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20/2/8 - 13:14

一觸即發

我見有人經常把消防員及醫護比較,大概的論述就是,消防工作都有危險,他們也不會罷工。剛好我身邊有不少醫護及消防的朋友,消防的朋友說,他們的工作雖然是救急扶危,有一定的危險性,但大原則是,如果評估過風險後,認為救援的工作會危及其生命,就需要中止救援。

因為:「沒有任何的救援行動,是需要犧牲自己的生命。」這是大原則。

以前有消防員英勇犧牲,必須表揚,表揚是對死者、死者家人及同袍的交代,但並不代表消防處推崇犠牲文化。這是很多論者的誤區。不停推崇消防員如何英勇,強調工作的使命感,企圖用道德綁架醫護人員。但是不好意思,如果你覺得有使命感就等如要隨時犧牲性命,那只是你對使命的幻想而已。

廣告

說起 N95,有分醫用防護口罩及防顆粒口罩,適合前線醫護人員使用的又分了 1860/1860S 及 1870+ 兩種。目前在新界東及港島東醫院聯網,1870+ 口罩已經的庫存量嚴重不足,前線醫護進行高風險的活動,例如抽痰,即使有機會把深層的肺部病菌抽出來,但隨時防護不足。(消息來源:《港島東聯網防疫快訊》2020 年 2 月 6 日及醫護朋友發來的消息證實。)

現在醫院接收甚麼病人?有否如實報告自己的旅遊記錄?之前有一名自私精,聲稱過去 14 日沒有外遊紀錄,安排進入伊利沙伯醫院 A5 普通病房,但情況急轉直下,其兒子才透露阿媽去過內地,病人轉送到隔離病房治療,經化驗後對武漢肺炎有陽性反應。(見《頭條日報》〈消息指曾入住伊院 64 歲女商人確診ㅤ其兒子曾隱瞞到內地〉,2020 年 2 月 4 日。)至於同一病房,5 名醫護發燒,並受隔離,但有在該院工作的醫護透露,後來共有 11 名醫護因是次事件所累,全被送進麥理浩隔離營。

現在醫護罷工結束,醫管局至今並未承諾不會秋後算賬,即使你同意或不同意,但情況如此持續,醫護裝備依舊不足。按國際醫學期刊《刺針》刊登港大的推算,四月份疫情會達至頂峰,其他內地城市則會滯後一至兩星期。在武漢肺炎大爆發之前,醫院會否成了社區爆發的引爆點或中轉站?

所謂「強制檢疫」,很可能把香港變成全中國的巨大的醫療缺口,這絕非鰓鰓過慮。香港人自以為經歷沙士一役便能有更好的準備,誰不知新沙士來襲,打得措手不及。但這次更不同的是,為了方便中聯辦上班,要全香港人埋單。政治已然凌駕專業,連戴口罩的基本操作也被質疑。

當前形勢,計時炸彈,一觸即發。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