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以中國大陸為中心的「華人想像」

2017/9/14 — 12:56

香港《南華早報》新加坡專欄作家WEE KEK KOON在文章「Why ethnic Chinese in Southeast Asia don't owe their loyalty to China」,書寫東南亞華人與中國大陸之間的心理距離,當中寫下這樣的一句,儼如告別中國大陸:

China is to most of us what Britain is to most Americans or Australians with British antecedents: the country of our ancestors, but not ours.

《雙城對倒》提過,這種論調其實並不新鮮;1956年的《馬來亞學生報》文章〈做一個堂堂正正的馬來亞人〉便曾這樣說:

廣告

「有人根據馬來亞華人和中國在文化上的聯繫(例如語言文字和風俗習慣等等)來詭辯說: 華人只能夠把馬來亞當作第二故鄉,不應當作祖國,其實,這也是很幼稚的說法。讓我們把眼界放大一點,看看英國和美國,看看埃及和阿拉伯國家,或者看看中國和日本吧。誰能夠武斷說這些國家文化上沒有密切的聯繫呢?他們在血緣上,人種上和地理環境上不是同樣關係密切嗎?可是它們卻是各自獨立的國家。由此可見,問題並不在於文化的聯繫和種族血緣的關係,主要的決定因素還是經濟生活和政治的利益。除非華族不打算在馬來亞過和平安靜的生活,不然,他們就只好面對現實地效忠馬來亞,把馬來亞當作永久的故鄉,作一個堂堂正正的馬來亞人,才能談得上爭取本身的利益,並且為獨立的事業而貢獻一切!」

1950年代,李光耀同樣有類似不以中國大陸為中心的本土論述:

廣告

李光耀在中學聯成立大會上的演詞,1955年:

「我們要拋棄陳舊的觀念,不要人在馬來亞,而心卻想到遙遠的北方的祖國。我們是在馬來亞的土地上生長的青年男女,馬來亞就是我們永久的家鄉,無論他多麼困難,多麼不幸,我們仍然是熱愛我們的母親馬來亞。我們要為一個和平民主獨立自由的馬來亞而貢獻出我們畢生的精力。」

這些歷史中的星馬本土論述,或多或少都反駁了某些學者充滿「游子還鄉」落泊情懷、以中國大陸為中心、不乏中國大陸民族主義情懷的「海外華人」想像。《雙城對倒》 第二章〈何謂中國人? — 海外華人之辨〉,從歷史回溯近代「中國人」與「中華民族」這些充滿政治人工與種族主義色彩的概念建構與演變,透過梳理清政府、民國與中共對海外華人的態度轉變分析星馬華人與中國大陸之間的心理距離,以及比較英殖時代新加坡海峽華人與新客的世界觀,以呈現他們多重複雜的身份認同,正是為批判上述以中國大陸為中心的「華人想像」;學者史書美新近出版的《反離散:華語語系研究論》,則從各地域華人角度,更為強烈地批判中國大陸文化霸權。

這些歷史中的論述與案例,如何能夠提供新角度以閱讀中港矛盾,便是香港主流論述有意無意忽略的問題。

延伸閱讀:
1. 專訪鄺健銘:雙城對倒,在香港與新加坡照見台灣(轉角國際udn.com)
2. 廖建裕:華文譯名以什麽作為標準 (聯合早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