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報》談香港黑社會、7.21 與梁福元

被「華記」那條「正能量」引蛇出洞的「我有份打」老暴徒,事隔兩年一個月,才終於被香港警方拘捕,究竟算不算好消息呢?執法要趁早,否則就會使人覺得離譜——那老暴徒參與7.21「恐怖活動」,早就有圖有片有證據,警方兩年來何以視而不見,直到他自己當眾招供才行動呢?

香港警察有這種令人疑惑的表現,難怪《世界報》(Le Monde)最近也在專題報道中,質疑香港官、黑是否有某些曖昧關係。《世界報》是法國全國流量最高的大報,影響力在全球法語區長踞前列,千萬不要把《世界報》跟中共喉舌網站引用的什麼《世界新聞網》混為一談。

8月13日,《世界報》刊出一篇專題調查報道,題為〈香港:權力與黑社會的危險關係 (Hongkong : les liaisons dangereuses du pouvoir et des triades)〉,講述香港自開埠以來,政府、商人與黑社會間千絲萬縷的關係。相信沒很多香港讀者留意這個報道,以下摘錄幾個我覺得有趣的片段,跟各位分享。

一、文章以記者有份出席的一個飯局開始。夏日傍晚,五個有黑社會背景的人,在旺角鬧市某食店飯聚,單看外型舉止,已猜到五人並非善男信女。法國記者形容,「他們已成為香港背景的一部分,大眾並不害怕」。

記者接着說:「晚些的時候,有警員在該區巡邏,檢查大眾是否保持衛生指令規定的社交距離,但很奇怪,他們竟沒留意圍坐這張桌子的人數,已明顯多於法定的四人限額。」

二、文章追溯黑社會在香港的發展,認為港英政府某程度上也姑息黑社會,除了因為他們可幫忙做一些dirty work,也因為黑社會可製造就業機會。警、黑勾結,殖民地時代已司空見慣。97後,黑社會順理成章變成「愛國分子」。

7.21 暴動,大批白衣人在元朗站襲擊遊行後返家的市民,警方卻遲遲沒有介入,「似乎證明警、黑之間一直保持某種默契 (a semblé confirmer qu’une certaine connivence continuait d’exister entre police et triades)」 ,也顯示有人想教訓一下支持民主的遊行人士。

三、記者也訪問了元朗十八鄉鄉紳梁福元。梁福元對記者說:「如果你用Google搜索我,你會看到我是黑社會大佬。但相信我,我家的鐵閘由朝到晚都是打開的,我沒有敵人……」

然而相隔兩句,記者便引述元朗一個前黑幫成員,斬釘截鐵地說:「他是元朗唯一的『大佬』,村民和黑社會都受他指揮 (C’est le seul “big boss” de Yuen Long. Il commande aussi bien les villageois que les triades)。」

談到 7.21,梁福元聲稱不記得是否在場;但文章隨即指出,網上影片顯示,梁福元當晚由7點24分到10點都在場。有親中陣營人士向記者透露,與預期效果相反,元朗那次效忠行動因為太浮誇諷刺,反而惹怒北京。

最後這一句,我覺得很重要。

有人搞出一場暴動,卻仍然口口聲聲「保家衛國」,宣揚暴力之餘,還硬要把北京捲進這宗醜聞,柒到出法蘭西。為了國家聲譽着想,我呼籲警方從速拘捕一切有份煽動、參與及美化7.21暴動的人。

#我最驚法國人會FF梁福元係馬龍白蘭度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