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環 7.21

2020/7/21 — 23:01

去年 7 月 21 日,我身處上環。那段時間,縱使硝煙四起,但在槍林彈雨來臨以先,仍有議員可跟警隊在現場稍作談判。

那個晚上,與袁嘉蔚和區諾軒被防暴警察從橋上舉槍指着,Black Bloc 小隊衝前追打,黑警揮棍差點拐走羅冠聰,自己肩膊與盾牌磨擦的感覺,仍是難以忘記。

有關細節不宜再透露更多,不過在橋上見證著前線義士從「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轉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伴隨着敲打路牌的響聲,那股近乎於已死相搏的意志,還是很刻骨銘心。

廣告

同時間,目睹街頭發生的一切,也有對於自己在抗爭運動定位的質疑,有點自愧不如,可以貢獻和付出的,已落後於很多很多,比起自己年少的學生,只能勸勉自己盡量追上時代。

到底誰是全香港第一個在抗爭現場,高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至今仍然無從考證,但這正正是無大台的獨特之處,沒有從上而下指揮所衍生出來,終讓這八個字,成了最反映前線義士信念的口號,沒有之一。

廣告

一年以後,口號變為禁語,白色恐怖繼續彌漫,仍沒有任何一名失職警察被政權起訴,亦未見任何跡象,政府願承擔政治責任。

但作為繼 6 月 12 日和 7 月 1 日以後,香港 2019 年重大的政治分水嶺,如何能讓後世銘記當天的歷史真相,以致當刻吶喊出這句口號的來龍去脈,就是當今我們選擇負重前行的源由。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重溫 2019 年 7 月 21 日我跟外媒解說香港抗爭形勢而寫成的 Tweets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