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7/2 - 11:39

七一街頭上的同道中人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雖然因為警車衝散而不能聚集,但今午在港島的人應該會知道,今日究竟有幾多香港人走了出來。

將人群截開,不僅僅是要讓國際媒體無法拍下人頭湧湧的場面,而是要令更廣大的社會大眾,看不見反抗群體的實際規模。

滅聲何以有效、白色恐怖何以有效?極權就是要將每個人原子化,令人感應不到「同道中人」的存在,令人不再相信自己奮起反抗時,身邊會有人一起上前,因而不再相信反抗可以改變甚麼,除了將自己無意義地消耗掉。

然而,只要走在路上,你會知道:即使面對如此威脅,銅鑼灣、灣仔每一個街口都擠滿了人,每一條小巷都集結了蓄勢待發的力量。

恐懼的最終目的就是令你覺得,你只是一個人。但如果我們的行動能讓彼此知道,當你決定走上前時,絕不會是獨自一人,極權加諸身上的恐懼,便可削弱一分。

《國安法》下,或者更多人會選擇在線上線下都將自己收起、將自己隱藏起來;但這場運動發展出的無名者模式,令隱密的連結亦變得可能、甚至發揮出更大的力量。

我們只需要一個塗鴉、一張貼紙,甚至一起跋足狂奔時的一聲叫喊、一個眼神,便能有更大的勇氣,面對前方的黑暗。

如果你覺得未來一片晦暗,不知道究竟做甚麼才可以改變的話,我們就從這裏做起:要令身邊的人、更多的人,看得見、感受得到,這個城市裏有人,仍然未放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