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二樓大堂的白板上,印有「質量是我的承諾」幾隻大字,上面簽滿蘋果員工的名字。

一粒麥子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這句話的完整版本是這樣的:「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12:24)。 說這話的是耶穌,教義的訊息在於說明他藉著死亡為人們償還罪債,勝過死亡,將會復活過來,賜永生給所有相信祂的人。 筆者是基督徒,不過在此並非要談經論道,見證說教,只不過在《蘋果日報》出版最終章的今天 (24/6/2021),睹景傷情,無限感觸,便借助經文引述一個簡單道理:麥子埋在地裡死了,才能長成麥子,將來結出子粒來! 由此觀之,一個蘋果墜落凋萎,但是果子已藏在人們心底深處,發芽破土生長,日後必然碩果纍纍!

《蘋果日報》絕對不是自然的「壽終正寢」;《蘋果日報》是被強權者粗暴野蠻「凌遲」失血致死的。 這種「凌遲」的行刑手法有如莫言筆下的《檀香刑》,受刑人被劊子手以利刃尖刀逐細塊小片的切割皮肉,承受著過百上千刀的痛楚,殘酷非常。 香港人目睹著《蘋果日報》被當權者「依法整治」的整個血淋淋宰割過程,慘烈而觸目驚心:黎智英被捕後多次加控不同罪狀、集團多位主事人先後被涉羈押、五名高層及編採人員被拘、多個銀行戶口被凍結、撰寫社論的作者也被牽連、收回工業園總部大樓的程序已被啟動……。 筆者心如刀割,相信不少香港人也身同感受。

今天不少香港人在凌晨時份已守候著購買最後出版的《蘋果日報》,筆者早上六時許醒來匆匆往樓下買報紙,可是港鐵青衣站內的四間便利店早已售罄,遍尋不果,便搭車到葵涌區去,終於在街頭報紙檔才買得十份。 除了保留兩份外,筆者打算將餘下的分給親朋戚友,回家乘搭升降機時,鄰居女士見到筆者手上拿著一疊報紙,毫不客氣的央求筆者「賣」一份給她!  香港人走出來排隊,甚至走遍區內報攤購買報紙,可說是一種強烈的政治表態。 他們耳聞目睹當權者一次又一次的加碼針對著這個出版集團出手施壓,拉人封艇,不留餘地,可謂趕盡殺絕! 因此,他們用最卑微的行動支持力撐《蘋果日報》,民心向背,不言而喻卻是明顯不過的訊息就是表達對政權的極度反感!

不少論者已剖析過《蘋果日報》在報界和出版業的重要性和影響力,筆者對傳媒事業的認識膚淺,不便置喙。 可是不必諱言,筆者完全認同《蘋果日報》的政治立場和信念,尤其是毫不畏懼當權者和絕不依附權貴,力求揭示真相和報道實情的原則,堅持捍衛出版自由和言論自由,一直在香港多年來飽受赤雨罡風之中高豎一幟!  回想起來,筆者與《蘋果日報》並沒有深厚淵源,只是長期訂戶的忠實讀者,曾經投稿「論壇版」刊登過三數篇文章。 筆者不是傳媒人,並不熟識《蘋果日報》的記者,當然說不上有甚麼密切關係。 不過,說真的筆者倒是認識壹傳媒董事會主席的葉一堅,因為他是筆者的表妹夫。 雖說認識,可是絕不相熟,幾十年算起來只是在紅白二事的場合點頭打過招呼。 反之當年表妹在香港電台工作,不時通電話交換有關教育議題的意見,以及在家族性飲茶聚會相遇。 據了解葉一堅一向是肥佬黎左右手,尤其《蘋果日報》在臺灣築寨插旗時他更是大旗手,如今雖已退休多年,危難時還是挺身出來收拾殘局,筆者敬佩之餘只能遙寄祝福。

無論如何,《蘋果日報》已經非自然的「被扼殺」,實體版的報紙消失了。 不過筆者以為,《蘋果日報》所代表和彰顯的精神早已深入不少香港人的心內,昭然自若。  歷史上不少被暴君斬首處死的抗爭者被成全為「英雄烈士」,也被製造成「傳奇故事」,一直在人民記憶中留存下來。  筆者相信,如今當權者把《蘋果日報》置諸死地,正好讓《蘋果日報》在爝火硝煙中躍飛起來,化為一隻不朽的「精衛神鳥」,繼續在香港人的無限憶記和想像空間中翱翔!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