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萬thanks是如何演變出來的?

2020/2/23 — 23:19

一、我是一個政治人物,區議會也是一場政治選舉。

一個經歷過一場政治選舉的政治人物沒可能沒有政治立場;
換言之,我從來都是一個有顏色的政治人物,而從來不是一個「中立」的「社區服務提供者」;

二、我的政治立場從來都是能夠以公開途徑被得以查閱,選舉時的文宣、政綱也有列明;

廣告

三、六月九日之後,平息風波的方案很簡單:追究警暴,懲治有問題的警員。

Simple and straightforward。

廣告

但政權有沒有做?

沒有。

反而是讓警暴越演越烈,反而是容讓721上演,而一個警員都沒有被香港的法律制度所追究。法律懲治不了警察(一個警員都沒有被起訴),香港警察就是完全視法律制度及社會道德規範如無物,每天作惡多端、每天破壞香港法理、每天觸犯警察通例、每天觸犯香港刑事罪行。

四、抱歉,這些全都是「三萬thanks」的前奏。

我們有沒有能力製造病毒?在香港使用生化攻擊是警察的專利,我們沒有。

我們有沒有能力去故意散播病毒?沒有。

如是,三萬thanks是甚麼意思?

其實是跟中國人很喜歡說的「歡迎壞人俾天收」無分別。

俾天收好惡毒?

對不起,恕難認同。

五、社會上本存善惡,一個公民本應有道德思辯能力。一個社區也是處於社會之中,很難說可以跟社會上的善惡、大是大非劃清界線。再者,本人從來沒有否認我是一名黃色黑暴區議員,我對香港警暴人員這群傷天害理破壞制度之徒深痛惡絕這點,是我從來都沒有否認的。

因此,同樣很難認同把顏色帶進社區的意思。

本來已經存在的大是大非,作為一名政治人物更是不可能迴避得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