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一樣的開學年教育現場

2020/5/12 — 15:3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香港教育專業自主指數焦點小組報告(二)

對教育同工而言,今個學年的開學準備應是教學生涯當中最迷茫、最難以調整進入教學場景的一次。在反修例的風波下,看見許多年青學生在街頭上示威抗爭,而在前線教師心中出現的掙扎及糾結,以及預視到回到校園的挑戰,可能也不比街頭上來得簡單。本計劃在今年 1 月以焦點小組形式訪問了接近二十位中學教師,除了綜合出焦點小組報告,也記下了不少教育現場的故事。

個案 K:檢視個人社交媒體

廣告

在準備開學的時候,受訪老師 K 表示看到新聞,有教師因在社交平台發佈不當言論而被社會人士在媒體大肆攻擊,終致需辭任公職及收教育局發出警告信。

在此事後,K 受到同事及身邊同為教師朋友的啟發,在開學前重新檢視了一遍個人的社交媒體,將自己在社交媒體上與政治、社會議題相關的內容都設為隱藏及只有自己個人才可看到,以免因過往的言論而被人投訴或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而在打掃了自己的社交媒體平台後,K 也很少再在社交媒體上更新個人資訊。

廣告

個案 B 及 E:專責小組檢視工作紙

回到校園之後,教師也發現面對的教學處景正在急速惡化。隨著開課後,不同學校陸續有教材被放上社交媒體而被牽涉入政治糾紛當中,如被人包圍學校、在網上開名公審等。受訪教師 B 及 E 所在的學校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受訪老師 B 的學校組成了特別應對小組,由不同科目老師組成,負責檢閱全校所有科目出的工作紙,以確保沒有具爭議性的內容出街。教師 E 的學校則就教學次序作出重新編排,把一些與香港政治、社會的題目後移,先教授一些沒有太大爭議性的題目。亦有受訪老師提出,校董會、辦學團體具有極大權力,如認為教材不合適,會從學生處回收及銷毀有關教材。亦有學校校董會及辦學團體提出指引在教材中,不可引用任何一個現今政治人物,以免該政治人物之後改變立場,引來不必要麻煩。而校董會在做有關決定前,亦不會諮詢教師,此舉確實是嚴重影響及侵害前線教師專業及自主。

個案 A:不具爭議的辯論

而在教學工作外,課外活動層面亦有受到影響,教師 A 的學校辯論隊參加了一個辯論比賽,但由於賽會在制訂題目時,有一些與政治敏感的題目,而被校方暗示要求教師退賽,而校方事後亦公開表明學校不應參與具爭議性的比賽。而亦有教師表示在公眾集會場合遇到學生,事後亦收到家長指責為何帶學生參與遊行。

受訪教師未來展望

面對以上教育專業自主受到步步的縮緊,同工都表達出不同程度的擔憂。其中同工最擔心的包括學生、家長、辦學團體都會質疑教師在教授課題時的身份及立場,而如果有學生在教師不知情的情況下錄取了上課的片段放在網上,教師便會很輕易被標籤及受到巨大的壓力甚至後果,以上情況導致受訪老師當中都有提到有一種籠罩在心中的白色恐怖。而教師亦會因教育局的行動及教育局長的言論而感到擔憂,受訪教師一般會擔心教育局在進行外評、處理外界投訴、對學校的規管上,甚至資源分配上會對一些「唔聽話」的學校進行針對,以使學校配合。

總結

以上個案及教師展望,皆反映出教師在一般校園或私人場景中都會遇上專業自主遭到侵害的情況,以上事例亦非極端例子,反而是每一位教師在日常場景中有機會遇到的事例。以上收集的場邊故事亦印證了為何教師在是次焦點小組的評分會有如此顯著的下跌。一個專業的建立需要長遠的時間,相反對專業的破壞卻可以來得非常快,要令前線教師保有對教育專業及自主的信心,教育界及有關當局必須嚴正面對以上困擾前線教師的問題及現況,並提出公正及透明的建議及措施,以使情勢不會再有進一步的惡化。

 

香港教育專業自主指數研究計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