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伊院前線醫護致陳肇始及醫管局公開信:促公開催淚彈、胡椒水和顏色水成份 不排除申法庭手令

2019/11/22 — 13:3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編按:理大事件,警方於 18 日在尖沙咀至佐敦一帶發射大量催淚彈、胡椒噴劑及顏色水,伊利沙伯醫院亦受正面衝擊,院方當日要用膠紙封上病房窗戶,個別病房增設流動空氣清新機。一群伊院前線醫護向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以及醫院管理局高層發公開信,促請食衛局聯同衛生署和醫管局,向警方索取催淚氣體、胡椒噴劑和顏色水劑的確實成份,並對公眾闡明其成份對人體和環境所帶來的災害。表明如未能做到,「則局長未能履行其作為食衛局局長的職責,我們要求其引咎下台」。

又指如果局方/院方未能提供証據以消除醫護同業及市民的疑慮及恐慌,醫護前線將呼籲病人,尤其是孕婦、小童等高風險人士慎重考慮還會否繼續在伊院求醫。同時亦不排除徵詢法律意見,申請法庭手令要求政府交代有關資料

致:
陳肇始教授,食物及衛生局局長
高拔陞醫生, 醫院管理局行政總裁
梁智仁教授, 醫院管理局主席
鍾健禮醫生, 醫院管理局總監(質素及安全)
盧志遠醫生, 九龍中聯網總監

伊利沙伯醫院管理團隊於十一月二十日召開會議,其中有前線人員和各部門主管獲邀出席,席間回答員工的提問。我們對醫管局能表現出有別於一眾政府部門的誠意去和前線人員對話表示歡迎,期望院方能繼續以實事求是的精神去解決現時的問題。

廣告

然而,我們認為有一些公眾極為關注的問題仍未被觸及:

 1. 院方於席間承諾會就警方釋放的有毒化學污染物質進行樣本蒐集及實驗室化驗,亦會尋求測試山埃(CN)及二噁英(Dioxin)的方法。但既然現時警方所採用的催淚氣體成分、產地、素質未明,請問院方打算如何就這些有害物質作質量性(qualitative)和定量性(quantitative)的調查?如何可以確保試驗的結果準確,和確保病人和員工可以無所顧慮的前往伊利沙伯醫院求醫或上班?此關乎公共衛生以及病人和員工的個人安全,我們強烈要求院方正視並早日調查,以釋除公眾疑慮。

廣告

2. 有不少職員在工作期間均受催淚煙霧影響而需求醫和休假。院方能否就此情況公布有關數字統計?而據我們所知,在過去幾天有預約的手術服務被取消或延期,請問何因?有否病人因而取消覆診預約?請問院方有否向病人誠實交待取消/延遲手術的原因? 有否對病人隱瞞醫療氣體系統受污染的真相?

3. 有傳媒披露 (1),懷疑伊利沙伯醫院手術室所使用的醫用壓縮氣體系統受污染而被停用;醫管局及後才發聲明澄清,「為謹慎起見…… 停止使用醫用壓縮氣體,改用樽裝醫療氣體」。院方為何未有主動公布有關措施;是否不屬醫管局所訂立的九種醫療警示事件(sentinel event)就等於不涉及公眾知情權?「醫療氣體」在醫學界被理解為藥品的一種,需醫生處方;既然受污染藥物需要公布並回收,為何涉及整所醫院的醫用氣體系統因安全理由停用而不需公布於公眾?

此外,我們以醫護同業的身分去質詢同為醫護專業人士的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

1. 作為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首要任務是確保香港的食物安全和公共衛生。想請問,警務處的行動部署,是否凌駕於食物安全和公共衛生?食衛局是否從屬於保安局和警務處之下?如警務處所使用的化學武器對公共衛生和市民健康構成威脅,食衛局有否機制去審查該批化學武器的成份和安全性?

2. 陳局長於立法會接受議員提問時,強調「衞生署和醫管局的毒藥中心有做研究,暫時無研究和文獻顯示,催淚彈會否釋出二噁英」(2) 。敢問陳局長,衛生署和醫管局所做的「研究」,是否只是「文獻回顧」,而非嚴謹而經得起琢磨推敲的大型臨床實證或實驗室化驗?不厭其煩地再問一次,陳局長是否已知釋警方所用的催淚氣體為何物?歷年醫學文獻所調查的催淚氣體是否同一種類?如非同種,如何可以在成份不同、劑量不同、運用方法不同的情況下,以不相干的舊文獻去支持警方「保證安全」的一面之辭?作為醫護專業的一份子和大學教授,其信口雌黃和對待科學實證的輕率態度實在讓人震驚。

3. 世界衛生組織(WHO)早於2004年刊出的生化武器指引 (3) 中引述,國際社會於1993年共同簽訂的「化學武器協議」(CWC)清晰列明,管有任何暴亂控制劑(riot control agents)的機構均需為其成份提供識別。請問警方有何特權可以被豁免在外?

4. 我們再一次向陳局長嚴正提出,請食衛局聯同衛生署和醫管局,向警方索取催淚氣體、胡椒噴劑和顏色水劑的確實成份,對前線醫護提供足夠的指引和支援去處理受這類物質影響的病人,並對公眾清楚闡明其成份對人體和環境所帶來的災害。如未能做到,則局長未能履行其作為食衛局局長的職責,我們要求其引咎下台。

如局方/院方未能提供証據以消除我們醫護同業及市民的疑慮及恐慌,我們唯有呼籲病人,尤其是以下幾類高風險人士:孕婦、小童、對化學品敏感人士、患有呼吸系統疾病人士,慎重考慮還會否繼續在伊院求醫,並需自行承擔風險。我們亦不排除徵詢法律意見,申請法庭手令要求政府交代有關資料,以保障求診市民的健康及員工的職業安全。

一群伊利沙伯醫院的前線醫護 謹啟

Ref: 
(1) 伊院手術室停用醫用壓縮氣體
(2) 陳肇始稱未有文獻顯示催淚彈會否釋出二噁英
(3) Public health response to biological and chemical weapons: WHO guidance (200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