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悲觀,也不要盲目樂觀

2020/1/10 — 10:19

(政府新聞處圖片)

(政府新聞處圖片)

上篇文章貼出後,即有網友認為我太樂觀,有網友將文章拿給倪匡先生看,他也認為過於樂觀。話音剛落,中聯辦發佈駱惠寧會見林鄭的新聞稿,又提及「林鄭帶領港府恪盡職守,全力止暴制亂,穩控局面」。

又提「止暴制亂」,莫非老調重彈?但如老調動聽,又何必撤王志民?王志民配合林鄭,西環與中環走埋一齊,玩分化玩恫嚇,不是很拿手嗎?

駱這句話,有一點值得留意,他不是說他要來「止暴制亂」,是說林鄭「全力止暴制亂」,不是說日後要繼續「止暴制亂」,而是說之前林鄭帶領港府「止暴制亂」。他見傳媒,意外地和言悅色,李慧瓊們求見,他居然擺臉色,來了香港不見林鄭,卻先跑去深圳見地方官,這些都有點不尋常。他是拿了密旨來釜底抽薪,還是拿了上方寶劍來火上澆油,都不要那麼快下結論,不妨走著瞧。

廣告

筆者看法是,七個月來,用黑警暴打濫捕,已證明無效,黑警暴行的視頻全世界流行,每打一人,即有十個香港人拍案而起,抓十個勇武派,即有一百個深黃市民勇武起來。制造仇恨者,也制造仇恨你的人,以暴制亂,亂豈可止?

雖然中共一向嗜血,殺人不問情由,只問數字,但在香港這個國際都市,全世界眼光集中之地,殺人只是塑造自己的惡魔形象,做得太過,豈有面目見人?更不用提美國人金睛火眼睇實,他們手上有具殺傷力的非戰爭武器。中共會不會蠢到這個地步,還是再看看,不要急於下結論。

廣告

話說回頭,駱惠寧來香港,他又能有什麼「妙計安天下」?王志民留下一個爛攤子,這個攤子不是一般的爛,是爛到出汁。若採取更強硬的姿態,更暴力的手段,明知不可能把香港人壓下去,還要讓中共揹更多血債,但用懷柔的辦法﹑綏靖政策,又該怎樣讓步?要讓到什麼地步?現在無大台,你去找誰談判?沒有人和你談,讓步只是空對空導彈,空到最後,又延誤時機。

說到底,駱惠寧硬也硬不起來,軟也軟不下去,他不是軟硬天師,他只能病急亂投藥。

駱惠寧急匆匆來港,兩眼一抹黑,心裡空空,但他有個「有利」之處,就是之前王志民做得太爛了。香港局面已近乎無法收拾,如果駱有本事收拾好,那他就立了大功;他收拾得唔湯唔水,也算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他根本無法收拾,或甚至越掘窿越大,那也只是天亡我也,非戰之罪。

駱惠寧近日重彈大灣區﹑深港一體化的老調,看起來,他有點想轉移反送中運動的方向。你和他談五大訴求,他和你談大灣區,你和他談警暴,他和你談深港同城化,雞同鴨講,如何平息動亂,重開新局?如此招數深不可測,恕筆者淺陋,參不透其中奧妙。

如果駱惠寧以為用大灣區﹑深港同城化,就能搞掂香港人,那就證明他真的是不懂香港了。在香港人看來,大灣區﹑深港同城化只是又一種請君入甕的把戲,只想再一次把香港資金和人才「引」進內地。但香港人當年一腔熱忱幫助中共,數十年來被「引」進了多少資金和人才?我們當他血濃於水,他讓我們血濺街頭,這個教訓還不夠慘痛嗎?大灣區不如還是留給林鄭﹑鄧柄強﹑光頭警長們去消受吧。

駱惠寧是不是一心一意搞大灣區,那要走著瞧,他會不會縱容黑警提升暴力,也要走著瞧,他會不會制止黑警﹑平息眾怒,也不妨走著瞧。古語有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香港人先不要悲觀,但也不要盲目樂觀,該做什麼還是做什麼。已經堅持了七個月了,死傷枕籍,現在放棄,豈非前功盡棄?不管中共來硬的一手,來軟的一手,總之抗爭不息,隨時變通,不要悲觀,不要偏激,不要內閧,不要放棄,一直走下去,遲早總會看到駱惠寧的真面目。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