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願做奴隸的香港人團結起來

2020/1/20 — 10:32

田北俊

田北俊

昨天文章回應了田北俊組黨事件,網友留言五花八門,有人持歡迎態度,有人說他是墻頭草,有人說他信不過,大敵當前,難怪大家警愓性都很高。但筆者想問:如果有建制派中人,無法容忍警暴,憎恨林鄭摧毀香港,反對中共違背基本法,他未必走到反共那麼遠,我們要不要接納他?

還是說,因為他不敢反共,他就不配和我們站在一起?

站在反送中運動整體利益上來衡量,不管以什麼方式參與,都是人越多越好,因為人多才氣壯,人多才能產生足夠的政治壓力,才能得到國際社會更大支持。不管田北俊組黨日後會怎麼樣,只要他現在選擇和香港人站到一起,只要他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支持制止警暴,支持推翻林鄭,甚至支持五大訴求,那他現在就是同路人,對他組黨就應該樂觀其成。

廣告

工商界不是鐵格一塊,建制派也不是鐵板一塊,工商界不全是仰中共鼻息﹑見利忘義的人。很多人還是有基本良知,看到黑警暴打年輕人會憤恨,見到黑社會無差別行凶會拍案而起,他們只是不習慣於公開表達,或只是對中共還存有幻想。但香港如果變成警察城市,如果黑社會可以橫行霸道,你說這些生意人,會不會感覺良好?

石禮謙是代表地產建設商會的立法會委員,他公開指責林鄭,一定不只是代表他個人,一定代表相當部份的地產商,否則他不敢隨便講話。在別的工商界界別裡,也一定還有很多痛恨林鄭﹑對中共反感的大商家,他們想說話,只是沒有適當的平台,沒有足夠團結的業內人士一起站出來。有人登高一呼,便會應者雲集,問題是先要有人站出來登高一呼,田北俊現在就是那個登高一呼的人。他這樣做,有什麼不好?

廣告

當年羅馬尼亞獨裁者齊奧塞斯庫,一言為天下法,殺人不眨眼。中國八九六四後,民主浪潮席捲東歐,有一次齊奧塞斯庫在陽台上演講,廣場上數萬羅馬尼亞民眾,剛開始人人都鼓掌歡呼,後來有人把歡呼聲變成喝倒采,感染了身邊的人,慢慢的喝倒采的聲浪壓過歡呼聲,到最後,滿廣場都是怒吼聲,終於逼走齊奧塞斯庫。

那個第一個把歡呼聲變作喝倒采的人,就是勇敢的人。其實每個人都想喝倒采,但沒有人領頭,大家都不敢。一旦有人帶頭做出來,感染了其他人,人人膽子都大起來,人心齊泰山移,大家都不再恐懼,團結就變成巨大政治力量。這份團結起來的力量,一口氣掀倒了齊奧塞斯庫,只不過兩三天後,這個大獨裁者就陳屍荒野。

獨裁者沒有那麼強大,人民也沒有那麼弱小,問題只是時機,只是覺醒與團結的時機。

工商界﹑專業界一定有不少不能忍受香港沉淪的人,因為香港大陸化,對他們的危害不亞於一般香港市民。他們要做生意,他們對這個養育他們的城市有感情,他們也一樣受普世價值的熏陶。如果他們團結起來,對林鄭採取不合作態度,對中共採取消極抵抗,那對數百萬香港人的強硬抗爭,也不失為一種側面的助攻。

不要忘記,這些大商家和專業人士,很多是普通香港人接觸不到的,他們也不可能直接站到我們中間來,但,田北俊們接觸得到。他們有條件創立一個平台,團結所有政治取向相近的人,凝聚一股新的力量,為維護香港本土價值出一分力。

工商界與基層民眾在本土議題上,有時會有不同意見,那沒什麼大不了,那無關香港的生死,只要香港保得住,那些問題都不難處理。反之,香港淪陷了,工商界和基層市民一起死,那時根本顧不上什麼本土議題,只怕永遠都不會有本土議題了。

自由黨是田北俊等人創辦的,田北俊重新組黨,大有可能挖空自由黨﹑經民聯這些工商界小政黨。經過半年多反送中運動,這幾個只慣於諂媚的小黨都岌岌可危,田北俊可能是壓在他們身上的最後一根稻草。只要田北俊們的政治路向不違背香港整體利益,他們就會有生存空間,日後在立法會功能組別選舉以及特首選舉中,都能有一定發言權。至少,若梁振英與唐英年競選,他們會票投唐英年,若林鄭與曾俊華競選,他們會票投曾俊華 — 彼消此長,利弊互見。

田北俊組黨一定讓中聯辦駱惠寧們睡不安穩,凡是令他們頭痛的事,我們都應該樂觀其成。就讓田北俊們做他們的,我們做我們的,能合作時盡量合作,不能合作時各有各做。只要心繫香港,大家都是香港人,彼此的歸屬感同在,就應該團結在一起。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