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屈的城、不信邪的人 — 寫於 6 月 13 日凌晨

2019/6/13 — 12:50

6.12,原來催淚彈無非就是這種滋味!

在金鐘沖了幾十條中了胡椒噴霧的手臂、洗了幾十對被催淚彈辣親的眼,回到家,美國的朋友夜半來電,說心在為香港滴血,她已經即刻聯繋了她投過票的國會議員、要求他回應她作為選民的訴求、為香港發聲。

朋友祖上是香港人,她出生在美國、自己只是四分之一個港人罷了,但仍能感同身受。對香港的愛,刻在骨血裏。

廣告

而那個信誓旦旦的林鄭,竟然認為走上街頭為香港的未來而戰的未來世代,是「任性」。喂,你究竟識唔識做人阿媽?定係你做人老母得「壓逼」兩個字?

林鄭,百萬人上街究竟說明什麼?6.12 包圍立法會又是要傳達什麼信息?想必你也知道,我們要說的其實只有一句話:「中共法治,我不信!」 

廣告

你又知唔知這一百萬,是些什麼人?

據政府統計處資料,2018 年底,香港總人口為 7,482,500 人, 其中十五歲以下在總人口中佔比為11.5%,六十五歲以上在總人口中佔比為 17.3%。15-64 歲的港人總數大約是 5,327,540 人。

也就是說,六月九日,你周圍每五個行得、跑得、酷熱的天氣下行足五、六個鐘而唔會暈低的香港人中,就有一個輾轉從香港各個角落搭巴士、轉地鐵、排隊等天星小輪渡海等、參加了「反送中、撤惡法」的游行。而參加 6.12 包圍立法會的人士當中,有很多、很多和你兩個仔同年齡段的年輕人。你大仔在要送的那個中賺緊人民幣的時候、這些年輕人在為捍衛香港的法治而奮鬥,你竟然說他們任性?!

爸媽手裏的幼兒、白髮蒼蒼的公公婆婆、輪椅上的「戰士」、導盲犬引導下的視障人士和成千上萬港人的呼聲,你當沒聽見;身汗身水締造的歷史,你當不存在;6.12 的金鐘,你連出來面對示威者的勇氣都無、你怎麼還有臉說「擔心及傷心」?你不配。

回歸二十二年,糖衣炮彈加威逼利誘、中共仍然無法取信於港人、是誠信的破產、招安的失敗;

你的跋扈,是為人母連良知也不敢有的做人的失敗;

建制派「跟黨」走,是道德的淪陷、智商的失敗,以為做服服帖帖的奴才,就可以逢凶化吉、財星高照、官運亨通?不要忘了,歷代歷朝,奴才的用處,就是在用不着你的時候可以一脚踢開,而你連哼一聲的資格都不配有;

那些支持修例的港人,我還真的很好奇,你知不知道自己支持的,究竟是甚麼?

不屈的城、不信邪的人,就算是打定輸數,也要堂堂正正企出嚟;就算最終是輸、也要輸得好好睇睇。何況,係唔係輸「硬」、輸十成還是輸八分,仲有變數。

我們的堅持,為微茫的希望、更為香港人的尊嚴、為我們與世界共享的普世價值和願望。

我為這明知雞蛋撞高牆的抗爭世代驕傲、自豪!我相信這一百萬人的努力,哪怕最終不能阻止惡法、也會讓其不能隨心所欲的實施。最緊要的是,我們會贏得世界對港人的尊敬:因為這是一座不屈的城、有數以百萬計不甘為奴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