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為什麼選擇這個時候「大圍捕」?「大圍捕」背後的中共邏輯

2020/4/21 — 18:28

上星期三,一個叫做「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忽然爆石般爆了出來。跟著就有一個對抗爭派人士的「大圍捕」。

有人唔明白,為什麼中共要在「百國聯軍」追討武漢肺炎疫潮賠償這個敏感時刻,還要搞這些會增加歐美國家厭共的行為。這不是令中共在國際社會陷入更嚴重的孤立狀態嗎?

要了解中共的行為,你不能用西方政治策略的角度去分析,甚至你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分式去理解。作家韓寒曾經講過,世上有兩種邏輯,一種叫邏輯,一種叫中國邏輯。

廣告

在這一集節目,老徐嘗試用中共暴政邏輯來拆解中共在這次「大圍捕」的盤算。另外,也必須要了解習近平這個人的思想軌跡。

駱惠寧煽動民眾鬥民眾

廣告

先講「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中港有關官員講了什麼。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說:要盡快在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層面下功夫,該制定的制定,該修改的修改,該激活的激活,該執行的執行,決不能讓香港成為國家安全的風險口。

每一位香港市民都應做文明的守護者、法治的維護者、進步的推動者。香港全社會都應行動起來,營造有利於同各種危害香港安定和國家安全的行為作鬥爭的社會輿論環境。

換言之,駱惠寧主張,要為 23 條立法。另外,他要求香港市民要像昔日文革時期的互相告發。

林鄭月娥與鄧炳強齊齊講「恐怖主義」

特首林鄭月娥和應:去年年中因「反修例」而引發的大量暴力事件,挑戰香港的法治,危害市民的安全,更出現了極端化、近乎恐怖主義的行徑,包括自製炸彈、私藏槍械、襲擊警務人員等;而在社交媒體上散播大量的冷血和仇恨言論,令人身安全受到更大的威脅。這些違法活動若未能有效遏制,將有可能提升到危害國家安全的層面。因此,特區政府堅定地維護香港自身的安全和穩定,不單是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也是對中央人民政府負責。

警務處處長 PK 鄧更提出具體對付示威者的方案:有「暴徒」用槍及爆炸品襲擊,本質有「本土恐怖主義行為」的元素,亦與近年外國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猶太教堂槍擊案等相似,他正與律政司研究,引用《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檢控。

國家安全危在旦夕,所以結論是:政權要做嘢了,人民要起來鬥爭了,保護國家安全!

4 月 18 日,香港警務處十八日出動大批警力,拘捕去年中以來參與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民主派知名人士至少十五人,指其涉及多宗「未經批准集結」案共五十八項罪名,為港府至今對「反送中」運動祭出的最高規格大搜捕。相信這是第一波,之後拘捕行動陸續有來,而且控告的罪名會愈來愈嚴重。

我們先來講講道理,再來分析局勢。

中共用「人數」來為社會運動定性

近年香港的社會運動,主題都十分清晰。2014 年 9 月 26 日開始的雨傘運動,前身叫做「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的目的是爭取基本法承諾的雙普選民主政制。這個承諾一拖再拖,由 2008 拖到 2012,並透過人大釋法,由三部曲,增加至五部曲,將原屬於香港的內部事務,變成由中共說了算。2014 年爆發的雨傘運動,本質是要維護基本法,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跟國家安全完全無關。但那個時候,中共在佔領中環初期,就將這個運動定性為「顏色革命」,於是就上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

有傳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曾說,反對派若奪得立法會過半數議席,就是「奪權」,什麼是「奪權」?在中共的歷史語境,就是「政變」。這次總算是說得夠清楚了,原來香港的政制的設計及發展的前提,是要確保某些政治力量不可以取得某個份額的議席。這樣的所謂選舉,跟中共的人大、政協沒有本質上的分別,也就是習近平當政後的「兩個維護」:「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所以,香港的所謂選舉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符合國際標準之下的普選。香港人只可以選擇接受或是反抗。不過,這跟政變、奪權、國家安全完全無關,是香港人維護基本法、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落實。

去到去年 3 月 15 日開始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是因為一條條例而引發的民眾抗議運動,性質更加清晰,就是反對一條有機會侵害香港人的自由、人身及財產安全的本地條例,反對的人十分廣泛,包括商家和建制派陣營內的人,多次民意調查均顯示,反對條例的香港人超過七成。出來遊行的人數超過二百萬人,差不多可以行出來的都行了出來。這已經不是一小撮反動份子了,反對一條條例為什麼會跟國家安全掛上鈎?

