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仇恨你的敵人,這會影響你的判斷

2019/8/16 — 12:51

特首林鄭月娥(立場新聞圖片)

特首林鄭月娥(立場新聞圖片)

【文:草根】

林鄭月娥於送中條例胎死腹中一役,所犯的錯誤是誤判,是由於資訊不足:她沒有預料到會有二百萬人會上街反對她。

但她的政府連同警隊,當然還有幕後中聯辦,其實整體上對香港人相當了解:

廣告

利字當頭、政治冷感、享樂至上、懦弱膽怯、邏輯混亂、感情用事、對歷史無知、善忘、奴性重、和諧至上等。

林鄭的記者招待會、演說、媒體全部都是經過精心策劃,對準以上弱點去爭取這些人的支持。

廣告

所以,當我們認為她們不斷在講廢話,聽得生厭,因為她們的目標並不是我們,是她們的支持者:對商人她們會講經濟下滑;對大媽大叔他們會強調暴力;對鄉下佬會挑起他們的尊嚴和感情... 是林鄭的邏輯有問題? No. 是因為她知道她的支持者的邏輯有問題。

我想帶出一個 point:中共香港政府係非常了解點樣利用呢班蠢人,但我地唔識。

我唔係和理非嘅 fan,因為終極來講,歷史話俾我知,呢個世界係講邊個有 power 就邊個贏,美國嘅「民主自由」係由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核武器庫所保護的。

和理非的擁躉,你可以去閱讀一下和理非非不合作運動的獻身者 ─ 甘地的 biography , 我在這裡從網上轉載一些關於他的言論,你就會明白為甚麼我不會是和理非的信徒:

「甘地在 1938 年 11 月 20 日曾經發表過一篇名叫《The Jews》的演說,其中一段是:「即使希特拉那經過計算的暴力(calculated violence)可能成為對猶太人的大屠殺,但如果猶太人可以在思想上做好自願受苦的準備(prepared for voluntary suffering),那麼即使是我所想像的大屠殺(massacre)也可以變成感恩和快樂的日子(a day of thanksgiving and joy)(wtf) ,即使在暴君的手中,耶和華也已經拯救了種族。」 當時猶太藉的美國記者 Louis Fischer曾詢問甘地:「You mean that the Jews should have committed collective suicide?(你的意思是猶太人應該集體自殺嗎?)」甘地的回覆是「Yes, that would have been heroism(英雄主義).」 

而在 1938 年 12 月 24 日,甘地亦發表過對「日本侵華」的看法:

「假如中國人有我這樣的非暴力信念,就不需要使用和日本人一樣的最新武器。中國人可以告訴日本,『帶著你們的武器來吧,我們會把我們一半的人口給你,可是我們剩下的兩億人是不會屈服於你的。』假如中國人真的這樣做了的話,日本就會變成中國的奴隸。」 (wtf2)

甘地就曾在邱吉爾呼籲英國人勇敢抵抗的時候,發表了一篇名叫 < To Every Briton> 的演講,呼籲英國人放下武器,因為這「無助於救助你或人類(being useless for saving you or humanity)」,反而應該「邀請希特拉或墨索里尼來拿他們所要的 ( invite Herr Hitler and Signor Mussolini to take what they want of the countries you call your possessions)」。 他還表示,「如果那些紳士(gentlemen)選擇佔領你的家,你就應該把住處空出來(vacate)。如果他們不給你自由離開,你應該允許你自己、男人、女人、小孩被屠殺,但你會拒絕效忠於他們」(If they do not give you free passage out, you will allow yourselves, man, woman, and child, to be slaughtered, but you will refuse to owe allegiance to them.”)(wtff)

甘地「完全反對暴力」的立場,在 1930 年代起就和尼赫魯領導的國大黨產生了嚴重的衝突,以至於逐漸脫離了印度獨立運動的實際領導層。這也是為什麼在後期的印度獨立運動中,會漸漸由甘地的「非暴力抗爭」演化成為非武裝及武裝流血衝突。

最終英國在內外夾擊、加上保守黨領袖邱吉爾在 1945 年被工黨取代的情況下,主動提出印度獨立方案,才有了所謂的「印度和平獨立」。 由此可見,「印度成功獨立」不單單是由於甘地消極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非暴力抗爭」手段,而是複雜的政治角力及印度本土的流血衝突促成的結果。」

甘地on膠到極點。對吧。

有時和理非,甚至要求到非非,就係咁?膠。

「這樣,和理非是否無用呢?」這個問題和「和理非是否現代社會抗爭的唯一出路呢?」一樣幼稚和不現實。

事實上,勇武派的出現就是年輕人斬斷中國人「膽怯」、「和諧至上」等枷鎖後對社會的吶喊和反抗。

還在建議你用 internet explorer 的香港特區政府對於這個急速異變顯得手足無措,面對勇武派如潮水一般的沖擊,她們僵化的應變和離地的策略令她們失去非常多原本是中間派、政治冷感的民心。 

