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萬人」被捕 「警暴」將開啟亡黨之路

2019/12/27 — 12:2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寇蒂斯】

「一萬人」在國際社會上將會是一個很大的心理關口。代表 6 個月前二百萬人和平遊行的 5%。

一萬名被稱為「暴徒」比香港編制執法的人員更多(估計三萬警隊當中有一萬人為正常編制下的正式執法人員)。

廣告

有號稱中間派的人事及建制派分別吹風研究獨立調查及考慮特赦方案,很大可能是看到問題的嚴重後果。「警暴」的鎮壓方法,將令中國模式自絕於國際社會。從「攬炒」的角度去看,大家可能帶著血淚見證「亡黨之路」為期不遠。(本文暫且不談貿易戰。)

反送中運動由 6 月開始直至現在,被捕的人數不斷上升。理大事件後,被政府宣稱 「自首」的人,現在正面臨拘捕及檢控。 在這個假期中,不斷圍堵搜捕,相信被捕的人數將會以千計的速度上升,不久將來被捕的人會達至一萬。事情的發展由當初的「反修例」,伸延至「警暴」問題。

廣告

一萬人被捕將會影響一萬個家庭,連帶相關的親戚及朋友,可能波及三四十萬的朋友圈,這些朋友圈不限於本地,也觸及海外生活各階層的數十萬人。

一個向來和平的國際級城市,在 8 個月內有出現一萬名「暴徒」,這些被宣稱為「暴徒」不少是大學生、中學生、高學歷 、高收入的專業人士。在世界上將會是匪夷所思的事情,正展示給全世界中共管治香港的模式帶來災難後果。 

「一萬人被捕」,往後的數字已經沒有多大的意義,「警暴」鎮壓的延續,不可能建立任何權威,只會反映政權的荒誕和邪惡。

當權者仍以「製暴止亂」的鎮壓手段平息這場本來和平的運動,現在已證明適得其反。無論在被捕獄中,或者仍在外面自由的「手足」仍然在 Connected,互相以為虧欠。在假期中被圍捕的,年齡層已經及至「中老」。

「一萬人」被捕及檢控後果會是如何?如果一萬人完全不認罪,不認同任何檢控事實舉證的過程, 要求控方提出絕對嚴格的證據(Strict Proof),舉證檢控將會是冗長的過程。

一萬宗案件的審理,正是對如何維持普通法司法的一大考驗。香港是否仍然持守以普通法為基礎,參考英聯邦國家的案例 ? 香港是否仍然容許外國法官於終審庭處理案件?往後是否容許香港法與國際接軌?

以重罪「暴動罪」檢控,設立特別法庭,是否務求入罪成功?以定罪及重判為目標收震懾效果,被判囚是痛苦的過程,是否也意味著我們放棄認真舉證的原則?這樣更有助於證明是政治檢控,突顯任意扭曲法制。這意味著香港不再信奉從前開放及透明的機制處理糾紛和衝突用以改進社會。突顯出威權政治的「必然需要」及對於司法制度的政治操控。

假若香港的監獄不能承受,建立新監獄,是否懲教署也與「公安體制」看齊,或以恐嚇方手段把罪犯「被送中教育」, 結果就是給世界展示中共如何建立現代模式的「集中營」,為不同政見的人度身訂做「再教育」。

這一萬個案檢控當中,未來數年的日子,捆綁及浪費社會的創新及勞動力。香港過去一直是外派者理想的工作地點,即使以新移民和海歸派取代香港的勞動力,但人生安全及言論自由才是外國企業外派人才長期進駐及金融發展的原因,也是香港維持國際評級重要指標。

當中國向世界宣佈建立「一帶一路」, 展示如何建立數碼監控模式,其他的極權政府,所要面對的不再是成功的管治模式,反而是如何以軍人的權威及血腥鎮壓手段構建現代「集中營」,自絕於西方社會,發展經濟令國家成長只是一個幻象,這將觸發當地政府對中國的不信任。往後的發展仍有待探究。

即使政府以「特赦條件」換取社會即時平復穩定,中央不可能相信香港社會沒有另一波的衝突,隱藏的香港「警暴鎮壓」模式管理,同樣令西方世界不可能再信任中國,不會為中國帶來和平及穩定。發展至今正是國內「舉國體制」與香港信奉的多元化自由經濟模式直接衝突,警暴「公安化」正是不可能承受以透明公正的方法解決社會衝突。香港人今天所承受的血淚不會是無償的代價,香港警察將承擔起「歷史任務」令中國自絕於國際社會,引領世界推展「亡黨之路」。

最後,藉此機會表示,無論如何,愛護這代年青人,願你們每天平安,記掛在獄中的手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