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家長留意:「一校一解放軍」來了

2018/2/11 — 1:41

圖為深圳北京師範大學南山附屬中學軍訓資料圖片

圖為深圳北京師範大學南山附屬中學軍訓資料圖片

新聞報導說中聯辦召集了青少年制服團體的負責人開會,「鼓勵」他們在五四活動由英式步操改為中式步操。

事件曝光之後,中聯辦說他們只是提出如果團體想轉中式步操,他們可提供協助。那是沒有要求制服團體轉中式。

關說即是施壓

廣告

台灣政壇有所謂「關說案」,即是政府有權勢人士向司法人員「關心」某宗案件,那可是大醜聞。因為你是有權勢人士,你的關心,權力比你小的人便會感受到壓力,你說不是威迫,但實際上就是施壓,要你在淫威之下識做。

中聯辦召集所有制服團隊負責人來「關心」他們會否考慮轉中式步操,實際上就是施壓。這種施壓,制服團體的負責人當然心照不宣。對於那些負責人來說,跟隨中聯辦的旨意,將來的公職才有你份(像陳振彬那樣);對於制服團體而言,那涉及將來民政事務局和教育局的資源分配問題,你不聽話的話,將來很多地方可以玩死你。

廣告

中聯辦有這麼大影響力嗎?當然有。中聯辦基本上是控制了劉江華做局長的民政事務局,大家應該還記得上次分配空置校舍,人數和歷史明顯比不上另外兩個團體的香港青少年軍竟然可以獲得分配,外界很難不聯想到那跟青少年軍的中聯辦和解放軍背景有關。

話說回來,中聯辦要制服團體由多年傳統的英式步操改為中式步操,不單表現了新殖民宗主的咀臉,長遠來說影響可以很深遠而後果嚴重。

留髮不留頭的咀臉

先說咀臉。除了解放軍背景的青少年軍,香港的制服團體一直都用所謂的英式步操。所謂英式其實即是香港紀律部隊的步操方式。制服團體歷史最長的有過百年,他們的步操傳統,其實是其靈魂所在。你要人跟你中共的步操方式,實際上就是閹割他們的傳統。

所謂的中式步操,正確叫法是「正步」,那是解放軍修改了的普魯士式步操。普魯士式步操又稱鵝步,納粹德國、中華民國、共產國家也是用這譜系的步操方式。這種步操方式愈來愈多國家放棄使用,例如西德、脫離鐵幕的東歐國家和台灣的民國,原因包括這種步操令人聯想到納粹德國或者共產極權,也有人體工學的考慮。現在仍會用普魯士式步操的國家,主要就是中、俄、北韓等。

要香港的制服團體改操「正步」,感覺就像滿清入關後留髮不留頭的辮子政策。要你放棄百年傳統,屈辱地跟隨新主子的一套,要你跟著紮辮子。那不只是外觀上不倫不類,而且是要你從精神上跪低。起初漢人也覺得反感,但過了二百年,他們也習慣了。制服團體,被改了步操傳統,就不是本來的他們了,不過新殖民者不會考慮這個,他們只是打算讓學員十年廿年後會習慣。

制服團體改操中國的正步,那不是去殖,而是滿清強制紮辮。各位童軍、聖約翰救傷隊、紅十字會、海事、航空青年團的家長和同學,改操正步,大家以後要改用普通話口令了,你想到這個畫面,是否感覺不倫不類?

更深遠的影響 - 一校一解放軍

改操正步更深遠的問題,是香港誰有能力去每間學校做教官?以前很多制服團體的教官是紀律部隊的,改操正步,連紀律部隊也不懂,那就只好由解放軍來教,從此香港便會一校一解放軍了。大家不要忘記,解放軍不是國家的軍隊,而是中國共產黨的軍隊(軍隊國家化的說法在大陸是禁忌)。一校一解放軍,其實就是一校一中共。這個每星期都學校的解放軍,就好像以前台灣的教官或者現在大陸學校的軍訓教官一樣,成為黨的耳目和發展有潛質入團入黨學生的黨工。

制服團體操正步,等於一校一解放軍,我是不是危言聳聽?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早陣子才在《紫荊》雜誌撰文說中聯辦要五個「過硬」,「xx過硬」是解放軍常用的口號。這種看似搞笑但實際上是殺氣騰騰的中共口號,不是空穴來風的。


~~~~~~~~~
林勉一
2018.2.10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