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笑,你比毅進仔可憐

2019/12/31 — 13:54

【文:[email protected] Made This?】

笑話的本質都是悲劇。

我們會笑他們英文差,基本對答也做不到;我們會笑他們中文差,很簡單的字都可以唸錯;我們會笑他們學歷低,有些只有中學水平,還要是比較差的那一批。

廣告

他們連基本英文都說不到,但他可以用槍指著你的頭。一個成年人,連「梓」字、「菅」字也不會唸,但他可以逼你在他面前下跪。他們沒有絲毫的法律、政治、社會知識,他們沒有讀過理論,沒有試過自我拷問,沒有試過以數千字去證明自己的邏輯的合理性,卻可以玩弄讀書人於股掌間,甚至用腳狠狠地踩著你那裝滿理想、智慧的腦袋。

正正是因為無能,他們才有資格成為揹著步槍的人。這不是政府的滑稽的失誤,而是極權存心栽種,使他們變得無堅不摧的重要因素。有想法的,想要令社會變得更好的人,不會甘於成為政制的一顆螺絲。香港的紀律部隊,最重要是服從命令。何許人會願意進入一個已明言只需盲目地執行命令的世界?沒讀過什麼書,沒有專業知識,在社會要闖蕩多久才能擁有替政府打工的起薪點?一個可能從小到大也沒什麼長處的人,卻可以透過出售自己的自由去換取高收入。他被配上槍械的一刻,甚至擁有了掌控別人生死的權利。

廣告

說到底,如果持械的權力與智慧和人文素質不成正比,持械的人只以法律和指令作據——他們自己沒能理解箇中存在意義的那些律法,又甚至是以「電光火石間」自己一剎的衝動作決定,他們都不會作出脫離極權思考框架的選擇。因為無論是指令抑或是他們本身的意識和情緒,都已被調教成必須打擊一切與法制,亦即他們自己身處的一方,相悖的事情。他們認為被灌注的思想必然是真相,就是沒有能力去退後再審視為何自己會被灌注那些思想。如馬克思所言,庸人是構成君主制的材料。試想像如果配槍的人是飽讀詩書(就不評論那些高學歷的在位者了——有學歷並不等於有智慧將書讀進心裡去),深諳人權和自由所謂何事的人,最後邪惡極權必然會倒下,因為自由人得到了武力,並以此監察掌權者,甚至成為了掌權者。政權會從此回到它本質上的意義——權位不是用作滿足私慾,而是要保護人民的與生俱來,不能被分割的權利(unalienable rights)。

如今,有高度批判思維的人不會,也不被允許,在極權之下擁有用作保護人權的武器。即使你究極了世間一切學問,看破了真理,在暴政機器的對面,你也只會被簡化為一個脆弱的血肉之軀。二十一世紀了,這終究還是一個以暴力解決問題的世界。理性討論彷彿是假象,到頭來誰有武器誰便能置對方於死地。一切都是極權在你我不知不覺間為今天播下的種子。他們愚蠢,他們庸碌,他們是毅進仔,但你笑的這些,也是他們如今可以玩弄你,甚至取勝於你的原因。因為政制不會取笑他們,而是給了他們除了自由以外,最好的待遇。

極權如何壟斷制度,並不只是議會裡的事,而是無孔不入的滲透。

就在我們終於有機會走出洞穴,得到反抗意識之時,圍繞我們身邊的一切似乎是理所當然的習慣、制度早已在我們回過神來以前,牢牢地鞏固著極權的面貌。

你還笑得出來嗎?

article and illustration by Jolie Tsang @ U Made This?

the_ blanks #instagram: theblanks.hk
within the_ blanks Facebook group: http://bit.ly/withintheblanks
––––––––––––––––––––––––––––––
#beyond_the_lines

the_ blanks 的空白線之外,是腦海中意識的波浪,意想衝破包圍思緒的海岸。
文章字句之外,字海等待別人凝視某片刻,拋下石頭激起想法的漣漪。
beyond the lines,由 U Made This? 創作,是文化哲學、音樂藝術及國際時事等各方面文字集結的裏海。

(原文刊登於 The_blank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