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6/25 - 11:04

一萬是賠償,不是施捨

急救班都有教,你見到傷者皮膚變色,就知道佢好危險,因為缺氧,隨時腦死亡,正正就係人一藍,腦便殘。

有藍絲 KOL 話「反對派一邊反政府,卻一邊拿他著數,這種人,最讓人看不起。」

喂呀,政府啲錢叫做公帑,唔係政府自己嘅錢,而係從民間取回,再用於民間。

廣告

話說當年財政司夏鼎基(Sir Charles Philip Haddon-Cave)官邸的網球場日久失修,雜草叢生,其兒子想找人修剪,但夏鼎基一口拒絕。為甚麼?夏鼎基的解釋是:「公帑不是私人的錢,不能隨便動用。」

你口中的「反對派」拿的錢,不是施捨,而是賠償,當初林鄭班子管治不力,遲遲不肯封關,醫護罷工要抹黑醫護,香港人戴口罩又強調自己不戴口罩,「有都要除落嚟」。正正就是這個無能政府當初的失策,才要現在的賠償。

講真,最艱難的日子,其實已經過了,將來武漢肺炎可能再爆,但香港人硬淨,應該捱得過。等了又等,現在香港政府才為自己的錯失而賠錢給香港人,有好過沒有,但請記著,這叫抗疫賠償,而不是恩賜,更非施捨。

建制問:「腰骨何價?」我只能說,這些人做慣狗,何以以為其他人也跟他們一樣無恥?建制 KOL 如果覺得拿了這筆抗疫陪償金,就等如要 100% 聽專制政權的話,那只是因為他們做慣了狗奴才。

再次露了底。

 

國安下的零基資安系列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