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快樂的中秋

2019/9/14 — 10:0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相信香港沒有什麼人會在這個中秋感到快樂。黃絲得不到他們的五項訴求;藍絲認為林鄭政權心腸太軟,沒有立緊急法,鎮壓不力。生意人大概考慮如何將其生意摺埋、工人擔心失業、校長憂心如何處理學生組織人鏈、勇武知道大禍臨頭,因為中學生動員和各區大合唱活動代表著和理非正擺脫其騎劫。

無一例外,所有人都互傳「中秋快樂」圖照,由此可見,香港人喜歡中國傳統,永遠昰中國人。

中學生廣泛地參與這場運動是好事。因為政府高官有機會到學校與他們辯論,了解青年人的想法。可是,警察追趕穿校服的學生,令他們仆倒受傷,警察的行為愚蠢和過份。

廣告

黃絲朋友在看到中秋動員的強大民意,和特朗普仍然撐這場運動,可能受到鼓舞。筆者認同這種想法,可是運動還是危機四伏。

首先,運動主體不加思索地接受以全副武裝的示威者形象,作為反送中運動的圖騰,意味著勇武抗爭被接受成為今次運動的最高境界,但反抗行動越趨近武力,則不單不利於爭取外國政府的支持,還令中學生參與者處於一種危險的境地。

廣告

第二,人鏈和大合唱容易被藍絲近距離襲擊及高空擲物所傷,這是可以致命的,不可不防,人群聚集時各人需要留意周遭環境,君子不立危墻之下。

第三,群眾運動已發展到不能以警察制約,當權者可能想製造陰謀,血洗香港。

第四,香港成為中美角力的棋子,始終有個問題,一旦角力完結,香港命運可能急劇轉變。

香港往何處去

返送中運動已轉化為反警察運動,警察暴力是因為存在反送中而出現,因而,它是二次效應。所謂五項訴求的大部份也是二次效應。要求特首問責辭職,似乎是眾望所歸。但勇武要求時代革命,留下這隻跛腳鵝,不是更容易推翻這政權嗎?

筆者在運動之始, 6 月 12 日寫下《堅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及隨後在 6 月 30 日寫下《運動需要切割》。筆者仍然相信這是運動的主要考慮。

「核爆都不切割」已迷惑了不少港人。但觀乎近期黃絲將縱火、汽油彈、暴力破壞公共設施,甚至將在當初被捧為運動英雌的向上射弓的女孩子說是警員假扮,說明大家都知道這些行為不當。

現在網傳什麼帶什麼標記的是假扮示威者,這些說法十分可笑。因為,任何人都可以帶某些標記嫁禍對方。筆者認為追踪 831 太子站有否死人沒有意思,因為它永遠找不到真相。

假若警察可以毀屍滅跡,香港可能已走到當年南美、西班牙等極右政權的地步,大批反政府人士被私人武裝仇殺,但看來,現在不是。

有種說法認為,就算不同意勇武,最多行開,也不應指責青年人,因為青年人很聰明,他們有自己的方法解決。

這是勇武的另一種迷惑,他們要全體示威者承受其破壞的後果。

第一,不是所有的青年示威者都崇尚衝擊。第二,運動當然要由街頭參與者找出方法,但這不等於其他巿民不能發表意見。第三,不公開聲明自己在政治上不認同的行為是放棄自己的公民權利。況且,一些行為已超越文明的底線,不將其切割,運動永遠找不到自己的真正訴求,從而達致一個合理的社會。

2019 年 9 月 13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