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十歲兒子「袋住先」

2019/10/6 — 19:28

【文:古勒馬】

早在七月時,就讀小學二年級的女兒曾經跟我說,她對示威的新聞已經感到非常厭倦。當時,她的心情嘗算平靜,只不過是希望父親能夠花多一點時間陪伴她。女兒一向是父親的「死穴」,既然女兒出聲,而且要求合情合理,我就勉為其難 (其實係「吐飯應」)盡量多陪她一點吧。

六月至今,事態發展完全沒有緩和的跡象,政權和警察所作出的種種惡行,咄咄逼人,令人透不過氣來。林鄭市長在10月4日借「緊急法」,決定在10月5日凌晨開始,實行「禁蒙面法」。政府下午開記者招待會解釋他們的「理據」,但是記者會還未開完,多區已經出現人潮,出現快閃抗議倒路。「惡法1.0」還未正式撤回,政府急不及待,推出「惡法2.0」,一如作者所寫的 ”The bill is dead, long live the bill” 一樣。香港的抗爭,再一次被推進入一個更嚴峻的階段。

廣告

正當成年人對當下的局勢感到困擾,擔心前線示威者受到暴警的傷害,更擔心勇武過分「暴力發洩」的行為會失去民心,我卻忽略了我最痛愛的子女。

10月4日,「投訴」我的,是比女兒年長兩年的兒子。雖然他比女兒只是年長兩年,但和他年紀相若的小孩中,他總算懂事。當晚,因為「禁蒙面法」事態發展迅速,駕車時,剛好是新聞簡報的時間,我的太太就吩咐小朋友安靜,讓大人可以聽最新的發展。數分鐘的新聞簡報,全是有關各區的示威衝突。心情沉重下,剩下的車程,也沒有太多講話。

廣告

回到家後,兒子顯然悶悶不樂,我便向他問過究竟。他的心情顯然沒有女兒的平靜,神情更帶一點怨恨和憤怒。他一邊哭著,一邊跟我說,示威的新聞令他煩得要死。無論在學校上課時,又或是小息時和朋友相聚,離開學校後聽到大人的對談,他的補習老師,家人,他心目中的「所有人」只會談有關示威的大小事。他感到非常的厭倦,更跟我說,希望能夠盡快出國讀書,離開這個煩擾之地。他更揚言,希望和香港「割蓆」,離開香港後,不再做香港人。

我聽到他的怨言後,實在感到一點內疚。一個天真無邪,活潑好奇的10歲小孩,真的不應該受到政治產生的社會問題,而感到煩憂。

還記得我和兒子相約年紀的時候,是中英談判的年代。但是再多討論,也只不過是一些假設和預測。當年香港人面對的,不少是猜測和希望。當年的我,只知道 97 將會為香港帶來巨大的變化,而我身邊的成年人,對此變化,非常憂心。可是對一個小朋友而言,十多年後才發生的事,似乎是遙不可及,當時實在不懂得「上心」。

現在的小孩,心智比三十年前的小孩成熟得多。而現時他們要面對的,是確確實實,正在發生的社會動盪,我竟然忽略了自己的兒子,又怎能不自責,不心痛?!我很想把他擁抱過來,告訴他 “ everything will be ok”。But, everything is not ok.

他就讀的學校曾經為「返送中」條例所引發的社會動盪作出過一些「多角度」的角色扮演討論,所以對所發生的一切總算略知一二。我承認我低估了示威對他造成的心理壓力和影響,更叮囑他如果有什麼不明白,不開心,在學校如果和觀點對立的同學爭執起來,回家一定要告知父母。我更許下諾言,會以無比的耐性和他去討論和分析,希望能夠從旁作出心理輔導。

我不知道我是對或錯,但是在這件事上,我決定把他當作一個成年人看待,儘量赤裸裸的解釋香港正處於一個前所未有的歷史性時刻。要一個10歲的小孩面對政治動盪,相信不少人會於心不忍。但是,如果不是以坦誠、坦白的態度和他傾談,而是為了保護他而呃呃氹氹,希望他「袋住先」。恐怕,說了謊話,不經不覺,便走上了極權常用,「大話疊大話」的不歸路

對不起,我寧願拿走兒子的一點童真,也不希望他活在謊話中。

相片為兒子未到兩個月大時拍攝(作者提供)

相片為兒子未到兩個月大時拍攝(作者提供)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