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

盧斯達

本土主義者

2019/1/11 - 16:03

不是關鍵一席,也不是關鍵少數

楊岳橋

楊岳橋

那時李卓人補選,還打出「關鍵一席」,是一個到現在都解不明白的謎。因為這是一個絕對跳票的空頭支票,說出來只是等給人 fact check 揭發。他們不是很喜歡 fact check 的嗎?

泛民在《2018 撥款草案》也是一樣隊型不齊。只有 11 個議員反對;8 人投棄權票,包括民主黨所有議員;5 個沒有投票,原來有三個「泛民」,包括張超雄、楊岳橋和邵家臻。當然每個人每個黨都各有代表的利益立場,沒人說一定要反對。他們當然會說拋出政策細節,做宗教和邏輯辯論,用又臭又長的字牆來耍走市民。但事實往往很簡單,只有接受不接受的分別。既然沒有一致反對,「泛民」又是甚麼呢?以「泛民」作為選舉牌頭的意義又是甚麼?既然沒有綑在一起投票,那又有誰人真的是關鍵一席?

答案就是本沒有關鍵一席。每一次補選,他們都說「泛民」要拿回「否決權」,但議會沒有一致行動,就沒有否決權。每一次補選,大家都漫天撒花,販賣「泛民」拿到幾多席就可以用人數「制衡建制派」的幻夢。李卓人選的時候,他們也這樣說,是後來也許連自己都覺得無說服力,謊言才沒有繼續撒下去。投支持票的莫乃光,平時也是「泛民」之一,「泛民」原來是可以支持議案的,那「泛民」的意義是甚麼?當然民主黨也又想請林鄭月娥去黨慶,「泛民」一天到晚被中方傳媒說是「反對黨」,不知從何反起。整個派別,因為不是一個,就算超過35個,都不會是關鍵少數,但裝作自己是。是他們自己用表現打破了這個 myth。

廣告

事實上就是「泛民」是很多個利益立場的黨,只是選舉的時候才表面團結,拋出一些不符他們真實本質的定義帽,將不可能共同行動的人串在一起,製造一個自由派、市民仍然跟北京「兩分天下」的假象,就算沒有 DQ,那也不是,何況現在。無咁大個頭,唔應該戴咁大頂帽。回到現實,他們又是各自行動,結果只會是一次又一次自己打倒自己,因為「不能共同行動」正是「泛民」那個「泛」字的本質。

林鄭月娥也許得到了習近平加持,意氣風發,將政務官的小心眼發揮到極限。綜援申領資格由 60 歲提升到 65 歲的「技術修訂」在這個節骨眼提出來,客觀效果不只是涼薄不涼議、或者會動搖議案通過(因為建制派會一致支持,只是口裡說不),而是實然篤爆了特區議員連通過財政預算的權力,也是虛無。

預算案不通過,政府是不會停擺,公共服務也不會終斷 (這是陳克勤那班人說的謊,正如泛民有自己的謊),因為不談特首解散立法會,特首就有權照上個年度的方案,申請緊急撥款,對一切都沒有影響。

議員對行政方的預算修訂,只能是要求減少「子目」的開支,似乎可以克制政府亂花錢,但過不了功能組別的高牆;如政府要減開支,在議長的護航下,是不可能通過修訂阻止減 budget,只能整份預算案全盤反對。反對又怕被解散議會重選。於是又回到被功能組別和建制派屈機的死循環。也就是說「議員起碼有財政審訂權」似乎都是誇大。
根據立法會文件「立法會小百科8號」,關於「財政程序」的機制是這樣說的:

// 全體委員會審議撥款法案時,任何議員均可動議藉削減開支總目內子目的款額以削減該總目所獲分配款額的修正案。如全體委員會主席認為某項修正案會令任何開支總目所獲分配款額增加,則該修正案只可由獲委派官員動議。全體委員會就撥款法案作出報告後,採納全體委員會就該法案作出的報告的議案隨即動議。如議案獲通過,立法會即當作已命令將撥款法案進行三讀。如三讀議案獲通過,撥款法案即告通過。//

原來唯一解是拉布,令事情無限拖長,以前社民連三子試過,那次拉倒了三司幾多局。但之後議事規則也修改了,連這招也沒了,這又是核心泛民有份支持的。

楊岳橋自己提出議案,然後自己不出席,以致流會,只是將泛民「自稱所有人都是關鍵一席,但每次關鍵時候都有人失蹤」的絕活,發揮到爐火純青。但其實本質上大家都是如此,只是其他人的性格和標誌性沒那麼高。那麼多人質疑和否定「民主派」的存在價值,議會路線在今天,亦自有公論,例子總是由那些廟堂諸公自己提供。

2016 年新東補選楊岳橋就是代表議會路線,代表這件事「有險可守」的代表,由其廢毀這條路線當然很有象徵性。也就是說,他們連返工都不視為必要,而且選民亦不認為很重要。當然楊岳橋道歉又如何,他「負責」也不會如何,之後他會繼續選,繼續有貌似自由派選民支持。在比例代表制卵翼下,他們會是這個已經報廢的系統的當然會員。這些事代表甚麼?沒代表甚麼,只是說明一直以來,所有批評不是無的放矢。

雖然這些議員的粉絲聽到批評,又會說你們這樣想這樣說,共產黨會最開心。但有這些人積極合作派在裡面,他們的作用,那故作好像民主的議會,本質就如此。有這些不礙大事,但又騙著一批外面的頭腦簡單的自由派,中方也一定有另一種開心。但也許選民也根本是想他們做好一個花瓶,要是真的搞出了事,選民反而就生氣了。別的東西裝作和自以為是民主派,別的東西扮作和自以為是民主派選民。這就是香港夢幻般的「政治生態」。

(原刊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