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死在歷史正確的一方

2020/2/7 — 14:59

11月17日,警方在紅磡理工大學拘捕至少16名急救員。(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11月17日,警方在紅磡理工大學拘捕至少16名急救員。(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醫生謝婉雯、鄭夏恩、男護劉永佳、醫院健康服務助理鄧香美、劉錦蓉、王庚娣,以及兩位私人執業醫生劉大鈞、張錫憲,這些名字在十七年後的今天重新再被香港人憶起思念,一場突如其來自北向南的瘟疫,他們無懼倉促上陣而逐一倒下來。從來,慘劇發生後唯一正面的意義,是逝者由生到死留下血淚的教訓,可以避免以後任何無謂犧牲。但當聽到醫護開始抽生死籤,自己友人當護士的妹妹已經準備遺書,第一刻是心痛,繼而卻是暴怒,醫管局高層和政府的顢頇陰險,令歷史一再重現,那就等同十七年前的逝者完全是白死。

我們不能要求香港醫護人員拿起手術刀鬧革命,罷工是唯一的選擇。敵人以「逃兵」和「違反專業精神」誣衊醫護,但網絡早有貼切的比喻反駁:煤氣師傅在維修前要求關上總掣,這才是專業的表現。若如梁卓偉醫生所說抗疫要科學,任何引喻皆失義必須實事求是,那全港病床數目,幾多間負壓病房,幾多個 N95 幾多件防護衣,等等數字並非國家機密,全都可以擺出來讓公眾評斷本港醫療系統的承受能力,只是不知醫管局是純粹的無能還是另有奸謀立心隱瞞,連確保醫護有足夠裝備這一項訴求都顧左言右。

當年謝婉雯醫生自願前往死線,在需要重複使用保護衣的情況下,在隔離病房第八日就受到傳染;如果尚有人昧於良心質問為何十七年前醫護可以緊守崗位不畏艱危,這就是答案:學過急救的人都知道,必須確認自己身處安全環境才能施救,自救方能救人,讓自己身陷險境,形同折損了一份救人的戰力同時增加一個需要救援的個案,這個道理連古人都明白 — 中國古代行軍,未有殲敵卻能保全軍而還的將領,是為有功,可以封侯。現在林鄭不單引清兵入關,還反綁醫護雙手送他們上陣,這根本是赤裸裸的謀殺。想到當日理大外黑警將醫護人員反綁雙手拘押在地,這已經是觸目驚心的戰爭罪行,想不到今日林鄭聯同醫管局還可以一再突破良知與邪惡的距離。

廣告

防疫是政府的責任,抗疫是醫護的職守,當中的主次不容混淆視聽。尚未計這一遭林鄭主動開關迎疫,香港的醫療體系早已百孔千瘡。且回溯去年今日的新聞,本港因為季節性流感,公立醫院的病床使用率超過 120%,任何人都知道一旦沙士重臨,爆煲是必然的結果。然而政府和醫管局束手無策,解決方法是找藝人拍片打氣。警號早已響起,新沙士真的一年後就出現,醫療系統的主事人失職衍責無人過問,更可恨的是還要醫生走出來說什麼美國流感死更多人不要誇大疫情,我可不相信這只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錯判了形勢。

前瑪麗醫院副行政總監李國維醫生,發表公開信要求醫護履行天職緊守崗位拒絕罷工,指 2003 年沙士疫情下香港人萬眾一心贏得漂亮一仗,醫護界的努力得到全港甚至全世界的讚賞,呼籲醫護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我不太明白謝婉雯醫生等下葬浩園的畫面是如何漂亮,當年離世的八位人死燈滅,永遠不會體會到港人和世人的欣賞。他們大概就是李醫生所講,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但當有過百名早產嬰兒父母都聯署聲明支持醫護這一次不為加薪、不謀福利、不求免除危險任務,只需要政府履行防疫基本責任的罷工,這興許正是 2003 年港人的萬眾一心,一同與醫護界同進同退,不要再有英雄烈士,不要有人再死在歷史正確的一方。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