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整肅」香港教師和「整頓」香港教育的行動已開始了!

2019/12/24 — 17:05

楊潤雄

楊潤雄

時至今天,除了涉及警暴的保安事務外,教育問題應該是當前「抗暴逆權運動」漩渦裡的其中一個風眼。筆者實在不必贅言,過去多年來,中共紅朝上上下下,以及特區一眾庸官和建制派人士,早已對香港教育多番刁難垢病,把有關人心未有回歸、離棄國家意識和抗拒國民身分認同等等缺失,完全歸咎於殖民地教育的遺毒,以及諉過於教育政策的失誤和失效。

由此觀之,「整肅」香港教育界人士和「整頓」學校教育已是中央政府勢在必行的事!「整肅」本來是政治術語,更是中共慣用來清洗被視為敵對人士的手法,筆者刻意用上這個字詞,正是要凸顯當前教育工作者面對政治形勢的險惡和嚴峻。此外,中共在內地學校奉行「愛國主義教育」,必然視香港現行教育制度和相關政策為「離經叛道」的操作,因此必須予以「撥亂反正」的進行「整頓」。那就是說,「整肅」的對象是前線教師,「整頓」的目的是要推行「愛國主義教育」!更簡明直接而言,中央政府最終就是試圖把內地那一套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教育理念和體制搬移到香港特區來!

早前(20 日)教育局先由局長楊潤雄在記者會上發言,繼而由常任秘書長楊何蓓茵向全港中小學校監和校長發放函件,旨在針對在抗爭期間涉及言行失當的教師,而談話和文件內容重覆解說所謂「嚴肅處理」的手法和原則。但是筆者認為,關鍵並不在於教育局向涉事教師發出勸諭信、警告信、譴責信,以至取消教師註冊等不同程度的懲處形式,卻是在於處理投訴時調查過程中的「程序公義」等具體問題。教協會於早一天(19 日)的記招上已指出教育局無理剝奪被投訴教師的申辯權利、涉嫌非法取證濫告教師、裁決專業失當理由草率和欠缺既定處理投訴準則等等,明顯是「未審先判」,有違「程序公義」。

廣告

筆者甚至以為,教育局有意混淆教師「私人空間言論」和「專業工作失德」而「以言入罪」,把「著令教師停職」等同「保障學生的安全」含糊的胡亂一談,看來是要以鐵腕手段製造出「校園白色恐怖」的客觀效果!按《教育條例》規定,教育局當然有權取消教師的專業註冊,但是教師專業界有其自主獨立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處理業界教師失德事宜,可是如今楊潤雄竟然急不及待的貿然繞過這個合法諮詢組織,在未有聽取和參考議會的意見前便以長官意志的一鎚定音,單方面作出對個別教師的「停職」決定,不僅是狂妄自大的表現,簡直就是有意立威恫嚇,產生寒蟬效應,進而試刀展開「整肅」教師的行動!為此,全港教師必須有所警惕,嚴陣以待。

面對中共和特區政府「整頓」香港教育的意圖,將會是更尖銳和更嚴苛的抗爭議題。早前內地復旦大學修改章程,刪掉「學術獨立、思想自由」字眼的措舉,肆意改動高等教育的發展方向,將「國家意識」凌駕於「個人發展」之上,豈只是個別孤立事例!所謂「愛國主義教育」,說穿了就是要「學校教育」服膺於當前政權倡議的「愛國主義」政治信條,況且,在「黨國繫於一尊」的中國共產黨掌控下,「愛國」只是張揚招搖的幌子,「愛黨」和受命於黨的指令才是無上綱領的硬道理。因此,如果將「愛國主義教育」的教條生吞活剝的硬套在香港「學校教育」架構內,就是要徹底改變香港經年以來的教育使命、理念、價值和運作特性,簡直格格不入,甚至可說是背道而馳!

廣告

筆者以為,「整頓」香港教育是習近平大帝志在必行的事,更是中央落實對特區「全面管治權」的其中一項重要戰略。看來過去蠢蠢欲動的陰招暗鬥相信不管用,如今明目張膽的伺機出擊已是必然的行動了。那麼,儼如「黨委書記」的紅底蔡若蓮副局長那一隻布置在教育局內的棋子,筆者預計勢將接替日後退下來的楊潤雄,全權執掌推動「愛國主義教育」的政治任務。筆者並非危言聳聽,這將會是香港教育界面臨的一場翻天覆地浩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