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說說當前教育「新異常態」的荒謬和可怕!

過去逾年以來的「2019 冠狀病毒病」(COVID-19)持續肆虐,嚴重影響社會經濟和民生,以至人際關係,在世界各地經已造成所謂「新常態」(The New Normal)現象:戴外科口罩、搓消毒手液、保持社交距離,甚或深居簡出,以至在教育方面借助 ZOOM 系統的網上學習等。可是,香港的現實情況更為惡劣,因為隨著政治不斷肆意干擾教育,健康的「新常態」之外,教育上的「新異常態」(The New Abnormal),早已在校園內形成了。

「新異常態」指的是有關不正常現象乖離一般常理,甚至違背相關的認可法則。筆者終身從事教育工作,理所當然關注教育方面的「新異常態」。而且由於「新異常態」的荒謬不僅在於其「異常性」(Abnormality)的被扭曲內容,可怕之處更在於教育工作者容易被引導而接受這種異常現實的「慣性心態」(Accustomedness),無論是基於無奈、無助,或者無力,漸漸變得消極,甚至冷漠麻木,更為影響深遠!筆者認為這樣的「慣性心態」傾向是「自暴自棄」的自然反應,並不可取,可視之為在圍城被困中自動「繳械乞降」,影響極具毀滅性,有違教育專業原則。

回顧最近這一段動盪不安的日子之中,校園環境在「整頓」教育的「政治正確」態勢下,《港版國安法》霍霍磨刀之聲叫人深感惶惑和恐懼。且不多說個別教師涉及所謂「專業失德」被 DQ 的秋後算賬事例,以及建制派人士刻意鼓勵課堂上「篤灰報串」檢舉行動所釀成的白色恐怖氛圍,就一些具體教育政策和實際運作來說,香港教育局已趁機引進多項措舉,不住的一波一浪推行不同形式的所謂「改善方案」,包括通識科的「殺科」、科目課程指引的「修訂」、教學材料的「訂正」,參考資料的「更新」,以至教學研習方法的「指示」等等。這些動作不僅是操作程序上的「改弦更張」,更是理念原則的「偷樑換柱」,甚至可說是違背教育專業的「調包亂真」!

以貼地的教學層面試舉一例說明有關制肘。早前教育局明確指示,國情教育方面的解說並不容許引述和討論具爭議的內容,更遑論以探究式學習對相關議題作全面和深入的認識,因此這種只宣講「正面訊息」的手法實在形同洗腦式的「灌輸」策略而已。再舉一例,教師經常取用香港電台製作的節目,用作教學的視聽教材,如今這些教材已悉數被下架,那麼合乎當局「政治正確」的適用材料更為「捉襟見肘」,而教師的憂慮並不是來自備課工作的壓力,卻是擔心踩著紅線,觸碰到引用輔助教材的禁忌!須知特區政府在威權中央的主導下,對於教育這片陣地絕對「不容有失」,必須牢牢據守。況且在專制政權眼裡,過去英治下的殖民地教育已把香港教育闢建為西方價值取向的淪陷自留地,並且在制度和運作領域內埋下不少地雷。因此,特區教育局在當前中央已掌控全面管治權的大好形勢下,必須有計劃的重奪香港教育陣地!

面對當前學校教育的「新異常態」,香港教師必須有所警覺,並且以靈巧的智慧,適當自處和處事。政情時局艱難,校園課堂並不安寧,學術言論空間被收窄,教學工作者早已意識到,以至真實感受到在最新加諸身上的框條規範,舉步維艱,有如被套上手銬腳鐐,在畫地為牢的局限處所內跳起舞來。事實上,教師已不能只圖謹言慎行便滿以為可以獨善其身,免於受牽累,因為隨著新政策的層出不窮,動輒得咎的陷阱在校園職場隨處可見。不過縱然如此,筆者還是希望教育同工秉持為師之道的專業精神,在教導學生方面絕不能是非混沌、真相顛倒,更必須勇敢和謹慎的在風雨飄搖中漫步前行。因此,無論在學與教方面、輔導工作,以至組織活動等等,教育同工必須嘗試在任何空間夾縫中繼續守住這條教育戰線,甚至以見縫插針的積極態度,在可能情況下盡量堵塞被滲透攻破的漏洞。

本年度極其不一樣的學年快要完結,暑假即將來臨,樂觀的期盼是抗疫成功,香港社會恢復舊貌,九月新學年的學校生活有機會還原為常態。可是,教育「新異常態」的現實畢竟殘酷,筆者相信「新異常態」的病毒仍然在校園蔓延,並且繼續擴散為害,只可以說是香港教育的不幸宿命!最後筆者祝願各位教育界同工在將至的暑假內,善用閒暇「休養生息」,重新檢視教育「新異常態」的環境和相關問題,在思想上和教學應對上好好裝備,才能日後繼續上路!

 

作者註:此文為《教協報》第 718 期(14/06/2021 出版)「教協焦點」一文的加長版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