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懷憂喪志ㅤ繼續向前走

2020/5/22 — 21:31

想像一對同意一夫一妻不可越軌而結婚的伴侶,其中一方婚後接連出軌,死不改悔,一步一步踐踏伴侶底線;伴侶提出離婚,卻面對家暴的威脅,向外求救,反被指斥是「圖謀出軌」。

無論這對伴侶最終結果如何,都不能用相對主義的套路去指斥雙方都有責任。難道你可以說因為雙方關係出現問題,另一方就有權出軌,破壞早前一夫一妻不可越軌的承諾?

我明白上述例子可能會開罪部份對婚姻制度本身存批判的朋友,但這個黃子華「家嫂與奶奶」式的例子,皆是香港和中國的寫照。當然,中國從未迎娶香港,充其量只是納妾 — 從來不存在平等戀愛,只是中英之命、媒妁之言,香港就成為了滿足中國慾望的妾侍。

廣告

我也明白這個說法好像貶抑了當年爭取一國兩制、策略上為香港保存「最大利益」的前輩,但事實是他們當年也沒有其他可能的選擇。而「香港只是由英宗主國易手到中宗主國」的論述,無論用比較殖民統治角度,抑或比較中國歷中央管治邊陲角度來看,也是確切的評價。

我們可以如何面對這局面?

廣告

我們沒有懷憂喪志的本錢。目前的形勢,其實是賺了。難道去年擋不住送中惡法,中共就不會立廿三條?反過來,沒有反送中,沒有國際連結、黃色經濟圈和新工會運動,香港人會空前團結,迫得政權狗急跳牆來和香港人「攬炒」?今日的局面,其實正反映香港人反送中的成果。

我們不要有回到過去的幻想。中間派如今出來要「力挽狂瀾」,最終只會叫人接受現實,在妥協投降之後,才去討論「社會正義」。我們也不要幻想可以回到過去爭取民主能夠安逸上街表態。老毛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看看南韓、東歐、台灣、南美,民主以前,只會是極其殘酷的專政。但我們也回不了過去純粹的專制統治,經濟全球化和全球公民社會的發展,難以回到過去「關門打仔」的模式,即使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在核武、金融、數據之戰下,勝敗可能只是一瞬間的事。

我們也不要過度反應。敵人張牙舞爪,你急於反撲,其實正中對手下懷。處之泰然,如常生活,做好期望管理 — 內地的維權人士和地下教會也會奮力抵抗,我們又何足懼?

上街有用嗎?去年 6 月 16 日,二百萬人上街,不是認為遊行可以推倒惡法,而是為了志氣不可減、手足不可棄、死者不可忘。反修例運動終需是香港民主運動的一部分。過去為信念、為恐共而爭取民主;今日為已犧牲性命和自由的手足重奪平等的尊嚴。對我們每一個人來說,爭取民主,抵抗暴政的「含金量」重多了。

對,我們仍要為糊口和個人志向而生活。但學習生活,就是學習在鉅變之中,仍然不改初衷和堅守陣地,同時愛護身邊人。

我們只有「攬住彼此」、抱緊自由的信念,才有可能「炒」起為奴的思想和吃人的制度。

時代革命。在這世界大變時代,我們無論身處香港或海外,都要自我革命,日新又新,放棄舊有的死命,準備和香港浴火重生。

深呼吸一下、兩下、三下,就繼續走下去。

匆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