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在乎

2020/8/9 — 0:39

昨天我在報章和社交媒體看到很多人發表了有關「我不在乎」的言論,這令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最近發生的事。

自從七月初有了國內醫療來港抗疫一事,我和蔡堅醫生就在不同的面書網站和 YouTube 影片上被人批評。袁教授般的重要人物,當然由知名人士來評論;而評論我的通常較名不經傳,但他們也有完整的傳播網絡。這些網站貼文和影片首先會在某些有既定立場的醫生群組傳開,他們也會樂意與其他醫生分享。另外,它們也會在一些市民群組發放。接着,我就會在協會的面書信箱收到粗口和恐嚇的信息,也有人曾打電話到我以前工作的地方留下同樣的信息。

我想香港很多政治人物,都遇過這樣的情況。全球曾受過這股網絡大軍「招呼」過的人很多,有的是政客,有的是阻礙他們自我宣傳的人,更重要的是那些阻礙他們達成計劃和拿取利益的人。今天世界聯成一線,群起反之的格局,或許都與他們多年來的網路行徑有關。

廣告

我倒不太明白,我的話題既不能挑起大量民眾的情緒,我沒有真正的權力,也沒有什麼政治魅力,為什麼他們要花時間在我們這些醫生身上呢?經過不同報章多日來的追訪和報導,大家終於明白原來「助港抗疫」背後有着那麼多利益關係,打開香港醫療專業缺口一事反而變得微少。

身邊的同業和好友很擔心我,他們會轉發消息給我,著我留意和採取行動。我當然也曾懼怕和不安,起初也會想想要不要廣泛地澄清?要不要來些反擊?甚至,要不要以後禁聲?可是,很快我便把那些東西忘記了,該說的話又繼續說了,我想我對這些攻擊和抹黑可能是「不在乎」。

廣告

「不在乎」這幾個字,不同人的演繹可以南轅北轍,這或許反映你心中是否真的相信 — 且看那些多年來一直被起底、抹黑、攻擊,甚至在大學內被打壓的民主派人士,他們有多少次出來大聲疾呼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