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警員毀掉元旦和平遊行和工會招募行動

2020/1/6 — 20:40

警員向群眾投擲催淚彈,群眾始料不及;社總正副會長與各工會代表退後避開催淚煙霧。(社總提供圖片,來源:我不閱讀)

警員向群眾投擲催淚彈,群眾始料不及;社總正副會長與各工會代表退後避開催淚煙霧。(社總提供圖片,來源:我不閱讀)

成立了四十年的社總,與眾多新工會組織一起並肩參與元旦遊行,親歷看到一位防暴警毀掉和平遊行隊伍,更一手催毀新工會街頭招募行動。

各工會挻身而出

回想當日情況。當日 4 點,工會行列遊行至灣仔街市,遊行隊伍停了下來。各人從網上得知,有蒙面「自己人」人士破壞盧押道匯豐銀行,警方到場,令遊行隊伍停頓。

廣告

各工會提起工會直幡,在群眾的讓路下,跑向盧押道去。新工會果然年輕力壯,為仁不讓,我們緊隨其後。工會代表心裡知道,元旦遊行呼籲市民加入工會,工會又明顯是一個合法組織,拿著大大支直幡的一看便知是工會負責人;於是,各人跑到盧押道後,大家連工會直幡,一字排開站在防暴警員與群眾之間,欲減低警察的敵意,不好動輒使用武力驅散群眾。

警隊一子錯ㅤ遊行變非法集會

廣告

由於防暴警員站在軒尼詩道東行線,遊行隊伍受阻,市民又欲停步了解防暴警員出現的原因;未幾,防暴警員逐漸由軒尼詩道退至盧押道。工會行列站在軒尼詩道和盧押道交界,清楚目睹整個情況。這一刻,有遊行人士繼續向金鐘進發,有人叫口號,有新工會街站繼續招募會員加入,有警員指罵市民,有市民批評警察等等。

就在此時,有一名防暴突然拋出催淚彈,落在軒尼詩道西行線,煙霧處處!各人紛紛四散,沒閒理會防暴警員已上車撤退。新工會街站連忙疏散,而各工會代表也需退至修頓球場外圍,要急忙向路旁的 FA 接過清水和眼藥水,減輕灼熱之痛,情況狼狽。

大半小時後,警方要求遊行主辦單位民陣要在 30 分鐘內結束遊行活動;入夜後,警方在銅鑼灣圍捕近 300 人。這全由一位防暴警員投擲催淚彈而開始的。

警方失職失信

依稀記得警方翌日四點記者有說過,警員當日在盧押道被群眾圍堵,並發現有暴徒,於是用催淚彈驅散人群。我們沒有翻看和核實以上記者會內容,但大致上大家都想像得到了。

警察被圍堵?但事實上該所謂被圍堵的地方,正正是遊行路線之上,怎能將「行經、停步」說成「圍堵」呢?這與元朗形點商場裡警察是「刻意撞途人」還是警民二人「互不讓路」大概類同,大家公道在人心吧。至於有暴徒出現之說,也更不合邏輯!若警員發現有暴徒滲入人群,不應擲催淚彈後馬上撤離,置市民不顧,反而應該留下來看守遊行隊伍的安全!所以,第一,該警員單獨一人投擲催淚彈之決定和舉動,是否屬個人衝動的過失?第二,圍堵警員之說,是否強詞奪理?第三,用催淚彈對付暴徒,然後走人,不是失職的話,又是否前後矛盾?

總結

不單是我們想知道該位防暴警員的廬山真面目,好讓大眾查找該警員當時投擲催淚彈的合理性;另外,相信有不少警察也很想知該蒙面同胞的身份,因為縱然有補水,但總有警察不想超時工作,想看看是誰累街坊地令到整個秩序井然的遊行瞬間變成非法集會,引發銅鑼灣大圍捕,令其他警員要連夜處理 300 位被捕人士。

新工會招募行動被腰斬,但我們相信新舊工會的能量不會到此停頓。在這混沌的時份,請大家踴躍加入各自所屬行業的工會,集結力量,關心社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