所以勇武的衝擊行為能夠透過顯露警隊的不專業、警黑勾結、濫權濫捕等使這場運動得到更多市民的支持,從而向政府施壓回應政治訴求。

但同和理非一樣,勇武也有其限制。

用經濟理論就是:勇武正走進他的 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s。這是任何活動不斷用同一 input 去獲得同樣 output 的必然結果,這就是邊際遞減定律的含意。

用layman比較易明的形容就係勇武的性價比正在下降。要去獲得同樣的效果,就必須比之前的付出提升幾倍,這就意味著被補、傷亡會更多,而且由於勇者數量少了,力量會再被削弱,損失會以幾何級數上升。

而這正正是林鄭月娥政府現在的算盤,這亦解釋了為何多了市民對 5/8 的罷工行動反感,811 的被捕和受傷也很嚴重。

示威者在 learn,林鄭月娥政府也在 learn,從她在記招打經濟牌就知道了。她們知道並在等待反對派的技窮,而且,對於勇武,其實她們知道,對於一個專權政府來講,她們基本上是有必贏的勝算,原因很簡單:她們有槍,我們只有遮。實力太懸殊了,長期鬥武力,我們只會趨向失敗。她們不一開始就用槍是因為每用一次就會失一些民心、多一點國際社會壓力。

我們作為反對派,太容易因為自己的「對」而不去思考對手的「錯」。我們為甚麼要去思考錯的邏輯?

"Keep your friends close and your enemies closer. "

因為這樣我們才能分析她們的弱點,再就著她們的弱點去攻打。

她們現在最希望的就是捉清最前線嘅勇者去盡快平息這場運動;前線示威者就應該以不被捕、點到即止、安全回家為目標,絕對不宜磨爛蓆,休息後再作長線抗爭。

她們既然不斷抹黑我們提倡港獨,有外國勢力介入,我們就表明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一國兩制的擁護和愛戴(我知很嘔心),唔好再舉英美旗,將不要革命口號,令佢地無抹黑藉口,迫使焦點集中番喺已經失焦嘅撤回逃犯條例和其他訴求。

中共其實很害怕香港的抗爭會影響他們在大陸的管治,我們更加不應該和大陸人切割,我知道有人在旅遊區派發簡體字的反送中宣傳,這是對的。我們可以想多啲辦法讓有邏輯的大陸人民去多點了解香港發生甚麼事,用微訊廣播不要用文字,要用圖片。套用他們偉大的毛主席的理論「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她們打經濟牌,我們都要打。首先我不贊成罷工罷課等策略。罷工和絕食都是對減弱了自己實力的自殘方法。我們是要做有經濟實力嘅反對派,還是做頻臨破產的虛弱反對派呢?

動蕩帶來旅遊警示,的確令香港的零售和餐飲有很嚴重的影響,大企業老闆不愁衣食,但你叫那些中小企怎麼捱呢?不是不去罷,要了解自己的籌碼,要睇時機,睇民意才可以持續抗爭。

她們想不斷用錯誤的邏輯去拉攏兩低一高(學歷低、薪金低、年紀高)的支持者,我們也可以去做。呢班人有個重要特質,就是感情行先,佢要理論,你應該避免,要同佢講關係:「唔好俾政治離間到我地嘅兄弟情」、「我不嬲好尊敬你,我覺得你好有道理」,「無論點我都會咁錫你,共產黨呃到你 2046,我會照顧你地一到一生一世」,有咗關係後,你可以慢慢灌輸佢:「其實你都唔係好支持政府架啦」、「你一定都對警黑勾結鄙視」等。

呢班人思考中心唔係是非,係關係,我非常清楚他們如何運作,因為我和他們相處了三十幾年。想像一下二百萬人每人感染身邊一兩個建制派,這會為日後更大規模抗爭提供很重要的支持。

得民心者得天下,這是老土但卻是金科玉律。

不是不應再勇武,再鋒利的劍也需要有劍套,勇武也要睇時機,這不正正是 be water 的理念嗎?

我做個簡單比喻:

一間餐廳,客如輪轉,應接不暇。老闆最應該做的就是增聘樓面,以防服務質素下降。

但生意太好了,員工又再應接不暇,但舖面面積所限,容不下人了,你再請多點樓面回來又什麼用?

如果資金不足也可以考慮其他招數,例如提供下午茶優惠時段、宵夜時段去分流客人等。

到資金充足,這時候就應該另覓新舖擴充發展,這時候再招聘人手就是正確的方向了。

雖然這場運動感覺上過了很久但實際上只是過了兩個多月,大家應該預備好長期抗爭,忽然和平,忽然勇武;你軟時我來硬,你行硬時我來軟,這樣才能夠令自己和整場運動更有韌性。

香港,加油。

要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