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10/9 - 11:45

一群政治僵屍

林鄭月娥電視講話

林鄭月娥電視講話

香港特區體制,盛產異稟能人,上一個梁振英,雖然面目可憎,但總算提供了一個反社會人格障礙的疑似案例,可供觀賞研究,有娛樂、學術及醫學價值。

至於林鄭月娥,一山還有一山高,很多朋友說,從來未試過如此憎惡一個人,找不到合適形容詞。

當問責官員一字排開,林鄭月娥宣布動用《緊急法》,我想到了兩個字:狠毒,這已是極度溫文的形容。

廣告

是日,面對前港督彭定康說用緊急法立法禁蒙面是「瘋狂」的批評,林鄭月娥謂「我要反問任何外國政府、外國國會的議員,倘若在他們自己國家裏出現了這情況,你會採取甚麼行動……」她答這條問題,用普通話,仲要陰陰嘴笑。這時勢,不論真笑假笑陰陰笑,我想不到任何人還可以笑得出。

嘿,若外國政府闖了如此大禍,二百萬人上街反對你,民眾持續多月怒火不息,一定早已有人問責下台,甚至內閣總辭,洗心革面,怎會如這群薪酬全世界數一數二高的政府高官,不知羞恥,徒呼愛國,竟然動用封塵半世紀帝國主義殖民統治留下來的惡法,在殖民地遺物中挖掘「法律資源」作武器。

狠毒在,以法律之名震懾和理非參加示威,配合國家級起底機器的白色恐怖,令很多國泰、中資國企、染紅財團的員工,以後不敢上街表態。

狠毒在,提供新的利器給警察,有理無理,一見你蒙面,即時拘捕扣留,孕婦小童一概玩弄一番,有不滿留待法庭講。更狠毒在,開《緊急法》先例,以行政決定摧毀法治,違憲架空立法會,日後為所欲為。這個政權,善用律政暴力,以法律武器震懾、恐嚇、懲罰,殺人不見血。可能又有人說:你為何不講講示威者的暴力?是的,弱者的暴力往往很難看,沒有高官一字排開的冠冕堂皇。

是日,明明很多地鐵站只是入閘機損毀,若地鐵宣布連續一星期全民免費乘搭,補償市民過去多天因無故兼不定時封站之麻煩,全港市民就不用排長龍入閘怨聲載道,更會皆大歡喜。但政府就是不做,很明顯,想把握機會激起民憤。

還有即將來臨的毒招,大家放長雙眼睇。區議會選舉,本來是一個平息事件的契機,運動的能量轉化成一個公平選舉,透過投票分高下;不過保皇黨怕輸,政府頂不住壓力,將會大規模 DQ,並繼續想製造民憤扭轉民意,到時若發現勝算不高,為保所謂政權的體面,絕不介意射核彈,寧願繼續點火頭,以亂局為理由,叫停選舉。

最新民意調查結果,林鄭月娥反對率突破新高達到 80%,帶領整個所謂團隊陷落民意深淵,等同一群政治僵屍。珍惜香港這個家,若不敢辭職,就請自行了斷。

 

相關文章:
香港人能夠掌握的最後一種權力
點解香港咁多人渣?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