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真的羸了? 「戰狼外宣」隨時引火自焚

2020/4/27 — 11:38

最新一期《經濟學人》封面故事是〈Is China Winning?〉。隨著疫情在中國受控,反而在歐美卻方興未艾,且確診和死亡數字都超越中國;以及,中國看似不吝協助別國抗疫,如輸出抗疫物資,甚至派出醫療隊伍,相反,美國卻獨善其身,不單懶理盟國死活,甚至扣起世衛撥款,都讓人問,特朗普是否正在丟失戰後美國辛苦建立的全球領導地位,甚至讓中國取而代之?中國會否是這次世紀瘟疫危機下的大羸家?

中國距離全球領導地位仍遠

對此《經濟學人》不敢茍同,說無論在國力及主觀意志兩方面,中國距離全球領導的地位仍遠,且提出了以下幾點:

廣告

首先,中國抗疫成績是否如自己所說般輝煌,大家都心中存疑(筆者按:事態最新發展,是武漢官方忽然大幅修訂肺炎死亡人數,上調了近50%!)更何況,還有台灣這重要例子,台灣是民主政體,而抗疫成績卻無疑更加亮麗。

其次,世貿估計全球貿易短期內會縮水 13-32%,經此一疫,全球化若然出現大倒退,中國這個「世界工廠」無疑將比其它國家受到更大影響。況且,自此之後,很多國家都對過份依賴中國大起戒心,尤其是重要產品如 5G。就如筆者之前提過,全球供應鏈或會出現重構。

廣告

再者,中國的宣傳是愚笨和惹人討厭的(crass and unpleasant),官方喉舌對其領導人歌功頌德也還罷了,且對別國疫情幸災樂禍,低貶別國體制,甚至提出陰謀論如新冠肺炎病毒是美國的生化武器(筆者按:中國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軍事戰略教研室教授梁芳曾發表一條微博,聲稱援引《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該病毒是美軍生物武器,事後被發現《華郵》根本無此報導)。

「白事當作紅事辦」的中國抗疫報導

筆者這裡特別想談談第三點,那就是中國近年的「戰狼外宣」。

疫情之初,因最先是在武漢發生大爆發,且又牽涉當局隱瞞,讓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再加上「吹哨人」李文亮醫生之死,引發網上一片悲情,至無論是國內國外,都同聲譴責中共劣行禍國殃民,且禍延海外,讓中共在輿論上處於劣勢。

但隨著中國運用其「舉國體制」,以及封城等強硬措施,成功控制了疫情,而同時歐美疫情又急轉直下,中國便把握機會反擊,全力開動其宣傳機器,實行「白事當作紅事辦」,疫情報導的重點,扭轉為宣傳中國在抗疫上取得佳績,甚至超越歐美民主國家,並以此力圖證明其體制上的優越性,來蓋過起初指責中國因政體獨裁、缺乏透明度而導至這場疫情災難的觀點。於是:

  • 新華社轉述「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的論調;
  •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於twitter發帖,指控「可能是美軍(因運動會)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引發美國國務院召見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就上述言論表達強烈抗議;
  • 外交部另一發言人華春瑩,在 twitter 上載《人民日報》視頻,稱意大利民眾高呼「謝謝中國」,羅馬某小區還播放中國國歌,感謝中國協助該國抗疫。接著,趙立堅也發表了類似推文。結果惹來意大利媒體 Linkiesta 批評這其實是假新聞。

「外交部」變成「嗌交部」

近年中國外交部被戲稱為「嗌交部」,發言人如華春瑩、耿爽、趙立堅等,每次在外交部記者會上,回應海外記者提問時,都火花四濺,像「撩交打」一樣,人們不禁詫異,這樣晦氣和辛辣言論,這種「戰狼外宣」,如何能幫中國羸得國際社會好感?還是只會令中國變得惡形惡相?

有人會問,中國外交部為何都是這樣的腦袋?

