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清洗香港教界籌劃多年 推廣仇日意識只是開端

2020/5/20 — 21:23

香港中學文憑試歷史科一題「1900-45 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的論題,再正常不過,卻被特區政府利用來挑起政治大風暴。

除了教育局派員到考試局施壓,要求取消試題,《人民日報》也發表評論,謂考題證明香港教育界「中毒」至深,歪曲歷史事實,踐踏國民尊嚴和感情……揭示香港教育體制已如「無掩雞籠」,讓一些青少年喪失基本認知,走上暴力禍港的危途。說特區政府必須要對香港教育界來一次徹底的「刮骨療毒」……必須拿出壯士斷臂的決心和勇氣,果斷出手,大刀闊斧改革,讓香港教育的天空風清氣正。

這種殺氣騰騰的措辭,熟悉文革的朋友,肯定不會陌生。1900-1945 年間的日中關係,在八年日本侵略戰爭之前,還有 37 年,而日本,也可以包括日本政府、知識分子、日本共產黨、日本企業等,這 45 年間日本各界與中國的關係是利還是弊多,十分複雜,專業歷史學家辯論五十年恐怕也辯論不完。

廣告

現在中共和特區政府硬說這條題目是歌頌日本侵華暴行,背後的假設,就是所有日本人,在歷史上的任何時期,都是亡中國之心不死的惡魔。這個根本就是赤裸裸的仇日教育。這種教育培養出來的年輕人,可能對日本的一切都充滿仇恨。日本還要不要繼續給予香港特區護照免簽入境待遇,恐怕將變成日本的國安問題。

這種找一個小事情來上鋼上線,本來就是中共發動大規模政治運動的慣伎,從 1942 年批鬥王實味的《野百合花》展開延安整風運動,到 1966 年批鬥吳晗《海瑞罷官》掀起文革,都是這樣。

廣告

這次批鬥一個考題,連《人民日報》也殺氣騰騰,顯然不是香港官員為了交心鬥左導致的意外。回顧北京對港研判與政策,中共其實自 2003 年之後,便已經處心積累對香港教育界進行大清洗。

2003 年「七一大遊行」之後,中共派了北京大學法學教授強世功駐中聯辦「調研」香港問題,他的結論在北京《讀書》雜誌陸續出版,這些文章,後來被收集成《中國香港-文化與政治的視野》一書。強更是 2014 年中國國務院《「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的主要作者。我在這裡也提及過。

強世功的一個重要觀點是,雖然「一國兩制」模式保障香港在 1997 年回歸中國,但如此法制安排並未處理中國對香港主權的最重要問題,即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他稱解決方法在於政治而非法律手段,指北京必須跳出一國兩制的框架,以政治手段把香港人變成愛國的中國人。否則,中國在香港的主權只會有名無實。

在強世功眼中,大部分香港人自 1950 年代以來都擁抱社會主義祖國,因為他們祖上都來自中國大陸。北京最重要的任務,即是幫助香港華人重新發現心底裡的愛國心。

強世功指香港人在英治期間被英國人洗腦,愛國心被蒙蔽,所以中共應該在香港進行 「洗腦贏心」工程,幫助香港人重新發現他們的愛國心。他暗示北京必須在港進行意識型態工作,同時剷除任何本土身份認同。事後看來,強世功的判斷與建議,與他在港任期後北京對港的議程和作為緊密呼應。這見諸於 2012 年港府試圖推行但失敗的中小學國民教育課程。

徹底改造香港的教育體制,對辦學團體、學校、教師和學生進行審查和清洗,製造校園的白色恐怖,北京佈局已久,現在似乎要開展總攻擊了。家長、老師和學生對於將臨的強攻,準備好了沒有?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