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是仇警,是痛心警權約束機制的崩壞!

2019/6/21 — 9:54

據香港警方消息,四警察工會發聲明強烈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在 6.12 的執法問題。不是吧?林鄭話警方執法是「理所當然、天公地義」,不應被抹黑。獨立調查,正好洗白,何樂不為?

其實,如果我是前線警員,我也心淡:特首說暴動是根據警務處同事(即處長)的判斷、結果警務處長把原先說的騷亂改口說成是暴動;當處長被追問暴動定性何來時、答非所問,最後卸膊說靠前線指揮官判別;然後當日三個前線指揮官被擺上檯,難道要他們也卸膊、把責任推給速龍小隊隊目?

卸膊是問題之一,更大的問題,是警權約束機制的崩壞!

廣告

6.12 究竟是内定了要以鐵腕手段清場、配備好鎮壓暴動的力量、就等一個現場衝突的契機,把「暴動」的罪名強加在示威人群身上、然後「順理成章」地強力清場、從而導致武力失控?還是如李家超所説,警方已別無選擇?

我不仇警,從來不曾仇恨過香港警隊,但我對今日警隊喪失中立性、警權被政權挾持為惡,深感痛心!

廣告

二十多年前我來到香港,人生地不熟。甫到埗,就遭到騷擾、跟蹤甚至恐嚇。是警方立即採取了行動,制止了事態惡化;十多年前,因意外暫時喪失自理能力,突遭變故時,是正準備交更的督察在我倒下時撐住了我、安撫了兩個年幼的孩子、並自願加班處理我的 case,迄今我也不知道他的姓名,但雪中送炭的溫暖,我永遠記得;哪怕是在佔中期間、暗角事件之後、警民關係如此緊張的情況下,我也不曾喪失對整個警隊的信心。除了少數失控的警員,大部分前線人員仍然剋制、專業。銅鑼灣電車路受阻時,我親眼看到一位即將下班的警員自願送一位九十幾歲的老人回家;旺角衝突時被粗口問候、推來搡去仍然隱忍,金鐘清場時盡量抬走示威者而不是用布袋彈問候的「克制」;樁樁件件,市民看得見。

但今次不同!我無論如何不相信,不配戴警員號碼、不經警示就開槍、低殺傷性武器但是往要害部位打(射頭)、幾個甚至十幾個警員對路人不分青紅皂白的圍毆、對粗口閙人的市民拔槍就射、把已經抬上救護車準備送院的傷者拖下車拘捕、催淚彈往沒有衝擊的人群中、急救站、地鐵口、甚至已經沒有人的路上掟,等等,會是專業的香港警隊做得出來的事情。這更像大陸臭名昭著的城管執法。

是什麼導致如此的失控?警隊自己難道不想有個說法?!

我從來不會在深夜加班回家時,感到害怕,因為看到在街上巡邏的警員會感到安心。但 6.12 從中信橋上帶記者撤離、穿過防暴警察隊列(現在看,大約是速龍小隊)時,我第一次覺得背脊發寒,不知道身後這些迫不及待、紅了眼的捕獵者,會不會突然撲出來,把我們撕成碎片?!

這是信任危機、是信心危機。我相信真正仇警的市民不多,但對香港日益崩壞的警權約束機制痛心疾首的人,很多!徹查 6.12 警方是否濫權、制裁真正的幕後黑手,才能重建市民對警隊的信心、修復信任。

法治是香港最後的防線,而警隊必然站在法治的前線。衷心希望警隊恪守專業和中立,讓香港仍然是我們安居樂業的家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