上週三,一批中國退休外交官出席一個網上研討會,探討全球疫情下的外交形勢。國內知名的《財新網》,報道了當中曾任外交部非洲司司長,做過多國大使的程濤之見解。程說如今包括非洲在內的全球政壇,都針對中國發出尖銳話語。中國對此一定要有足夠的認識和準備,首先要正確認識自己,把定位搞對搞準,把握分寸這樣就不會說糊塗說話。程說謙虛是中華民族的美德,窮不失志,富不猖狂,千萬不要頭腦發熱,忘乎所以。而一些社會輿論在看待和分析世界局勢時,標題黨、吹牛黨要不得,嚇唔到人反而害了自己。

而另一位曾任駐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大使的吳思科亦指出,連中國最早提供援助的伊朗,其衛生部發言人都質疑中國的死亡人數為何遠低於其他國家,議會也向伊朗外交部施加了壓力,所以中國要有清醒認識友好國家其實都有各種聲音。

只能怪「上有好者」且主張「敢於亮劍」

我相信,能進外交部的都是最精英的腦袋,不會是「草包」。今天他們都成了魯莽的「戰狼」,是因為他們搞的是「內交」而非「外交」,話是說給自己人聽,而非幫中國在外多交朋友。

3月初,中國向各駐外大使館統一發了外長王毅在中共黨媒《求是》雜誌上的文章,稱中國為阻止疫情向全球擴散展現了擔當並贏得信任,要求各外交官主動進行外宣,講好中國「抗疫故事」。那麼大家見到華春瑩、趙立堅等魯莽行徑,便不該太詫異了。

歸根究柢,「楚王好細腰,官中多餓死」;「齊桓公好衣紫,一國盡服紫」。「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沒有習近平這位最高領導近年多番強調要「敢於亮劍」,相信也不會出了今天的「戰狼」外交部。

「戰狼外宣」不能扭轉國際輿論

但無論中國如何花費氣力,甚至不惜扭橫折曲去講好「抗疫故事」,不能天真地指望歐美就會照單全收,甚至奢望在這肺炎一疫「中國會真的贏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國務卿蓬佩奧,固然一直咄咄相迫,質疑中國數據可靠性,追究中國隱瞞疫情導至全球「攬炒」的責任,就連一向關係較好的中歐關係,都可能出現拐點。

上週四,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稱:「不要天真地以為中國對疫情處理得更好 …… 我們不知道真相。很明顯,有很多事情發生了,我們不知道而已」;同日,正代理首相職務的英國外相藍韜文,在例行記者會上也表示:「毫無疑問,疫情過後,兩國經貿關係不會如常。我們需問一些棘手問題,關於疫情如何發生及為何不能及早阻止爆發。」

「戰狼外宣」除了自爽之外,不要指望可以扭轉國際輿論,甚至只會更壞事。

也是上週四,《紐約時報中文網》刊登了一篇報導,〈隨著疫情消退,民族主義和仇外情緒在中國蔓延〉,文中指出:「一股融合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和仇外情緒的狂熱,其咄咄逼人的程度是許多人數十年來未曾見過的」,「長期以來,激發民族自豪感一直是中共用以鞏固權力的工具。從短期來看,因為中央政府想要平息人們對其早期試圖淡化疫情的持續不滿,民族主義可能對政府有利。但如果放任不管,它可能會讓中國在國際上更孤立」。

哈薩克斯坦為何渴望回歸中國﹖

近來在疫情下,中國網絡上出現了「華商太難」系列的文章,例如〈疫情之下的葡萄牙:店鋪關門歇業,華人有家難回,葡萄牙華商太難了?〉,這系列還有印度、巴黎、緬甸、埃及、巴西、老撾、里斯本、曼谷、匈牙利、烏克蘭、俄羅斯等地,文章無論內容、標題全都一模一樣,唯一分別就是換了個地方名,又或者人名和生意種類。這系列所想做的,明顯是想以此對照中國抗疫取得佳績,激發民眾的愛國和民族主義熱情。

除了這「華商太難」系列之外,近日中國網絡上還有「為何渴望回歸中國」系列。例如〈哈薩克斯坦為何渴望回歸中國?〉,內容大致是強調兩地歷史、疆域和血緣關係,且今天中國的繁榮昌盛,因此當地人如何渴望回歸中國。但同樣令人起疑的是,是有其它內容大同小異的文章,只是國家換了是吉爾吉斯、塔吉克、蒙古等,與中國在疆域上有歷史淵源的內亞國家,之後還發展到緬甸、印度、越南等疆域上並無淵源的國家,說當地華人都想回歸中國。

結果,事件引發外交風波,上週二,哈薩克外長召見了中國駐哈大使提出抗議。哈薩克是中亞面積最大的國家,中國若要發展「一帶一路」的話,它是中國最重要的西進出口,因此也是必須全力爭取的戰略夥伴。但兩國關係,隨時被網上的一股狂熱民粹和民族主義以及一些憤青,壞了大事。

中國真的羸了?戰狼禍國,一葉知秋。

 (本文原先刊登於 4 月 22 日的《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