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是一個社工的問題

2020/6/18 — 10:14

劉家棟不是唯一被起訴的社工,卻是首位被判罪成。

劉家棟不是唯一被起訴的社工,卻是首位被判罪成。

《大人可是局中人?》
嚴刑濫告漸平常,官橫法惡政披猖。
兩制變形兼走樣,天仙騙局夢一場。

今日(6 月 17 日),年輕社工劉家棟被法庭判處一年刑期。得知這個消息,又難過又憤怒。跟那位年輕社工其實並不認識,但他被捕之後,在一個活動中曾經碰過面。只覺得,他在某方面,就如過去一年千千萬萬年輕人一樣,甚至是跟數百萬香港人一樣,對香港未來有期望,有擔當,可能也希望提出自己的訴求和願望,也願意盡自己的責任。

從新聞報道中,及從他被捕之後的一些專訪及發言片段中,也可以知道他同時因為有一個專業社工的身份,所以也抱持着專業社工的價值與服務精神。他走到示威的活動的場合,希望舒緩現場的對立氣氛。在警暴橫行的亂象下,要保障示威者,特別是年輕人的權益,看不出有什麼理由可以從專業角度上譴責或否定,更加應該表揚。西方專業社工的發展過程中,社會運動、社會行動、爭取基層權益、為弱勢申訴、代表被欺凌及被侮辱的、被歧視被邊緣化的爭取應有權益,一直都是社工專業的其中一條主要戰線。

廣告

他沒有武器,沒有衝擊,只是站在警察面前講一些緩和氣氛的說話,避免年輕人及示威者受到傷害,手裏拿着社工註冊局發的證,當警察拿着武器在電光火石間向着示威者衝過去的時候,他站在中間,或者是移過去兩者中間,就算做法不一定完全法律上恰當,也不能如此輕率地被否定。

一年下來,如此標準不一,輕重倒置的判決,試過幾多宗了?支持政府陣營的暴徒,以雙拳、或者糾黨,甚至以攻擊性武器傷人,過去有不少案例都只是緩刑,很多也只是幾個月,但對於這位社工的行為竟然判一年?我自問對法庭及法官仍然保留着極大的克制,批評法院的判決真的是絕無僅有,而且也是只是近期才會回此!但真的不能不承認,近期有些法官的言論及判刑標準,真的令人太失望,這些法官還是否值得得到香港人的信任與尊敬?對此我真的越來越懷疑。

廣告

很多年前已經有政界前輩說,共產黨在香港的不同範疇已經安插了很多釘。我對中共的歷史略有涉獵,夠膽說略知皮毛,因此對這個說法絕不懷疑!在香港主權移交大局底定之後,中共必定會加倍力度在香港各個界別,包括專業範疇,特別是法政系統,安插自己的人馬。這種策略就算是在解放戰爭之前已經是如此。當國民黨領導着國家抗日的時候,中共卻用了不少心思去作出類似的部署。今日(6 月 17 日)出現那一位如此不堪的所謂律政司長;問責高官中竟然有那種水平的人;負責政制的新貴,其態度與言論就與六七暴動時那些土共完全沒有分別,這些其實都不特別令人感到意外。我不知道有沒有法官是共產黨,但如果有人說有,就算我不敢肯定是真是假,我也覺得沒有理由去質疑!

可以想像,當那些共產黨安插的人逐步進占高位,如果北京當局及特區政府不堅持港人治港一國兩制的原意及底線,這些人肯定是會一朝得道便個個都自視為升天的雞犬。一旦這一種心態變成公共行政及公共事務上的風氣,再講什麼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都是廢話!

近期那些土共左仔,個個都好像是要吐氣揚眉,一洗幾十年的烏氣,什麼低能說話都講盡,講到過晒火,也講到露晒底,他們有些說法就算放在今天的中國大陸,都會有問題。唔揪得竟然以「美帝科學」這個概念來批評袁國勇教授,如果在大陸講,都會被不少人視為文革復辟得過了頭。他竟然夠膽在香港講,作為特首的林鄭月娥對於她的抗疫顧問團的主要人物袁國勇教授被這樣無恥無聊的惡意攻擊,也竟然一言不發。香港的情況有幾惡劣可想而知!

就算今天被判刑的社工不是社工,作為一個普通市民走上現場質疑警察的惡劣行為,其實已經是司空見慣,對於那些行為如此惡劣的警察,不質疑他們才是不正常。類似的畫面其實過去幾個月經常出現,警察針對陣地社工其他在現場的社工,就如同針對部份傳媒的記者一樣,都是不想這些具有專業身份的人揭穿他們的胡作非為!

面對廣泛而明顯的警暴及濫用權力,政府濫用檢控權,法庭可能有其局限,不能主動去針對警察及對政府做些甚麼。但面對被提上法庭的被告人,有不少都有嚴重的身體受傷,法庭竟然置之不理,竟然一言不發,甚至說「我知嚟做乜」,這不是大有問題嗎?法庭作為公義女神的代表,怎麼可以對如此偏頗的、破壞法治的政權作風置若罔聞?

我希望大家都留意這件事,也希望相關的團體盡量給予這位年輕社工幫助,協助他上訴,要推翻這個如此不合理的判決!

這已經不是一個社工的問題,而是所有社工的問題!這也不只是社會工作者的問題,也涉及所有其他有份去監察這個政府、監察警察的其他專業人士,例如記者,例如要向學子解說當下香港這一個荒謬社會現象的老師,其實都應該對這次的判決有兔死狐悲之痛。

過去幾個月,我知道有很多年紀已經不輕的人士也走上街頭,也是因為痛心年輕人被警察的暴力針對,要走出來監察警察。六四那個晚上,我也親眼見過在維園外圍,當有年輕示威者派傳單時被警察針對,一大群銀髮族便圍着警察來理論!政府拘控了社工,警察又暴力打壓了記者,難保下一步便會對所有不支持警察,對政府及黑警有意見的市民,都採取針對性的手段!這樣的判刑也肯定會鼓勵黑警進一步濫捕濫告,而且針對對象也會更刻意的指向社工及記者。

他們現在已經不止是濫用權力及武器的問題,甚至是在無中生有,自我賦予一些不應該有的權力,甚至是製造一些子虛烏有的法律作為自己的胡作非為的依據。偏偏這個時候,有法官似乎在自我矮化,主動對權勢作出配合。香港繼續循着這一條淪落的道路走下去,便沒有人是安全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