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梁振英 FB 截圖)、林鄭月娥(立場新聞資料圖片,Sheryl Wong 攝)

下屆特首人選由「形勢和任務」決定

最近香港政壇的政治生態面目全非,不僅泛民主派代表人物從老將到新鋭幾乎被「一鍋端」,氣息奄奄;即使傳統建制派一來遭西環保持距離,二來被北方「新護法」譏為「忠誠的廢物」,索性暫且偃旗息鼓。對比政黨「冬眠」,倒是被市民冠以「689」的前特首梁振英和「777」的現任特首林鄭月娥的明爭暗鬥有點瞄頭,尤其兩人的馬前卒煞有介事的拳來腳往,令一些人覺得下屆特首要麼就是林鄭月娥連任,要麽就是梁振英回朝,二者必居其一。但我不同意這種看法!

其實,香港下任行政長官由誰出任,應該「時勢造英雄」,以香港「目前形勢和我們的任務」來取捨。實話實說,香港一國兩制到了生死存亡之秋。就下任特首而言,對内,最重要是如何彌合自梁振英任内 2014 年「佔中」到林鄭任内 2019 年「修例」造成的嚴重社會撕裂、黃藍對立;當務之急是重建和諧香港,再造人心回歸工程尤其將失去的年青一代的心爭取回來,令一國兩制重返基本法軌道,不變形、不走樣,行穩致遠;對外,則要開展大規模國際公關活動,官方渠道和公共外交雙管齊下,做好深入扎實游說工作,減輕、消除西方發達國家對香港「一國兩制已經死亡」的不了解、誤解,重建國際金融持份者對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信心,讓外界認識香港與內地普通城市的「不同」,相信香港的自由、法治核心價值依然存在,相信香港「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從而令香港的自由港、單獨關稅區原有的特殊待遇保持不變,依舊發揮中國與外部世界的通道和緩衝地帶的特殊作用。

顯而易見,對香港今時今日陷入內外交困局面負有不容推卸責任的前任、現任兩位特首梁振英、林鄭月娥根本不可能帶領香港脫離當前的急流險灘 !理由如下:

首先講對内,從彌合社會撕裂、重建和諧香港来說,梁振英和林鄭月娥兩任特首都深深捲入了香港越來越尖銳化、複雜化的政治爭拗漩渦,根本不可能具備化解社會矛盾的超脫立場、超然地位,有些社會矛盾恰好是在這兩任特首手上激化起來的。因而無論與建制派還是泛民主派,與工商界還是勞工界抑或基層市民(包括新界原居民)方方面面都留有或深或淺的「牙齒痕」,不利於在各黨派、各階層之間做溝通、協調、團結工作,求同存異,凝聚共識。因此,指望由缺乏凝聚力的梁振英或林鄭帶領香港休養生息,「聚精會神搞建設、一心一意謀發展」完全是緣木求魚。

再講對外,不可否認,港區國安法和「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决定」先後出台以来,種種原因令香港外部環境空前惡化,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受到衝擊。如何在國際社會重塑香港形象成了重大課題。指望在外形象欠佳的梁振英和本身受到國際制裁的林鄭月娥根本不可能被外界接受,缺乏說服力,甚至被外間輿論視為損害香港人權、民主、法治的重要責任人,兩人都欠缺良好國際形象和廣泛國際人脈。由這兩位中任何一位作香港友好使者出面向外部世界解釋香港真相,講好香港故事,改善香港形象,重建外界對香港信心,吸引外資到香港和粤港澳大灣區投資,重振香港國際金融中心、貿易中心、航運中心、旅游中心雄風,純屬天方夜譚!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不客氣的講句,梁振英、林鄭月娥兩個都是香港負資產、逆動力。兩人任內給國家帶來「利」抑或「害」,給港人帶來「福」還是「禍」,根本一目瞭然!古云「江山輩代人才出,各領風騷數百年」。清人龔自珍有詩云:「九州生氣恃風雷 ,萬馬齊喑究可哀 。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香江新舵手應另有其人。謂予不信,拭目以待!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