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把鑰匙

2021/4/11 — 14:54

Photo by Jaye Haych on Unsplash

Photo by Jaye Haych on Unsplash

【文:kyra】

我拿著手中的鑰匙,急忙打開了門,匆匆忙忙脫下鞋子。那時候,這一把鑰匙對我而言僅僅是一塊可以讓我回家的工具,沒有其他多餘的重量。

我仿佛看穿一切,拿著鑰匙,走進這個讓我生存的地方,躲進我房間的小天地,因爲哪裏是我唯一可以與世隔絕的地方。我變得對政治冷感,連打開電視遙控器的開關的勇氣都沒有,這時候,我否定了一切的答案,認爲尋找爭取一個沒有的未來是徒勞無功的。恐懼,害怕,只想做一個普通人的念頭,應運而生。再美好的夢想都是胡説,我們就好像蚊子一樣,在電蚊拍面前毫無立足之地。這心態的我,認爲人的一生很短暫,一眨眼渾渾噩噩就過去了,大家的憤怒是沒盡頭而無用的掙扎。那時候,我們期望可以走捷徑,離開這個地獄一般的地方。不但是我,許多人都希望著可以離開,以爲逃避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我不想面對每天新聞上報告的一切事情,我對現實感到無能爲力,我感到害怕,幻想著如果我可以離開是一件多麽美好的事情,異國的草地與大自然的空氣,自由的味道是多麽的令人響往,那裏充滿著禮貌溫柔的人,古色古香的建築,濃濃的書本味,簡直是天堂一般的生活。不過這是沒有可能的事。我知道在面對問題時用推卸、逃避和隱藏的方式去面對問題,問題并不會消失,社會和人都不會一夜長大,一夜改變,唯有用正向的態度積極面對,才是長遠之計。

廣告

不過,我們又可以做什麽,難道一定要雙手沾滿鮮血,用拳頭解決問題,才可以稱爲英雄嗎?每個人都不甘成爲平凡的人,大家都希望自己是漫畫裏的超級英雄,以爲我們做得到,可以改變世界,令社會變得更好,年輕的膽大妄爲和勇氣,常常在無意間高估了自己的能力。難道我們真的只能眼睜睜看著一切逐漸消失,放棄希望嗎?

在放學回家的路上,走過報紙攤檔,看著標題大大寫著保釋被拒,梁國雄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拘捕,但在旁邊有一行小字寫著他是仍然心感希望,還鼓勵大家要保持希望「撐住」,這兩個精簡而發人深省的字。讓我想起曾經三年級的我,每周五晚上 6 點看頭條新聞,妄想著要成爲好像長毛的一個議員,站在立法會裏伸張正義,一臉正經地反駁不合理的草案,為大家爭取最大的利益,不過這個美夢隨著現實而破滅。用心開放的心態解決探討社會問題,敞開心胸去和不同領域的人談話。在各方的利益衡量,爲大家選出最合適的議案。為民服務對現在的我來説是天荒夜談,但曾經這一份天真刻在我心中,他的話喚起了那份塵封已久的回憶,我曾經是如此正義之人。提醒我仍然要對未來保持希望。

廣告

他的話也喚醒了我在生活了 15 年的家建立的情感,我對周圍的事感到安全,家裏的食物不是最好吃的,但是家裏給我的回憶是最深的,這扇門後蘊藏著無限的關愛與愛戴,仿佛成爲日常,忽略了它是多麽珍貴,因爲它永遠都是我的避風港,有包容我的心,那時候我明白了沒有任何東西是可以比我手中的鑰匙重要,正值青春期的我是衝動而不理智的。我會迷失,會跌倒,是這個家,給我勇氣,給予我一個又一個打氣,給予我無限的包容,這一份感情是其他人和地方無法給我的。我喜歡這裡。

大家的選擇決定沒有對或錯,有的人選擇坦然面對接受一切改變,有的人帶著勇者的靈魂,爲了他們的理想生活打拼。大家只不過希望有一個溫暖的家而已。不過對我而言,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地方,一個可以好好躺下的地方。一個在充滿悲傷的世界中,可以躺著的肩膀感到安心的地方。就是這一把鑰匙給我的重量。

那天放學回家,我握著鑰匙,小心翼翼地把它插進匙孔,在慢慢地施力旋轉,再輕輕地開門,明明已經是一整天的上課,精神肉體都疲累不堪,但是,我並不覺得累,只感受到一種生命的充盈,而忍不住笑了出來。我踏進屋子握著這一把鑰匙。那時候這一把鑰匙已經不單單是一個工具而是一份寶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