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群中大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校友 反對警方濫發催淚彈聯署聲明

2019/12/15 — 12:01

我們是一群關注人類和環境之關係的中大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校友(連署聲明)。對於多月來警方在密集的鬧市中累發超過10,000枚催淚彈 [1],我們表示極度擔心,原因如下:

(一)香港高密度的城市發展不利通風,影響空氣質素。政府在其2013年發表的《香港清新空氣藍圖》[2] 中,已經提及「在市中心,人口稠密,市民接觸空氣污染物的風險亦隨之上升」(頁5),又指出「市區內很多狹窄而繁忙的街道兩旁建有密集的高樓大廈……令車輛廢氣難於擴散」(頁5)。普遍如汽車所排放的廢氣,一般市民已經如此擔心其對健康的影響,更何況是化學成份和對人體影響不明的催淚彈?

(二)有研究 [3] 亦提出,外圍樓宇越高的街區,外來空氣流動對地面空氣流動的影響越小。雖然高密度街區入口處的地面風速會因外來空氣匯聚而加快,但一旦進入街區內部風速還是會減慢。根據規劃署的《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第二章〈住宅發展密度〉[4] 中,九龍及新九龍荃灣新市鎮的最高住用地積比率達7.5倍,荃灣新市鎮的比率達8倍,香港島的比率更可達10倍之高。警方近月多次在上述各地的內城區密集發放催淚彈,大量殘餘物瀰漫在狹窄的街道。而內城區樓宇密集,有一定屏風效應,減慢殘餘物消散之速度,令當地民眾暴露於這些殘餘物的時間更長。此外,內城區社區設施完善,長者之家、學校和體育館等公共設施多不勝數,在區內施放的催淚彈大有機會波及不少易受外在環境變化而出現健康問題的老弱婦孺,相關的健康風險不容忽視。

廣告

(三)借鑒歷史,根據1996年對香港政府在越南船民難民營使用催淚氣體的研究 [5] 指出,炎熱潮濕的天氣能加劇催淚劑對皮膚造成的刺激,甚或造成燒傷。另外,在如難民營般的狹窄環境下使用催淚氣體,未能離開該環境的人,其皮膚因長時間暴露於催淚氣體中而受損害的風險也會增加。

我們在此呼籲政府:
• 尊重公眾知情權,立即詳細公布催淚彈所釋放(及可能殘留在環境)之氣體成分,以釋除公眾對催淚彈影響健康之疑慮。
• 保障公眾健康,從香港獨特的高密度地理環境出發,與相關專業人士檢討使用催淚彈對市民及其居住環境之風險。
• 在未有全面釐清催淚彈化學物對人體和環境的長期和潛在影響前,要求警方停止密集使用催淚彈,並為警方在人口稠密地區使用催淚彈制定指引,並且嚴格執行,將催淚彈對當區的影響減至最低。

參考資料:

[1] 立法會 (2019年11月27日)。立法會十五題:警方使用催淚彈遏止暴力及違法行為
取自: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11/27/P2019112700594.htm

廣告

[2]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環境局(2013)。《香港清新空氣藍圖》。
取自:https://www.enb.gov.hk/sc/files/New_Air_Plan_tc.pdf

[3] Yim, S.H. L., Fung, J. C. H., Lau, A. K. H., & Kot, S. C. (2009). Air ventilation impacts of the “wall effect” resulting from the alignment of high-rise buildings. Atmospheric Environment, 43(32), 4982-4994.

[4]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規劃署(2018)。《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
取自:https://www.pland.gov.hk/pland_tc/tech_doc/hkpsg/index.html

[5] Anderson, P. J., Lau, G. S. N., Taylor, W. R. J., & Critchley, J. A. J. H. (1996). Acute effects of the potent lacrimatoro-chlorobenzylidene malononitrile (CS) tear gas. Human & Experimental Toxicology, 15(6), 461-46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