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認得馬的 KOL

2020/6/18 — 12:3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我們要守護本土。但有一位本土 KOL,學貫中西,大批眾志,可惜黔驢獻技,連累本土。他說

「香港人自己就不知道甚麼是極右(far-right),極右之說是歐美中心主義的概念,極右派再多分支,都總要有些反猶、白人至上、同情納粹等等元素,但香港撐 Trump 那班人,並沒有這些元素。」

黔驢與駱駝

廣告

我想起一個故事。有人見過馬,未曾見過駱駝。有一天他見到駱駝,驚叫起來,啊呀,這匹馬的馬背腫得好厲害,你這個馬主怎麽不治好它?

馬背雖平,不會隆起,卻不是馬的唯一特徵。抓住其一,便是以偏概全。這位 KOL 以為極右的特徵,就只有「反猶、白人至上、同情納粹」,而不知道那只是歐洲法西斯主義版本,並非「極右」必要元素。「極右」的基本元素,同傳統保守主義相異之處,不在於保守程度,而在於它敢於鼓動群衆運動來推行極端保守主義。傳統保守主義害怕群衆,也看不起群衆,哪裏敢發動群衆。

廣告

有一本美國出版的大學政治學教科書,作者是 Andrew Heywood,便指出像法西斯主義這種極右,其特徵是顛覆所有自 1789 年法國大革命以來所形成的歐洲幾個最重要思潮,即「理性主義、進步、自由和平等」,所以它同時反對自由主義、社會主義、個人主義等等。意大利法西斯主義便有一個口號:「1789 已死」。那麽極右想用什麽代替方案呢?不嫌簡化的話,一就是國家主義,用法西斯哲學家 Gentile 的講法,就是「一切都為國家,無人反對國家,國家以外再無一物」。二,就是種族主義、極端民族主義。兩者異中有同。只要把 Gentile 的「國家」置換為「民族」,便溝通兩者。[1] 明白這個道理,再回頭看中共政權,便知道它就是極右政權。

什麽是極右

現在的確有人濫用「極右」一詞。但濫用是因為根本對於何謂左右也茫茫然。所以再談何謂左右。

Heywood 的書便介紹了左與右的基本價值觀:

左翼右派
自由
平等
博愛
權利
進步
改革
ㅤ國際主義ㅤ
威權
等級
秩序
義務
傳統
反動
ㅤ民族主義ㅤ

古往今來,總有人覺得現狀很好,要保之守之,也總有人覺得現狀很不好,或者復古,或者改之革之。古代的墨子,主張進步改革,講兼愛非攻,多少像個左翼;孟子要復古,罵他「墨氏兼愛,是無父也」,簡直是禽獸。據此,老孟可算個右派。而極右派之所以「極」,是因為它超乎尋常的保守 — 女人永遠要聼男人話、上智下愚天經地義、下級永遠服從上級、弱者永遠臣服强者、同性戀違反自然等等。但是現在畢竟不是貴族時代,如果像傳統保守派那樣高舉「貴族藍血」旗幟太惹群衆反感,所以當代極右,常常把極端保守主義隱藏在國家崇拜或種族崇拜上,以及想象或誇大的「外敵」。

本土就是要不斷鬥黃?

國民黨是種族主義黨。抗戰時期顧詰剛一篇文章,主張〈中華民族只有一個〉,意思是不要分什麽漢滿蒙回藏各個民族了,冚砰爛都係中華民族!於是,其他民族冚砰爛抹走,只剩下大漢沙文主義了。一個民族,一個黨,一個領袖。對,極右種族主義,必然衍生出另一個元素,便是一元主義,誓滅多元。今天中共也在走這條絕路。

本土的思想,便是香港人近年對於大漢沙文主義的回應。可惜,本土越來越被保守派裹挾而去,而陷於「鬥黃」困境。他們就像超級保守派,把「香港共同體」想象為超級單一,誓滅多元,遂有以下現象:

  • 基督徒被稱為「耶撚」
  • 講女權就是「女權撚」
  • 愛護環保就是「環保撚」
  • 講道德就是「道德撚」
  • 不同意見便是「分化撚」
  • 即使是本地居民,講普通話就不歡迎
  • 主張博愛者被稱為「大愛膠」
  • 贊成分配正義的是「左膠」
  • 新移民被稱為「大陸哩」
  • 同性戀者被稱為「死基佬」
  • 紀念六四被稱為「大中華膠」
  • 所有中國人都是「蝗蟲」(儘管仍然有 36% 香港人自認兼具香港人和中國人兩種身份)

多元主義還是冚砰爛變成特朗普粉絲?

這樣不斷鬥爭香港人,「香港共同體」還剩下多少?究竟「香港共同體」是團結最大多數,還是團結少數保守派?這是挽救本土還是消滅本土?大家追求的「香港共同體」,或者「香港國」,難道就為了把多元的香港人冚砰爛變成國師與教主的尊容?

保守本土表面上激烈反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但在基本價值和方法上,實與大漢沙文主義頗為一致,兩邊相反又相成。而這些價值,不多不少,正是保守右派的共同價值觀。一位留美學者張儀君問香港人:「川普(特朗普)上任後支持保守主義、反對任何進步價值改革、反同性婚姻、反移民、甚至反對人生而平等、人人都應該有一票的直接民主……抗爭中的香港人,你確定川普跟他的政權是你的同路人嗎?」[2] 保守本土仰慕特朗普不是偶然的。

更稀奇的是,自己明明是保守本土,不是進步本土,連中間派本土也不是,卻極力否認自己是保守派或者右派,甚而登高呼叫「分什麽左右!那是洋人看法!是歐美中心主義!」我一聽就流冷汗。我只聽過「歐洲中心主義」,沒聽過「歐美中心主義」— 難道美國立國千年了,早已和歐洲文化分家且並駕齊驅?該死,真是沒有好好讀書。但我讀書雖少,還是有理由擔心,這種保守主義本土,會否令到香港人的反抗,落入「越反惡魔越變惡魔」的陷阱,越反中共,越變成和它一樣狹隘退步?

 

[1] Politics, Andrew Heywood, Palgrave, 2002, p.60.
[2]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身在 Minneapolis 的學者說 — 不意外的反警暴衝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