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二一恐襲事件欲蓋彌彰 謊言政治令人更討厭政府

2020/7/24 — 17:14

2019.7.21夜,元朗街頭

2019.7.21夜,元朗街頭

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鄭重聲明假新聞可能罪犯《國安法》,若其所言等於法律,看來他首先要清理門戶。

近期「武漢肺炎」爆發第三波疫情,一些親中傳媒以至政治人物,大放厥詞指責民主派是罪魁禍首,因為七月一日大量抗爭者上街遊行,加上七月十一及十二日民主派舉行立法會初選,有六十一萬人參與,導致肺炎再度大規模爆發,危害市民健康,罪大惡極云云。

第三波疫情是個科學問題,公認的傳染病專家袁國勇、許樹昌、何栢良等(前兩者更是政府專家顧問)一致認為,獲豁免檢疫人士(如機師和海員)是今次爆發的主要源頭,加上父親節前後政府放寬食肆限制,飲宴聚會聚眾多多,他們除下口罩,打破社交距離,成為病毒傳播途徑。因此把賬算到民主派頭上,未免牽強得可以。

廣告

當然,香港向來是言論自由之地,不同人有不同原因要來奇談怪論,但總不能敝帚自珍,把怪論奉為真相。親中媒體可以對疫情怪論連篇,當作新聞報道則未免貽笑大方,抵觸新聞三大原則。首先是新聞報道需要借助真正權威的專業判斷。上述專家對疫情有硏究,也參與抗疫工作,甚至親身到疫情爆發的現場視察,何以他們的意見不引用,卻偏偏轉述一些骨科醫生、兒科醫生的意見?

其次是注重熟悉內情人士的想法。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回覆親中媒體發問時清楚指出,在公眾場所飲食交談才是散播病毒的高危活動,即使不同意她,也該指出問題所在,何以她的言論不見載於報道之中?三是根據事實。擺在眼前的,是不少病發個案都跟一些食肆聚餐群組有關,單是七月九日慶回歸晚宴的旺角稻香群組,便有接近三十人染病,卻未聞有甚麼民主派初選的疫症群組,何以這些媒體不據實報道,有些甚至連慶回歸晚宴群組也隻字不提?

廣告

當專業失守,媒體無須引用真正的權威,同時排斥某些想法,甚至罔顧事實,隨意指控他人,代表新聞報道已告別真相,變成散播歪理的工具。幸好這類報章公信力低,銷量又少,把歪理當作獨家新聞來辦,除了引人訕笑,並無法主導社會輿論。

反觀特區當局對一年前元朗西鐵站黑社會無差別襲擊市民的偏見,同樣無法服眾,卻不能等閒視之。因為政府此舉是謊言政治,代表政治倫理墮落無底深潭。當局至今拒絕獨立調查,便一口咬定該事件不是黑社會有預謀的恐怖襲擊行動,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起初更指責民主黨議員林卓廷帶人入元朗搞事而引起衝突,其後也許恐怕法律責任又改口,指事件是黑衣人與白衣人集體毆鬥。

但鏡頭前白衣人主動闖入西鐵站,幾乎人人手持藤條或其他武器,見人就打,不會限於黑衣人。鄧炳強所言既不符事實,也廻避由新聞紀錄片及調查報道所得的如下證據:一是白衣人跟區內鄉事勢力有關,二是白衣人早有準備傷人,三是警方早已知情而無制止暴行,四是派出人員到場了解但不採取行動,五是警方當晚不處理市民到元朗區警署或打 999 報案。當晚的「無警時分」根本不能解釋,因為即使退一萬步,當兩批人在毆鬥,難道警方便可以視而不見,報警後三十九分鐘才到達現場?

由始至今,「無警時分」造成慘劇不容抵賴,知情但不作為不容抵賴,事後調查進度緩慢同樣不容抵賴,問題只是警方刻意迴避白衣暴徒,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愚昧無知加昏庸無能所造成?如今責任難逃,只好逃避現實,並且編織故事,誤以為拒絕獨立調查,謊言不斷重覆,便能掩飾瘡疤,撐住統治威信。

不過,單是專業記者的調查報道(例如鏗鏘集《七二一元朗黑夜》《七二一誰主真相》),亦能逐一據實指出疑點,令謊言政治招架乏力,為警方洗白不成,反而令人更討厭特區政府,由此引起激烈抗爭的話,並證明是勾結香港境外力量所致,即罪犯《國安法》。張曉明又怎能袖手旁觀呢?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