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思維的弱點

2020/5/28 — 16:29

Photo credit: Macau Photo Agency on Unsplash

Photo credit: Macau Photo Agency on Unsplash

先大膽假設,中共當權階層盡是精神病態者 (psychopath)。精神病態並非精神病,而是關乎人格特質的缺陷,學術界有紥實研究。了解精神病態者的思維弱點,也許就能了解中共的思維弱點,知己知彼。這個學名通俗啲可以叫人渣丶佛口蛇心的人渣,雖然並不精準。

精神病態

根據「精神病態人格檢核表」始創者Robert D. Hare的書《沒有良知的人 那些讓人不安的精神病態者》,精神病態者有以下絶大部分特質:

廣告
  • 油嘴滑舌而且膚淺
  • 自我中心丶裝模作樣
  • 毫無悔意或罪惡感
  • 缺乏同理心
  • 愛騙人丶愛操控他人
  • 情感淺薄
  • 衝動
  • 自制力差
  • 追求刺激
  • 缺乏責任感
  • 很小就出現行為問題
  • 成年後有反社會行為

以上有兩個很重要的特徵:嚴重缺乏罪惡感與同理心,嚴重的意思,是零。但這兩項特質一般來說不易直接察覺。精神病態的根源未有定論,有一假說主張先天論,精神病態者容易衝動丶無法約束不恰當行為,很可能因為大腦的前額葉功能不良。另外,有實驗顯示,精神病態者的腦電波對情感詞彙的反應只是與中性詞彙一樣,常人則會較大反應。也有實驗證據,精神病態者的左丶右腦處理情緒能力不足。這表示精神病態者的大腦運作在情感處理上是分裂而失焦,導致情感經驗淺薄而無色彩。這位心理學大師認為雖然先天後天因素也有,但後天極難改變其本質,近乎無可救藥。

有多少這種人?根據另一學者在《4%的人毫無良知,我該怎麼辦?》一書指出,美國估計有 4% 的人沒有良知。不過,此書用的是社會病態 sociopath 一詞,籠統但不太精確地說,精神病態與社會病態都是反社會人格障礙,前者沒有良知的程度較嚴重,這三個詞彙有時交替使用,但嚴格來說依不同派別丶診斷方法丶分類方法而有區分。這種人在中國是否也佔 4%?我不知道,但我知中共黨員佔人口 6%。

廣告

與中共何干?

大膽假設,應該小心求證。可惜從微觀層面,專家會說,只能靠所有中共領導人去做檢查診斷。從宏觀層面,容我以簡短篇幅論述:

中共領導階層都是文革成長的一代,而共産黨的一個特點是不斷有路線鬥爭及清洗,所謂清洗乃以血作清洗,要整人丶殺人。夠無恥卑鄙去誣陷或者有後台,就容易生存下來或者上位,如此就劣幣驅逐良幣。習近平文革時雖因毛澤東而導致父子被批鬥,但他仍是崇拜這個魔頭,除了嘴上說說,其施政風格亦相近。八九六四後則是另一波清洗,黨內同情學運者輕則革職,留下來的多少有良知?僅以其武肺文宣而論,竟敢叫世人多謝中共,足見中共決策層極缺同理心。至於全中共乃至全中國的精神病態者,由於劣幣驅逐良幣及遺傳性,數十年間其比例上升應屬必然,實為結構性問題。幾年前中國有巨嬰國一說,雖然其理論不同,探究的其實可能是一幣之另一面。

思維弱點

精神病態者雖不乏聰明之士,但其思維有一大盲點,不能從某類教訓或經驗學習。是什麼?就是有關情感丶價值觀的事,他們極其量只能像讀死書那樣記著某些教條,但心裡並不能夠理解,因為完全沒有同理心這一感應功能,遑論靈活運用避免類似錯誤。如果我的大膽假設正確,大家實在不必神化中共的計算謀略。精神病態者為一國作決策的話,採取的會是極端現實主義,罔顧軟實力的考量,即使有孔子學院一類的軟實力政策,也只會有形無神。佢容易計漏嘅嘢,就係弱點。除了看穿弱點,看穿優點也可將其轉化成弱點。這種人擅長欺騙丶操控他人,會呃會嚇,換言之其利誘恐嚇之詞可打個折扣。他們嚇完人又扮無事,以其厚臉皮絕對做得出。不,甚至不是扮,而是根本覺得沒什麼大不了。這種騙人的強項,短期得益,長遠反成弱點。判斷其言真偽,不能看其裝腔作勢或假動作,終究要看其利害得失。另一個特點,這種人喜歡鬥爭丶勾心鬥角。從列表的特徴看,衝動似乎是明顯弱點,但不要望文生義,以為這種人只管衝動不懂計劃。別忘了愛騙人也是其特質,他們可以精心策劃一場騙局,手段高低則視乎個別能力。例如當一個情場騙子,他們可能開頭裝得很有風度,但偶爾有衝動奇怪的行為,也會懂得砌詞自言其說,直至成功騙了你,或者時間夠耐你識破其自相矛盾之處。這種人雖然沒有良知,但不一定成為罪犯,能力較高的擅於鑽法律罅或避免留下證據。心理學家認為,這種人做政客可以很成功。即使騙術被拆穿,他們完全不會有羞恥或罪惡感,可以隨口自圓其說,或處之泰然彷似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啟示

研究反送中運動及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的拉鋸,會很有幫助,因為他們可能重犯一樣的錯。吓?當中共白痴?一般人不會那麼快犯同樣錯誤,但記著,精神病態者先天不能理解牽涉價值觀的教訓及判斷。去年,中共私下提出簽訂貿易協議來換取美國容忍中共出兵鎮壓香港,以為用錢什麼也可解決。另一方面,其實中共本身也準備簽約,只差在時機,以及他們慣於用不是籌碼的籌碼來交換。捱了一兩年,雖曾放話什麼吃樹皮也不怕,終究屈服於現實簽約,並暗中預備走數。

如今推出所謂港版國安法,似乎盤算美國不會撤銷香港特殊地位,又或可透過其他經濟利益談判交換,例如在特朗普票倉州份買多些農產品。又或打賭外國最多只會像八九六四那樣,只是短暫制裁中共,捱一兩年就可以了,到時習近平剛好正式再連任。另一可能是剛剛相反,他們認為美國本身也準備火併中國及大手制裁香港,所以先下手為強,到時香港失去國際地位則是因為習近平捍衛民族大義,而非外交手腕太差。個人認為這可能性邏輯上很高,實際上很低。一方面,他們仍不斷安撫外資,說國安法不影響他們,並放風說美國不會放棄香港幾百億貿易順差。另一方面,他們不會相信或意識到美國因為武肺病死九萬幾人而跟中共動真格,他們不能理解人命的可貴,不能理解國際尊重的法治與合約精神,頂多覺得特朗普因為大選而打嘴炮或稍為做下 show,用少少錢可擺平,尤其全球經濟低迷。中共退縮與否,他們總有方法吹噓,面子其次,實力先行。除了美國,歐洲取態也很重要。最終結局是否如中共盤算收放自如,則是另一回事。

對於如何與精神病態者相處,心理學家 Robert D. Hare 給了些忠告,其中兩點如下:1) 如有可能,切斷關係;2) 堅持原則,不要讓步。

P.S. 寫完本文初稿後,美國就正式宣布香港失去自治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