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兩字已是內地人民臉上的「黥刑」刺青!

2020/4/8 — 18:55

「黥刑」又稱「墨刑」或「黥面」,是古時對付奴隸的一種羞辱性刑罰,在犯人臉上或額頭刺上奴婢盜賊等字樣或者圖案,染上黑墨,有如當前黑社會人物在左右兩臂的青龍白虎刺青。誰料到由於中共政府在肺炎疫病肆虐期間的諸般惡行,際此疫病蔓延時觸發起全世界的反感迴響,矛頭直指「中國」!「中國」兩字頓時在國際社會的民間和政府層面醞釀著一片鄙夷、嫌惡,以至仇視的氛圍。那麼,在黑頭髮黃皮膚的內地人民臉上,仿似被刺上了「黥刑」的「中國」兩字,「避之則吉」!

報載鳳凰衛視女記者在白宮記招回應特朗普質疑時,竟然言詞閃爍的三次迴避承認是「中國」的媒體,意圖以「為香港工作」和「總部在香港」等語言「偽術」掩飾真相。其實眾所周知,鳳凰衛視背後的中共軍方背景,以及多年來配合黨報官媒的宣傳手法,已被公認為中共大外宣的旗手。可是,這位女記者卻始終不願不想不敢說出「中國」兩字,似乎這個兩字有如惡臭糞便般必須掩蓋,間接成了近期媒體公關上的「禁忌詞」。再證之於早前西歐多國,以至伊朗,都分別就「中國」在抗疫工作上和所謂「捐贈」醫療物資的表現上暗的明的「有所微言」,以至「大唱反調」,表示其借提供醫療物資等手段意圖進行「脅迫」的政治勾當!

美國當然更不在話下,最近無論在傳媒的訪問和專業刊物中,政客和學者分別指出「中國」正在推動「口罩外交」,一來在於掩飾「中共病毒」散播全世界的責任,二來更重要的是反守為攻,塑造全球抗疫的領導者地位,宣揚「中國」特色的管治模式!事實上,「中國」一向是醫療設備和物資方面的世界工廠和出口國,疫病初期更趁著世界各國政府不知未覺時據悉已搜羅採購了達二十億個口罩庫存量,如此富豪大戶當然得罪不得!在目前醫療設備和物資嚴重缺乏的嚴峻時期,窮國弱邦固然必須「仰望鼻息」,甚至「搖尾乞憐」,一向先進富裕國家面對凶猛疫情也顯得捉襟見肘,只能「投鼠忌器」,暫且「忍氣吞聲」,對「中國」的詭詐和囂張相信惟有在秋後時才伺機認真算賬!

廣告

無可否認,「中國」改革開放後過去多年以來內地大媽大叔已蜂湧到世界各地市場,不少外國人面對這些來自「中國」的財大氣粗惡俗嘴臉,在紅彤彤人民幣掩映下,就算服務態度上屈辱一點也罷,只能「敢怒不敢言」,的堆出可掬笑容迎人。這樣的情況在韓國的首爾、日本的東京、法國的巴黎、英國的倫敦等地已屢見不鮮。而且事實上冷戰過後,歐美政客在政治上的誤判和在策略上的包容,讓原本屬如第三世界的「中國」躋身上了國際舞台,藉此在政治和經濟縫隙中急速發展,「成就」了其經濟蓬勃和國力躍升的地位!不過,如今這一場涉及大災難的瘟疫發展至今,恐怕禍及數十萬人的性命,以至造成全球經濟蕭條的危機愈來愈嚴重,令不少政客感受到「悔不當初」的「姑息養奸」後遺症慘痛。筆者以為,更重要的是各國普羅人民睜大了眼,開了心竅,看清楚「中國」這一隻張牙舞爪的巨獸,更洞悉了控制著「中國」的中國共產黨是甚麼無所不用其極的卑賤惡毒貨色!

對於專制封建的「中國」,筆者認為政治理念上南轅北轍的西方國家絕對不應視為「戰略伙伴」,只能一直以「競逐對手」自處,甚或作為「政治敵人」也無可厚非。近年以來,習近平不自量力的一心想成為毛澤東 2.0 ,對付世界各國的目的不僅在於豪奪經濟利益,巧取地區硬件架構,其實更是要顛覆當地文化和污染普世價值觀,總的來說,當下習近平主政的紅朝「中國」,就是有意染指和左右世界秩序的「野心」,昭然若揭!因此之故,當「中國」這兩字在政治上已變成邪惡歹毒「標籤」,有著「中國」身分的人在臉上也就無可避免的同樣被刺上這樣的「黥刑」!

廣告

筆者撰此文表示「中國」兩字已是內地人民臉上的「黥刑」刺青,但是最可悲和無可奈何的是:雖然筆者必定聲稱是「我是香港人!」和「我來自香港!」,可是,在不少外國人眼中,外貌同文同種同族的華裔香港人臉上恐怕還是有著「中國」這兩字的刺青,抹擦不掉,蒙受「不白之災」!

發表意見