批被還押的手足,不論是告襲警、暴動,甚至管有槍械、製造炸彈的手足,足以用港版國安法四大範疇中的「恐怖主義活動」治罪。

如果影片有拍攝到高叫「香港獨立」或「光復香港」口號,或者搜到有相關旗幟、拍攝到「沾污」國旗國徽的,又可能多控「顛覆政權」或「分裂國家」罪名。

在現有被控罪名,有些手足已預計會被判數以年計的刑期;在國安法通過後,有些悲觀得覺得自己永遠不可能踏出監獄。

對呀,恐懼正在彌漫著整個城市;而有些人,比其他人感受到更大的威脅。

在國安法燒了接近一個月,道理也接近講完;中美交戰進入相互試探底牌的時期,兩韓對立、中印衝突,香港作為中美矛盾風眼 ,亦難以預計到短期內會有決定性的大變。

結果只會是中美雙方不斷出牌,不論是抓捕民主派、立國安法,到之後的國際線全面撲殺、驅逐國際 NGO 以及媒體、捉拿外國人當「特務」充數,甚至明目張膽地替整個金融圈換血以僭建,務求在短期內搾盡香港僅有聲譽和金融基建,來換取習近平政權的一刻穩定,都有可能發生。在出牌時測試對方會否翻枱,正是現在的博弈格局。

對,香港的國際層面令我們得到極大的國際聲援和關注;但相反的,我們的局勢亦受國際風向所影響。

在暴風雨前的無風狀態下,危機漸漸逼近。千萬不要以為國安法會有「居中落墨」的空間 — 在政治意義上,打壓必然到來,分別只會是有糖衣包裝,還是赤裸暴力。

局勢已經惡劣到我們考慮的不單止是失去青春,甚至可能失去人生、或者有性命安危。

這是非常、非常沉重的思考,這幾天一直壓在我的心頭。

也許北京想營造的就是這種濃厚得驅使人瘋狂的恐懼,也許是我誤墮進他們的陷阱。

但亦也許是我們正預視著香港最龐大的打壓風暴,以及最嚴峻的體制改造,讓香港高效的官僚體系,變成最殘暴卻「合法」的鎮壓野獸。

在似乎無路的情況下,唯有強壯自己的心志,來面對最惡劣的挑戰。

沒有勝利的方程式,只有抵住壓力的負重前往。

「一息尚存,抗爭到底」

 

#香港人
#永不休戰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