我們可以從兩個方面去看,一、中共一向對來自民間的社會運動的定性習慣,是按參加的人數決定,而不是按事件的本質,少人數參與的就叫做「尋釁滋事罪」,多人參加的就是所謂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罪名只是為了方便政權用怎樣的力度打壓,跟事件的性質和人民的訴求完全無關。

中華民族從來未脫險

第二個原因,就是中共真的覺得政權正處於風雨飄搖之中。中共今天的國歌仍然是「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雖然歐美一直協助中共加入國際社會,中共使用國際社會的制度和程序,暗中使詐,顛覆世界秩序,這方面的內容大家可以看我的時評短片〈中共用笑裡藏刀之計顛覆世界秩序,兼論「世界秩序」的由來〉,但中共仍然宣揚英美勢力亡我之心不死。

情形就像一名患上了妄想受迫害症的精神病患者一樣,朋友不多,有好心人邀請他參加活動,他就認為這些人一定有什麼陰謀詭計。家人勸他要多出外交朋友,他就認為家人也厭棄他了。有醫護人員給他藥吃,他就認定這些是毒藥。

中共從毛澤東開始就講「英美亡我之心不死」,當時確實是基於對國際形勢的認識,但到加入 WTO 接近二十年的今天,中共仍然講這個調子,就是精神錯亂了。

是中共要「收權」,香港人只是「維權」

好了,究竟中共要將「國家安全」這個大帽子套在今天的香港情況,是精神出現錯亂,還是用「定性」來方便進行重手鎮壓?我認為兩個原因同時存在。

事實上,於 2014 年 6 月,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強調中共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就已經決定收回香港的高度自治權,任何爭取普選的人都被視作中共在香港落實「全面管治權」的敵對勢力。起初鄧小平將民主派放進管治香港的統戰勢力之一,現在民主派已經淪為敵對勢力。

中共要用各種理由剷除這股勢力,於是趁著各種的社會運動,甚至在運動中進行滲透、臥底、插贓嫁禍、發起極端暴力,模糊社會運動的主題,方便他們將香港的維權抗爭運動定性為國家安全問題。

與其說是香港有人想奪權,真實的情況其實是中共要收權。

從那時候開始,對民主派的打壓從來未停止過,包括各種的 DQ、政治檢控。

一切對暴政來說都只是「勢」和「權謀」

講到這𥚃,我要介紹一個字,要了解中國政治,這個字是其中一個關鍵詞,就是「勢」。對中共來說,沒有所謂的事件本質,他們根本不在乎雨傘運動、反送中運動的本質是爭取普選和反對一條本地條例,他們看到的是「勢」,如何藉著這個「勢」去達成它的政治目標,就是「收權」。

所以太過著重討論它是在行硬的一套還是軟的一套其實未必是重點,無論是硬是軟,中共都只會是乘勢。

除了乘勢,當然也有「造勢」,這從來都是中共的強項,這個叫做「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也是造勢的一種方法。

中共的政治已經沒有價值或者說倫理原則,一切都只剩下「權謀」,窮得只可以宣揚所謂的「兩個維護」。

中共重返狹隘的「民族主義」舊路

這跟西方民主社會很不同。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世界出現了兩種理想主義理念,一是威爾遜的「民族自決主義」,另一是列寧的普遍革命主義,這兩種理念都含有「普世主義理念」。到今天,西方社會大致奉行威爾遜的民族自治主義發展出來的普世價值來規範政治行為,但中共卻回歸狹隘的民族主義,鼓吹「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夢」,一切的政治行為都沒有任何政治道德理念去依循,剩下的是不擇手段的權謀。

所以,其實我們不用太過用心於它一時一刻的政治言行,只要「勢」一轉,它的政治行動就會變,但它就像爬在青蛙背上的蠍子,它的本質是不會變的,一有機會,牠還是會放毒的。

好了,說到這𥚃,我想講講我對於這個由「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啓動的大圍捕。當然,要用正常的腦袋去猜測獨裁暴政的政治決策是十分困難並容易出錯,這𥚃我就先載一個頭盔了。

中共為什麼選擇這個時候大圍捕?

我之前曾經講過,了解今天香港的政治形勢,不可以離開「美中爭霸戰」這個背景。現在再加上武漢肺炎疫潮導致百國聯軍向中共追討賠償在即,中共亂作一團,進退失據,為何這個時候對香港作出如此大動作?

有人會說,既然這些人參與了非法遊行示威,警察到時到候拘捕,不是很自然嗎?政治不是這樣操作的。在西方國家,面對社會運動,不一定以嚴刑峻法處理,相反地很多時不作檢控。至於暴政會如何處理,通常都是嚴刑峻法,但是什麼時候處理,都是有其背後計算的。

中共選擇這個時候對香港抗爭派作出如此大的政治動作,我覺得最主要的原因正正是為了預備「百國聯軍」的到臨,要在這些所謂的外國勢力在疫情過後的到來前,先重力打擊香港的抗爭力量,以免他們裡應外合。

