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1/1/25 - 23:00

一朝回到殖民地

二十多年來,香港人總會在回歸日、國慶日,或失驚無神隨時隨地聽到有愛國者喃喃念誦類似對白:香港回歸是「百年屈辱史的終結」,殖民統治時,香港同胞面對「帝國主義的惡行」和「殖民奴才的嘴臉」,只是「二等公民」,「沒有民主權利」,現在香港人「當家作主」、是「主人翁」……

論屈辱,一直搞不明白,如果殖民管治如此屈辱,為何半世紀前我們祖輩攀山涉水投奔怒海,冒性命危險,投入殖民地香港的懷抱;論屈辱,香港公務員回歸前被譽為天之驕子,效率超凡,新時代的特區公務員,現在人人要執筆劃押,叩頭表忠,屈辱意難平。國家屈辱史的終結,是個人屈辱史的開端。

至於「奴才嘴臉」哪個時代較輝煌?若以立法會為例,英治時期無疑很多奴才,但舉止優雅,最少裝扮得優雅;今天立法會如馬戲班表演,飛禽走獸亂舞,無知就是力量,鄙俗、赤裸、奴性的酸臭味濃得化不開。若觀政府高層,往日總督,如麥理浩或彭定康,還有強勢的時候,面對倫敦可以硬起來;新時代的林鄭月娥,抗疫只懂封區不敢封關,問她 BNO 想如何懲罰香港人,不知道;問她想如何改變選舉制度,也不知道,一切聽候北京發落,事事感謝中央。

廣告

論「二等公民」,香港人從來都是,今天前仆後繼逃難到外國,甘願受歧視,搶住做二等公民,為什麼?因為留在故土,選舉權沒有了、言論自由被割喉、BNO 有罪、不表忠有罪、選舉想贏都有罪、錢財隨時被凍結,幾時申請公屋都要先簽字擁護基本法?如此待遇,不是二等,是四等、五等;也不是公民,是賤民。

最好笑是,建制派大玩家開始吹風,要大改選舉制度,特首選舉甚至走回頭路,回到由權貴「協商」產生,與港督任命看齊才能有必勝保證;立法會 DQ 關卡重重,只剩下聽命的魚蝦蟹。什麼「民主權利」如風飛逝,什麼「比殖民地更民主」如大巴掌大巴掌狠狠自摑。尊貴的愛國者們,你的臉都腫了。

殖民時代,《天佑女皇》放在電視台深夜播放,殖民者不要你的愛,但培養了一群香港人,認同其價值,願意在小島上安身立命;新特區時代,《義勇軍進行曲》加碼日播夜播,惟恐你愛得不夠,但廿多年來倒行逆施,培養了一群離心的人民,也培養了一群自己也信不過的土共嫡系;要用人時,滿城盡是庸碌擦鞋仔,於是準備大舉引入北方金融才俊,佔領高位大換血,留島不留人。

一切以國安之名,就可以肆意妄為。往日大英帝國沒落時,不懼臣民離心,離叛條例幾十年不需用。今天強國崛起如日方中,卻天天歇斯底里疑神疑鬼,盡用法律武器,整肅異己。

辛辛苦苦廿三年,一朝回到殖民地,超額完成,請一起大笑三聲。

 

相關文章:
新時代不平等條約
國家級歹毒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文為加長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