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靜靜雞贏,除非民主派行第三條路線

2020/8/19 — 9:52

所謂中共靜靜雞贏,並非指贏了立法會或什麼議案這麼簡單。先從中共在立法會的三條前路分析,最後建議民主派總辭與否以外的第三條路線。

1. 中共輕鬆名利雙收

大家似乎忘記了,如果大家杯葛立法會丶不團結,35+ 肯定無可能,連直選議席是否過半也說不準,咁中共一年內根本不用出茅招就可以贏明年立法會,扮到無嘢咁,等歐洲有籍口降溫,再同美國總統(不知是否拜登)搵下台階扮 friend。咁中共既有贏得民意之名,又可以大大緩和國際壓力,輕鬆靜靜雞贏。

廣告

2. 如果中共因習近平猝死或其他原因而守規矩

中共守規矩這個前提好像天方夜譚,不過統計上,習近平這年紀的大陸男性,在一年內死亡的機會率為 1 - 2%,未計中風或其他情況而失去決策能力的機會率。還未計理性上中共不值得為了所謂全面管治權而撐到最後,弄得與全世界為敵,傳聞中共元老已為此對習近平施壓,中美貿易戰亦有死撐一兩年後簽城下之盟的前科。另外,為了邏輯完整及理解其他前路的推演,請耐心看這個分析。先講此一前提導致的結局,即如果中共遵守現有選舉規則,民主派下屆立法會可達 35+,再下一屆甚至功能組別也可能過半,黃絲特首則將在下屆或再下屆當選産生。吹牛?熟悉我的讀者,必知我寫了不少分析功能組別的文章,在此盡量簡略說明:功能組別的關鍵在登記戰,由於各界別規則不一,不少人不知自己合資格,登記率可低至兩成,還未計一些容易由不合資格變成合資格的潛在選民。重點是,時間站在我們一方,因為功能組別中由保皇派把持的界別,絕大部分有一年等待期的規則,而今年我們有不少宣傳(雖然仍嫌倉促),不少素人努力登記功能組別,最矚目的是勞工界(每個工會投一票),工會登記申請尤如海嘯,一季內有數千宗,估計一年內未能處理全部登記,而數十年累積的現有工會數目也只有數百個,而由於勞工界在立法會有三席,翻盤就是此消彼長的六席差距。誠然,有些界別不可能攻破,但由於玩的是全票制或單議席,而非直選的比例代表制,只要專攻全部有機會取勝的界別已足以變天。詳見舊文〈選舉押後一年,立會更易過半?〉〈立法會過半又有奇招,最後突襲!〉〈換特首只需四萬素人新血,三個月截止!〉

廣告

啟示有兩點:抗爭要鬥長命,也就不能放棄任何收割勝利的機會。另外,只要中共不甘民主派勝選而我們又不放棄,則中共必然更醜陋地撕破臉出茅招。

3. 中共更醜陋地撕破臉

如果中共決心杜絕民主派一年後勝選的機會,就只能更醜陋地撕破臉,大改規則搬龍門,及/或大肆殖民溝淡港人。差別在於有幾核凸丶有幾多國際壓力丶付出幾多代價。大家也在問:如果重覆舊調老路,是否真的有成功抗爭的希望?如果民主派總辭,會否有點新意,可以求變求突破?以下作出探討。

總辭 / 杯葛

道德層面上,抗爭派指責任根本不應用總辭形容,因為這臨時加碼的一年,根本不是延任,而是委任,因而應改用杯葛一詞。先談中文,你可以說拒絕委任,但不能只說杯葛二字,因為總辭丶拒絕乃一剎那的動詞,杯葛則不是,若談杯葛立法會,你有責任說清楚杯葛一年還是杯葛一世,這混淆對抗爭思路與民氣很有影響。至於「辭」這一個字,除了辭職,也可解作辭退丶推辭(例如委任),所以無論委任還是延任也適用,而「總」不過是指全部一齊,所以我照用簡潔的「總辭」,雖然總辭一般指辭職。當然,押後選舉一年本身極不合理,但接受延任就代表認同押後選舉嗎?那麼,區議會 DQ 了黃之鋒而你又參選或投票,立法會被 DQ 後派出 Plan B,難道就代表認同 DQ?論委任之惡,先來兩個思想實驗:英女皇歷來根據大選結果委任首相,可惡嗎?如果立法會真空由去年勝出的民選區議員抽簽抽 70 人去填補,這種委任可接受嗎?其實委任之惡在於委任之根據或機制,最怕隨當權者任意操控,因為公眾不知被委任者是否與當權者有私下勾結而被委任,但如今立法會只是全體延任,因而並無此惡,連吳靄儀也撰文解釋這與回歸前後的臨立會大為不同,雖然據說她之前啟發了林夕撰文呼籲總辭(當時大家以為會 DQ 四人),一石激起千重浪。

策略層面上,總辭,可以博取國際關注,總辭之後參選並無衝突,代價只是一年而非一整屆,甚至中途才總辭亦可,例如 2010 年的五區總辭。不過,到底想國際關注什麼?再次關注選舉押後?美國已為此積極發聲並在數日內宣布制裁林鄭,如無新的議題,你期望憑這樣的總辭可以叫國際再有什麼新的行動?打慣國際線的羅冠聰也最近撰文指出,無聽過任何一個實質掌有政策制定權力的人說「如果香港民主派不這樣這樣做我們就不會支持」之類……而是「假如香港民主派做了這個決定,我會如何回應」……沒有任何情況是下了決定就「背叛」這些「盟友」……

民主派的第三條路線

民主派在總辭與否以外,其實還有選擇:持續威脅總辭,造就影子議會。中共極權的惡法或行動必定陸續有來,例如有論者認為健康碼比國安法更惡。凡有重大議題,可作兩階段網上公投表決,第一階段純作意向表態示警,第二階段以總辭公投作最後通牒。不過,多次公投表決甚耗資源,也可能被藍絲滲透搗亂,如何解決?參見上一篇文章〈初選系統如何變抗爭工具,乃至製造影子議會給中共兩難〉這機制如同多了一重保險,如民主派誤判總辭時機,會給公投摑醒。連香港人也說服不了,如何能說服國際。相反,如果某次第二階段的總辭公投通過,則代表人民以體制式自殘發出怒吼,也同時揭露中共新的極權魔爪惡法,如此總辭,國際方知事有新的蹊蹺丶新的覺醒,而非我們太衝動,這樣國際才會有新的行動。順帶一提,這個影子議會變相有提案權,就算一些沒有經立法會審議的議題也可投票,可由初選出線者提案,同時也不必為做而做,死跟全部立法會議案,避免民眾有公投疲勞。有了總辭公投掛勾,茲事體大,公眾更有意欲在這公投平台發聲表決,培養成習慣,則將來一旦立法會改了規則完全成為人大翻版,這個影子議會也可繼續運行,真實紀錄民意,就算沒有遊行也多了這個抗爭發聲的渠道。這公投平台還有其他百變用途,參見上一篇文。Be water。

P.S. 收到消息,選舉雖已押後,但仍有建制派靜靜雞傳開功能組別攻略,我們也不要放棄功能組別這條戰線,哪怕只有1%機會中共會守規矩,起碼唔好俾佢贏得咁易。Be water的真義,不僅在於以創意應對某件事,同時貴在為未知作多手準備,無論任何狀況也可應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