這一段的調查、檢控、訴訟的日子,令這批抗爭份子要筋疲力盡地應付,令他們難以抽出空來向國際力量為香港的政治狀況爭取曝光。另外,亦可以削弱反對派的立法會選舉工程。估計大量的 DQ 會發生,而且圍捕行動繼續有來,甚至用不同的方式強行為23條立法也有可能,並進一本打擊言論自由。

另外,中共這個時候出擊的另一個原因是,目前歐美國家忙於抗疫的時候,根本無暇亦無力兼顧香港的情況,Donald Trump 未必好像反送中運動時那樣,及時制止中共派解放軍來香港鎮壓運動。中共甚至可能盤算,歐美這個時候還需要中國的防疫物資,在香港問題上不會跟中共鬧得太僵。到中共消滅香港抗爭派並為 23 條立法,奴才派仍然掌控立法會,這時輕舟已過萬重山,歐美要作出任何的抗議,也已經無補於事。

習近平要維持強和硬的姿勢

再從習近平的思考軌跡來看目前的「大圍捕」。首先,習近平以「強人」自居。所謂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已經入憲,他在中共的位置已經與毛鄧並列了,所以無論什麼時候,他都必須要顯示出「強」的一面,即使是在美中貿易戰被 Donald Trump 㩒住來打,他都是勝利的一方,為中國人民取得到更多的美國貨。

要維持「強」的狀態是必須要服用精神偉哥,那就是魯迅《阿 Q 正傳》𥚃的阿 Q。

所以,習近平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逞強的機會的。大家不用習慣,但必須理解。

習近平的戰狼姿態為了討價還價

非正常人類思維方式,還有一種思維習慣,就是推己及人。將自己的想法套落人家的身上。事實上,正常人也很容易犯這個毛病,壞人傾向認為其他人也是有壞動機,好人傾向認為其他人都是好人。不過,非正常人類就經常犯此毛病。

到今天,習近平很可能仍然認為歐美領導人跟他一樣的充滿權謀思想,他仍然不相信歐美世界要跟自己脫鈎,它用權謀思維方式去猜度西方國家的每一步,即上海跳蚤市場的開天殺價落地還錢,中共目前在各方面用最鷹派即所謂的戰狼的回應方式其實是一種為了疫情過後的討價還價策略。

現在香港的大抓捕會如何發展下去,根據往績,要視乎國際社會的反應和香港人的反應。

現在美國國務卿龐皮歐(Mike Pompeo)譴責港府逮捕民主派人士,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與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Mitch McConnell)等多位國會議員也紛紛在推特發文譴責,裴洛西促川普執行「香港人權及民主法」。美國司法部部長巴爾(William P. Barr)亦罕有發聲明回應,稱行動為對法治和港人自由的攻擊,對此予以譴責。

英國外交部強調,和平示威的權利是香港生活方式的根本,港府應避免激化局勢。

事實上,習近平的「硬」很多時都維持不久,之前的美中貿易談判是如此,反送中亦復如此。

香港人的最佳策略:繼續抗爭

對中共來說,若反應是強的話,它就縮回去,若反應不強的話,就像林鄭上台之初,步步進擊。無論如何,對暴政來說,目標都是一步一步的縮窄市民的自己空間。

香港人最佳的策略就是繼續抗爭,暴政會用盡文攻武嚇,讓被統治者相信,一切反抗都無用,人民的反抗只會得來更大的鎮壓。

所以,現在有人會告訴你,立法會選舉出來投票是無用的,抗爭派在立法會取得半數議席也是沒有用的,因為中共會唔認數,取消基本法,成立臨時立法會。

中共會否這樣做,當然不能排除,要看當時的「勢」。但對暴政來說,最理想的情況是讓市民認命、放棄,那麼立法會選舉結果仍然是由一班奴才派把持。

最後,我想跟大家講吓這個《全球班師 回港投票》大行動。

「我們是一群海外香港人。我們正在籌組《全球班師 回港投票》,希望可以推動更多合乎選民資格的香港人,在 9 月份回港投票。根據媒體引述政府內部消息,今年立法會有機會於 9 月 6 日舉行。因此,我們相信當下首要任務為推動合資格香港人登記成為選民。因此,我們已經開始聯繫多個在英、美、澳、加等國家的海外香港人組織,積極推動各地香港人群體發起選民登記和返港投票的行動。」

若果你是居於海外的香港市民,請今年 9 月回來投票。

多謝大家收看我的節目,若果你喜歡我的短片,請 CLASS,即 Comment、Like、Watch Ad、Share 和 Subscribe,Subscribe 之後,記住按一下個鈴鐺,並且選擇所有,就可以收到老徐所有新片上載的通知。

另外,老徐有一個會員網站,叫做 Patreon,你可以每月用 $3、$9、$25 美元訂閲,那𥚃除了率先上載我的時評短片,還會有聲檔和文字檔,方便會員以收聽或是閱讀的方式去閲聽我的評論。

多謝大家的收看,拜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