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Facebook 圖片

一杯咖啡引起的記憶與聯想

早上飲杯咖啡,把這隻杯子捧上唇邊,香濃的咖啡味確實醒神。轉眼一看,又見到在杯子上清楚印上的那一行字:「一九八五年國際青年年」。

突然間想起,原來這一隻杯,已經用了 36 年。1985 年 5 月 16 日,第一天正式往 YMCA 石硤尾會所上班。與上司談完工作,安排好座位,他問我:「水杯都冇帶?」然後就不知從那裏把這一隻新杯子拿過來說送給我。

那四年半,這杯子跟著我轉移到過幾個不同的會所,經歷過兩個新會所的開幕禮,也一直放在我的辦公桌前,每天水暖唇嘗,不知多少遍了。轉工去到理工,就把它放在書架的一旁,偶然還會用。在理工退休之後,便跟住我回了家。

1985 年是「國際青年年」。還記得當時的殖民地政府及非政府機構推動了大量工作,都說要把年輕人培育成為「接棒人」,說要尊重他們的選擇,要為他們的發展提供各種各樣的機會,要尊重他們的成長需要,讓他們成為社會未來的主人翁。那一年,立法局首次有間接選舉的議員,各界都很積極。配合國際青年年的號召,要加強推行公民教育,要鼓勵青年人的社會及政治參與。那是很有希望與夢想,也是很有動力的一年!因為整個社會都把眼光放在青年人身上!整個社會都知道,一個社會的未來就在年青人身上!

今天說這些,會不會被說成是意圖煽動?還要講青年人的政治參與嗎?有曾經是律政司長的土共式人物說過:「如何放心把未來交給年輕人?」他們這些人,為什麼總不會想想,為什麼你們這些成年人,會得不到年輕人信任?六、七十歲人,甚至八十幾歲人,還要做權勢應聲蟲的那些所謂愛國人士,他們似乎還不知道其賣相及奴顏媚態究竟有多趕客!他們似乎都不介意做盡所有讓年青世代不齒的事!究竟是誰應該被放棄?為什麼總是這一類人才變成最不能讓權勢放棄?

今天得到權勢中人祝福的年輕人究竟是什麼款式的?是姓穆的那個所謂「教育界 KOL」?還是哨牙珍那一類人物?今天被權勢吹捧的、年輕一些的政治人物,有不少就連似樣一點的談話及文章都做不出!是今天的青年人退步了?還是今天這個社會太淪落?

至於敢擔當的、要推動香港社會進步的、意圖阻止香港社會淪落的、想為一個自己渴望的未來打拼的那些青年人,有幾多個已經讓政府送進了監牢?

昨天早上經過理工學校園,碰到一個五年前畢業的同學。他現在於理工大學修讀碩士課程。在一片沉寂、人跡稀疏的校園談了幾句。他無奈地說,現在什麼都不可以做,回到校園可能只想他們進圖書館。校園生活似乎完全被扼殺了!這種態度與氣氛,與 1985 年所講的、所營造的那個氣氛,是不是倒退了遠多於 36 年?

想到了黃浩銘,他也曾經是這所大學的一員。他前天在法庭那篇陳情書,仍然在腦海中迴盪。盼望有一年,在每年的傑出校友選舉中,可以提名黃浩銘!他那篇陳情書確實傑出,傑出得足令不少曾為師的動容,也足令有些今天還要在層層加碼,似是不把香港搞死便不罷休的那些官員及政治爬蟲愧死。

36 年已經過去,那年的豪情壯語、對青年人的期盼、多少人及機構的努力,今天是不是已經成為無足掛齒的明日黃花?當年的年青人,有幾多個今天已經上了位,成為了打壓今天這一代年青人的一份子?看來真的也有不少!背叛自己從來都比堅持更容易!

咖啡可以天天喝,但有些事過去了便成為過去,做不到的更加不想人記起!大家還記得《基本法》說過什麼嗎,大家還記得那些高官及領導人承諾過什麼嗎?過去的很多,仍然值得我們追求!但過去說過的很多,很多人卻願意大家都要盡快忘卻!

由香港九七前途問題提出以來這四十多年,有幾多承諾已經被背叛了?但我知道,被背叛了的仍然值得繼續肯定!

喝咖啡不一定可以令人人提神醒腦,但回憶與記憶,永遠都是對抗強權的最有力武器!這杯子早晚會破,用了 36 年,也應該考慮讓它退休了。但 36 年來說過的那些、被背叛過的那些,要記住!要繼續記住!要把這種記憶承傳,要讓未來的年輕世代都知道!

補記:

要感謝我第一份工的上司陳永佳先生,不只是因為這個杯子,而是他的工作態度及對事物的執着。還有是他對年輕新同工的支持、鼓勵及信任。與他共事的時間雖然不太長,只大約短短一年,但那個經驗一直都是重要的啟示與導引。希望社會上有更加多人知道要信任青年人,要知道青年人始終是社會的接棒人!一個不斷迫害年青人的社會是不會有前途的!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