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必然嘅民主:港版西西弗斯

2020/1/6 — 14:4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左翼法西斯】

有曰:香港身處極權同民主交鋒嘅第一點;我哋一失守,唇亡齒寒,以西方國家為主嘅自由世界亦都會被中共極權魔爪干涉、僭越、征服。2019 年彷彿特別多示威同抗命:智利、加泰隆尼亞、印尼、伊拉克、印度⋯⋯究竟係示威風氣有如星火燎原遍地開花,定只不過係香港人比起以往更留意世界其他地方發生嘅事呢?「第四波民主化」係咪發生/復甦緊依然係言之尚早,但可以肯定嘅係,面對極權嘅抗爭只會生生不息,同埋香港人喺對抗暴政嘅路上並唔孤單(亦唔特別)。

「民主化」並唔係一條單向嘅康莊大道。係咪假以時日,各國就自然會走上民主化嘅路,做到「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呢?當然唔係:經濟崩盤、管治失威、強人政治、極權滲透,通通都可以令民主制度瞬間坍塌。民主唔係抗爭嘅終結,而係延續。內憂外患,意味著即使香港贏得民主,我哋都唔可以高枕無憂。

廣告

唔單止係講緊西方近年擔心嘅「民主在退潮」、民粹主義嘅興起,而係實際上北方政權會繼續扭盡六壬干預我哋嘅內政;藍絲雖然會以勝利球迷心態支持我哋,但佢哋只會係牆頭草、投機嘅懦夫。君不見即使台灣有民主選舉,但係政黨、傳媒、商界充斥住紅色資本同埋勢力,無遠弗屆,伺機而動準備奪權。同樣地,中共嘅滲透、間諜活動喺歐美澳紐亦都唔係新鮮事。稍一不慎,先賢努力得嚟嘅自由果碩就會付諸東流。

「光復」咗香港,推倒重來之後嘅制度需要不斷鞏固、改善。「一人一票」只係民主嘅其中一種體現方法;選舉嘅競爭有幾大、社會有幾多元(Dahl 1971)、政權能否抵抗其他勢力—例如軍隊、其他政權等—嘅影響(Karl & Schmitter 1991)、政權要經歷過至少一次政黨輪替(Cheibub et al 2011)⋯⋯呢啲都係同「民主」呢個概念息息相關嘅指標。

廣告

當然,抗爭成功無期,而家討論點樣先係最好嘅民主制度只係空中樓閣。但筆者堅持要動筆寫呢個議題,係因為希望各同路人明白,「五大訴求」、「時代革命」,甚至「香港獨立」唔係單純嘅口號,而係需要實踐嘅理念。過往我哋嘅政黨被批評冇執政嘅準備,嚟到今日,倘若機會來臨嘅時候,我哋又係咪準備好呢?

反共、反獨裁、反中係香港人一生嘅志業,呢個係我哋嘅命運。抗爭啱啱過咗半年,但可以預期嘅係,同極權搏鬥嘅日子喺可見嘅將來唔會有盡頭。抗爭日久,大家當然會攰,攰就自然要休息。不過,需知道,贏咗之後要做嘅事、要犧牲嘅嘢唔會比而家少。我哋唔單止將呢場運動「當做」日常,更加係要抗爭「變成」日常。前者講緊嘅係大家依然相信會有回復平靜,歌舞昇平嘅一日;後者就摒棄咗無謂嘅妄想,認清抗中解殖嘅困難。

我哋要準備好經歷失望、打壓、煎熬,同埋無盡嘅掙扎。當然,大家會繼續返工、生兒育女、去旅行、實現自己嘅夢想;冇問題㗎、冇人會怪你,因為我哋每個都係獨立嘅個體,都擁有自己嘅生命。但我哋同時係共同體嘅一份子:個人嘅目標同社會從來都唔能夠切割。貼地啲講:返工嘅時候係咪可以運用自己嘅專業、緊守崗位,守護社會嘅正義?湊小朋友係咪應該教佢哋民主自由嘅價值,革命先賢嘅偉大志向?遊歷世界嗰時,係咪可以向友邦宣傳一下香港,花唇舌說服佢哋支持我哋?抗爭唔單止係為咗表達對警暴、高官、經濟嘅不滿,而係推動政治制度變革、脫離中共暴政嘅方法。街頭、議會、國際、網上、日常,我哋都要寸土必爭,先至會迎來勝利——縱使可能係一個被不斷挑戰、需要夙夜匪懈捍衛嘅慘勝。

希臘神話入面,西西弗斯要不斷推一塊巨石上山,當去到山頂塊巨石又會碌返落山腳,周而復始,無窮無盡。香港人要爭取民主,情況同樣坎坷:每當好似見到成效,又只會見識到史無前例咁強嘅打壓。MLA 話西西弗斯學識咗「藐視自己嘅命運」,準確啲講,佢係認清咗自己命運嘅坎坷、存在嘅虛無、世間嘅荒謬。唯有咁樣,推石頭嘅呢個志業先至可以維持落去。對於香港人而言,真正嚴肅嘅哲學問題係:「你肯唔肯以畢生作為代價,帶領香港抗中解殖?」

開埠一百八十九年一月五日

(本文原刊於「國是學會」facebook 專頁,作者為國是學會成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